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龍印戰神 > 《龍印戰神》第395章 林星河的指示
    董斌三人一驚,繼而同時撇嘴,雖說林星河校長德高望重,整個奧丁星域誰也不敢拂了他面子,但是,在帝風學院內部的生源問題上,那又是另一回事,這是公事,必須要據理力爭,他們這樣做也是為了帝風學院的發展嘛。

    見三人這樣的表情,黃萬仲微笑不語,將通訊器遞給三人。看完上面的信息后,劉學厚三人不禁一呆,面面相覷,繼而如泄氣的皮球一樣,同時蔫了下來。

    這條信息很簡短——孫言同學的問題,參照100年前東方煌同學的事例,于該同學三年級時,再進行處理。

    望著林星河校長的這條指示,劉學厚三人滿臉無奈,心中狂罵,卻是只能苦著臉接受。100年前,東帥最后雖選擇了潛龍院,但是,潛龍院也因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之后的30年內,其生源只能挑東凰、潛龍挑剩下的。

    不過,總體來說,卻還是潛龍院占了大便宜,如今說起那位軍部統帥的履歷,幾乎整個奧丁星域的人都知道,東帥畢業于帝風學院的潛龍院。至少從名氣上來說,潛龍院比之其他兩院,那是要響亮的多的。

    “好吧,林校長的指示,我接受。”

    “我也同意。”

    “我沒問題。”

    劉學厚三人點頭同意,黃萬仲總算是松了一口氣,至少在兩年內,他不必為這件事頭疼了。至于三年級的時候,那就看這個少年能走到哪一步了。

    孫言坐在下方,則是一臉的悲憤,他暗中狂罵,林星河校長,你的指示就不能早一點么?哥哥我坐在這里,屁股都快坐疼了,感情這兩個小時還是白坐了。

    帶著滿腹的郁悶,孫言離開了院部辦公室,一路上倒是碰到不少老師,向他親切的打招呼。對此,孫言只能拋開郁結,與這些師長們客套,他可是一個尊師重道的好學生。

    ……

    當晚,孫言與厲二相聚,這位光頭少年一個寒假沒有回去,事實上,厲二也是無處可去,都在有間飯店里磨練廚藝。

    鐵勺大叔卻是沒看到人影,據厲二說,每一年二月的時候,鐵勺大叔都會外出一個月,也不知是去哪里,行蹤成謎。

    正好趁著左右無人,孫言偷偷讓厲二服用了一點【庚水金津】,想看看這種神奇的藥液對厲二身體的效果如何。可惜,厲二服用之后,情況雖有所好轉,但是,孫言探查厲二身體時,依舊失望的發現,【庚水金津】雖相當有效,但是,無法阻止厲二的加速衰老。

    “【大力猿王訣】,真是一把可怕的雙刃劍。連【庚水金津】這樣的藥液,也只能極大延緩你的癥狀,無法徹底根除。”孫言有些挫敗的嘆息。

    房間里,服用了半支【庚水金津】后,厲二的皮膚重新煥發光澤,透出一種少年的朝氣,再不似之前的晦暗。從表面上看,厲二已經完全復原,與正常健康的少年沒有區別,可是,孫言用元力探查他體內時,無奈發覺厲二的丹田、經脈依舊萎縮,類似于垂暮之年的武者。

    【庚水金津】,雖能固本培元,但是,厲二的丹田、經脈之前受損太嚴重,根本無法承受大量的【庚水金津】。

    對此,孫言并不死心,又給厲二服食了一條白魚,情況大同小異,無法根除厲二體內的癥結。

    孫言沉默不語,他此時武慧通達,很清楚原因,“【大力猿王訣】這門體修之技的原理,我已經很清楚,乃是通過修煉體魄,燃燒透支潛能,這是一種燃燒生命的武學。可是,這門武學在很多方面的設想,天馬行空,發前人之未發,估計是參照了古老的殘缺典籍,并不是學院的老師們能夠獨自創造出來的。”

    數月前,孫言就從厲二處得到【大力猿王訣】的修煉口訣,他想從中找出解決之法,但一直沒有頭緒。如今,孫言的領悟力更進一步,武道智慧通明,已能把握【大力猿王訣】的關鍵。

    這門武學的很多地方極為精妙,絕非武學大師所能創造,恐怕學院的老師們也是參考了藏書館的典籍。

    “阿言,我現在的情況已經很好了,你沒必要為我費心。”厲二勸道,他能夠在那晚撿回一條命,又完成了哥哥的心愿,已是了無遺憾。

    現在,孫言又帶回了天材地寶,為他延緩了壽命。厲二對此極為感動,他已再無遺憾。

    孫言搖了搖頭,這關系到好友的生命,他一定會盡心盡力。而且,他預感從【大力猿王訣】中,能夠得到不小的啟發。

    “既然【庚水金津】和金頂白魚效果不顯著,那將這兩種材料進行調配,或許效果更加顯著。”孫言想到了基因原液調配,不過,這方面的配方完全沒有頭緒,只有等下次登陸阿卑斯城時,看看能否找到相關的資料。

    “等明天去藏書館查閱一下。”孫言喃喃自語,他忽然想起來,他的學分已經超過20萬,能夠進入一等藏書館了。

    不過,在此之前,孫言決定還要去拜訪一個人——木老頭。

    ……

    當晚,琉璃街4444號,孫言的那棟小樓里,陳王、龍平安等好友聯袂來訪,熱鬧非凡。

    一個寒假不見,一群人聚在一起,有很多話題可談。而說起洛山市發生的那場風波,龍平安這個“馬后炮”選手搖頭嘆息,聲稱如果當時他在洛山市,必定把那些jw聯盟的特務趕盡殺絕,一個不留。

    孫言一陣鄙視撇嘴,龍光頭吹起牛來,那是比他厲害多了。就憑龍平安現在的實力,恐怕能應付7、8個jw聯盟的特務,已經是疲于奔命了。

    不過,在一群人閑聊中,孫言等人了解到,龍平安其實來自一個隱世家族,這個家族在第二次斯諾河戰爭以前,在地球聯盟中有著輝煌的歷史,家族中甚至出現過數位半步武宗,顯赫無比。

    當然,這些話都是龍平安說的,孫言等人覺得大有水分。只有陳王面露驚容,似是聽說過這一家族,卻是沒有深談。

    餐桌上,格林則說起寒假時,東臨域發生的重大變故,東臨劍萬生在一天清晨,單人支劍,殺上了溫家,將這個萬年武道世家血洗,震驚了整個東臨域。

    那一場大戰中,溫家400多位武學大師皆被斬殺,最后惹出了溫家的老怪物,一位星輪武者,截殺劍萬生,竟被他全身而退,從容離開。

    這是孫言等人第二次聽到東臨溫家的慘案,不過,格林本身就是東臨域的人,知道的情況無疑更加詳細。

    “這個消息影響太壞,已被軍部和政府聯手封鎖。不過,軍部這次沒有派人圍剿。”格林說起這些,語氣依舊震撼。

    “400多位武學大師被斬殺!”龍平安嚇得差點把舌頭咬到,“劍萬生今年尚未20歲吧,難道已躋身武學大師的境界,同階無敵么?”

    “當初在暴風學院,劍萬生就能夠擊殺武學大師,現在經過3年多的生死戰斗,肯定進步神速,突破十級武境,并不稀奇。”陳王就事論事,判斷這位絕世劍手的真正實力。

    “阿言,你覺得劍萬生現在的實力如何?”風鈴雪輕聲詢問,從女人的直覺上,她覺得孫言和這位驕陽天才,以前肯定發生過一些事情。

    孫言端著酒杯,一飲而盡,想到在喜恒星的太空中,那一道驚艷絕倫的萬米劍芒,無可否認,那一劍堪比稱號武者的威力。可是,孫言卻隱約有一種感覺,那個灰白少年對于劍意的理解,確實通天徹地,恐怕即使稱號武者也是不如。可是,那灰白少年身上似有隱患,尚無法達到身意合一,劍破虛空的程度。

    “他很強,單說對劍意的理解,恐怕堪比武宗。四大驕陽之首,名副其實。”孫言給予了中肯的評價。

    在座的眾人一片沉寂,他們沒想到孫言的評價如此驚人,劍萬生對于劍意的領悟,竟堪比武宗?不過,聯想東臨域溫家的慘案,連稱號武者出手,依舊讓劍萬生安然逃脫,那也只能是對武道真意的理解,超出了星輪武者之境,方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見好友們驚駭莫名,孫言微微一笑,并沒有多言。他此時武慧之敏銳,洞若觀火,能夠推測出劍萬生現在的實力,恐怕已是武學大師巔峰,否則,無法在星輪武者的絕殺下,依舊安然逃脫。

    腦海中靈光一閃,孫言醒悟:“是了,原來如此。劍萬生16歲時,對于那種劍意的理解,恐怕就超過冰嵐學姐對星羅真意的程度。可是,那時他遭遇大變,怒發沖冠,過度的催動劍意,之后,又連番遭遇圍堵絕殺,使得他對劍意的領悟,精進至前無古人的境界。然而,身與意必須相輔相成,方才能夠不留隱患。劍萬生現在的隱患,恐怕是體魄的修煉跟不上了。”

    東臨劍萬生,確實是地球聯盟歷史上,古今罕見的劍道天才,那般年少就領悟了劍意。并且,劍萬生與別的武者不同,別的武者領悟武道真意后,想要更進一步,卻是難如登天。

    可劍萬生對于劍意的領悟,則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仿佛只要他想進步,對于劍意就能領悟的更深一層。這樣的劍道天才,堪稱是震古爍今。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