新筆趣閣 > 全職法師 > 《全職法師》第3166章 圣庭
    那個為了確保人類世界千年和平的偉大天使長,一回歸圣城就滅掉了一位亡靈帝王,更是以令人作嘔的手段強迫斬空現身,逼得斬空與秦羽兒根本無法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大天使長米迦勒……

    莫凡現在極度懷疑沙利葉就是受到了米迦勒的指使,才會想出那么陰損的招數,迫使自己成為了邪神,迫使自己提早出現在了圣城的探照燈下。

    倘若不是莎迦教給了自己神語誓言,并建議自己自投羅網靠輿論來拖延時間,大概在自己成為邪神的第二天,圣城大軍就會將自己身邊的人全部控制住,讓自己和斬空一樣連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權力都沒有。

    米迦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秦羽兒就已經是最好的例子。

    莫凡不能讓自己處在一個絕對被動的局面,尤其是圣城大軍借調查的名頭對其他人動手。

    ……

    莫凡換上了干凈的襯衫。

    英俊瀟灑的自己總能夠將一件很普通的襯衣都襯托得奢華不凡。

    今天是出庭之日,具體審理到了哪個階段,莫凡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一切都是圣城在操縱的,圣城現在已經將輿論導向給控制住了,再加上莎迦的權力徹底被架空,莫凡基本上就是一塊砧板上的肉了。

    走上了圣庭,莫凡站在了最中央,像是一個巨大奢華的鳥籠中被人家點評的彩雀,周圍的人都可以看到自己,而自己也會面向著審理這次案件的神官。

    神官都是來自于圣裁院的。

    一般情況下,神官可以決定被控人的罪行,絕大多數罪惡之徒都由神官來定奪,而莫凡現在已經非常清楚了,這些來自于圣裁院的神官也不過都是擺設,能決定自己是無罪釋放,還是打入黑暗深淵的,正是那些持有黑白石子的人。

    “冷靈靈,你代表獵者聯盟列舉出的那些懸賞事件并不能成為莫凡品性的證據,總所周知,獵人是謀利,哪怕是接下危險的懸賞依然是為了高額的賞金,所以溺咒的事件確實造福了許多國家沿海出現的可怕問題,但我們可以理解為莫凡是為了賞金,并非善舉。”擔任主神官的雷米爾開口說道。

    “克羅地亞瘟疫事件呢,我們沒有收取任何的酬金。”靈靈說道。

    “那是紅魔的分身導致的,我們可以理解為莫凡自導自演。”雷米爾接著說道。

    “有罪需要證據,無法證明是莫凡自導自演,就不是自導自演。”靈靈說道。

    “我們沒有證據,所以我們不談這件事。好了,冷靈靈,我們今天審理的是巡游天使沙利葉被殺害的事情,根據我們的調查,你也出現在了殺害現場,所以我們不會接受你調查的任何證據。”雷米爾毫不客氣的說道。

    “整個雙守閣被沙利葉給毀了,一個人都沒有活下來,只有我親眼目睹,如果我不能作為證人,誰來作證?”靈靈反問道。

    “我們調查過,雙守閣確實毀滅于沙利葉的魔法,可根據沙利葉死亡前幾日的一些白鸚反饋,雙守閣被紅魔占領,所有人淪為紅魔的寄生品,如果克羅地亞的瘟疫是紅魔自導自演的話,那么這雙守閣同樣也可以是莫凡在自導自演,沙利葉只是意識到了雙守閣即將失手,為了防止東守閣那些魔頭逃入社會,才摧毀了這個被控制的雙守閣。”雷米爾繼續照本宣科。

    靈靈做著深呼吸,盡量保持自己的怒氣不在這圣庭中爆發出來。

    圣庭是真得夠無恥的了。

    他們現在只是一味的表態他們想要的那個版本,什么線索、證據一概不在意。

    靈靈已經找到了古都、北疆、魔都、埃及、阿爾卑斯山、圣奧霍斯學府……一共加起來有超過上千人的龐大證人規模,以他們的親眼所見來表明莫凡多次拯救了居民、城市,而且這上千人基本上都還是那些群體的代表,就為了向圣城證明莫凡的惡魔系不僅僅不會造成任何威脅,反而使用這種力量幫助了很多的人。

    長達一個多月的記錄與取證,圣城對這些人的親口表述仍舊沒有在意。

    他們最終以莫凡在迪拜中進行的暴行為理由,推翻了莫凡之前所做的一切。

    而且,更以莫凡進入過黑暗位面為由,判定莫凡從那個時候開始被黑暗生物污染了靈魂……

    確實,莫凡當時在迪拜法師塔殺死過不少人,那些人基本上是蘇鹿的走狗,同時也是正統的魔法協會成員,這個暴力行為讓莫凡的龐大證人團失去了作用。

    “即便莫凡有種種理由,那些違背了魔法公約的人也應該交給我們圣城來處置,而不是你莫凡私自處決,這樣我們連調查事情真相的機會都沒有。”

    “就拿你莫凡來說。假如我們圣城一見到你,就將你直接處決了,你豈不是連站在這里的機會都沒有。我們得了解事實,我們得保持公正,你也應該給那些人能夠站在這里接受審判的機會,絕不是直接處決!”

    “您說是嗎,祖神官?”

    說完這番話,大天使長雷米爾特意看向了神官祖桓堯。

    祖桓堯是代表著中國方的神官,他從開庭前就沒有說過一句話。

    靈靈此時也異常惱火,這個祖桓堯簡直像一個廢柴,完全就是圣城的一條高級走狗,迄今為止都沒有做出任何對莫凡有利的行為。

    “我并不認同您的說法。”祖桓堯突然開口了。

    大天使長雷米爾露出了幾分疑惑,但還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示意祖桓堯把話說下去。

    “迪拜的事情不是一直是大天使長莎迦在處理的嗎,莫凡與莎迦共同作為中國魔法研司會會長馮州龍的學生參加迪拜會議,馮州龍與其他各大魔法協會研司會學者皆被殘忍殺害,當時還是巡游天使的莎迦也受到了生命威脅,難道不應該請大天使長莎迦來為這件事做澄清嗎。”祖桓堯繼續說道。

    “大天使長莎迦現在有其他事情處理,暫時不能出庭。”雷米爾說道。

    “莎迦能不能出庭不重要,但迪拜的事情可以理解為莫凡殺死的每個人,都是在捍衛圣城。”祖桓堯說道。

    “怎么就是捍衛圣城!”

    “他為莎迦殺死了加害她的人,就等于是在保護巡游天使,保護巡游天使不就是在捍衛圣城?如果巡游天使暫且不能代表圣城,那么莫凡與巡游天使沙利葉之間的糾紛就與圣城無關,莫凡也并非宣戰圣城,這起案件可以移交我們亞洲魔法協會來做審理。”祖桓堯保持平靜的態度將這些話道了出來。

    雷米爾和其他幾位神官聽罷都不由愣住了。

    這祖桓堯,之前那么長時間默不作聲,怎么一開口就讓事情變成了這幅樣子??

    移交亞洲魔法協會來處理??

    開得什么玩笑,亞洲魔法協會就是唯一不支持對莫凡進行圣城審判的魔法協會,把莫凡給他們就等于無罪釋放了!

    好一個祖桓堯,原來一直在這里等著。

    “巡游天使代表了圣城。莫凡也不可能移交魔法協會。”雷米爾斬釘截鐵的道。

    “那莫凡在迪拜的暴行也不成立,莫凡的惡魔系依舊可以判定為可以控制的力量,而之前又有千人代表團向圣城宣誓并證明莫凡是一位絕對正直善良的人。”

    “一個正直、善良的人,使用可以控制的禁術,這不能夠被稱之為終極罹災者,最多只能夠定性為禁術濫用。”祖桓堯嫻熟的將這些合理的邏輯表述出來。

    他的這番話,讓其他神官、陪審管以及圣庭大眾都安靜了下來。

    誰能夠想到這位代表亞洲、代表中國的神官會突然間站在莫凡那邊,而且說得有理有據,幾乎令人無法反駁!

    靈靈也詫異的注視著祖桓堯。

    這家伙原來是自己人!全職法師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