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醫統江山 > 《醫統江山》第三十章【自找麻煩】(上)
    胡小天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正午,睜開雙眼,正看到梁大壯瞪大了一雙眼睛望著自己,胡小天被這廝嚇了一跳:“我靠,人嚇人嚇死人,你跑我房間里干什么?”

    梁大壯道:“少爺,我在這里保護你啊!”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聲,冷笑,指望著這廝保護自己,恐怕九條命都丟掉了。

    梁大壯知道胡小天冷笑的含義,這一路之上,他的確沒有起到保護這位少爺的作用,遇到危險第一個逃掉的往往就是他自己,這貨有些慚愧地低下頭去。

    胡小天舒了個懶腰,聽到外面的風雨聲正疾,起身來到門前拉開了大門,卻見天空雖然已經放亮,可仍然是陰沉沉的,大雨沒完沒了地下著。

    梁大壯來到他的身邊,恭敬道:“少爺,今兒的雨好像比昨個下得更大,剛剛慕容捕頭說,咱們暫時在廟里停留一天,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做打算!”

    胡小天點了點頭,這樣的天氣狀況的確無法繼續趕路,只能暫時留在蘭若寺,等天氣好轉之后再說。他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向偏殿走了過去。

    偏殿之中爐火熊熊,胡小天到的時候,李錦昊將剛剛劈好的劈柴往火堆里送。

    那小姑娘坐在火堆旁一動不動,雙眸望著跳動的火苗,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胡小天知道她年紀雖小,可性情古怪,并不好相處,也懶得去理會她。

    老者仍然躺在供桌之上,一動不動,胡小天為他檢查之后方才發現這老者仍然沒死,要說這老太監的生命力還真夠頑強。胡小天掀開覆蓋在他身上的被單看了看,截肢處沒有血水滲出。不免又看了看老者的雙腿之間,忽然想到,這老太監已經不算是第一次做截肢手術了,不過第一次切得是小腿,現在切得是大腿。想到這里胡小天居然有些想笑,馬上提醒自己要注意醫德,不能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那小姑娘托著腮望著火苗,忽然開口道:“他一直都沒有醒來過。”明眸中帶著憂傷和失落,她的表情說明她已經漸漸失去了信心和希望。

    胡小天道:“耐心等等吧!”即便是為老者做完了截肢手術,胡小天對他蘇醒也沒抱有太大的希望,之所以堅持手術,無非是盡人事聽天命,就算老者能夠蘇醒過來,還要面對手術后可能出現的感染和種種意料之外的狀況。

    那小姑娘道:“謝謝!”

    從昨晚到現在,這還是她第一次向胡小天表達謝意,說完又重新歸于沉默。

    胡小天讓李錦昊在這里陪著,自己離開了偏殿,出門聞到一股誘人的飯菜香味,于是循著這味道找到了蘭若寺的廚房。

    廚房內慕容飛煙正在忙碌著,胡佛在一旁拉著風箱,慕容飛煙拿著鐵鏟在大鍋中炒菜,輕煙裊裊中,一張俏臉燦若明霞,有如天上的仙女下凡人間,又是惹人心動的美廚娘。

    胡小天依靠在門前笑道:“原來慕容捕頭不但舞刀弄劍是一把好手,炒菜也是相當的厲害。”

    慕容飛煙這才意識到他的出現,轉頭朝他笑了笑道:“反正也無法趕路,只能安心在這里休息一天,剛剛邵一角在附近打了兩只野雞,我采了些山蘑菇燉在一起,給大伙兒打打牙祭。”

    胡小天從昨晚起就沒有吃飯,此時聞到這誘人的香味兒,口水都流了出來:“佛祖面前你們也敢妄動葷腥,罪過,罪過!”

    慕容飛煙一邊將燒好的菜盛入盆里,一邊道:“即然這樣,你可以選擇不吃。”

    “那怎么可以,我不但要吃還得多吃,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怎么忍心讓佛祖怪罪你們,要怪罪都怪罪到我一個人身上吧。”

    胡小天感覺這輩子都沒吃得那么滋潤過,慕容飛煙的廚藝不錯固然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真餓了,直接蹲在廚房外,將一盤菜,兩大碗米飯吃了個干干凈凈。

    慕容飛煙給那小姑娘送菜回來的時候,看到胡小天已經將飯菜吃了個干干凈凈。忍不住打趣道:“這蘭若寺果然有鬼啊,餓死鬼!”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聲:“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沒這頓墊底,我可真要成為餓死鬼了。”

    慕容飛煙來到他面前幫忙將碗筷收了。

    胡小天道:“你不吃啊?”

    慕容飛煙道:“我從不吃葷腥!”

    胡小天雖然跟她同行了這么久,可坐在一起吃飯的機會很少,也沒關注過這方面的事情,仔細想了想,印象中慕容飛煙的確沒有動過葷腥。不吃葷腥,卻主動下廚給自己做了一頓野味大餐,這是不是意味著她開始對自己產生了特別的意思?胡小天心念及此,不由得有些飄飄然。

    慕容飛煙回到廚房內,不多時端了一碗白粥出來遞給他,胡小天接過道:“謝謝!”越發感覺慕容飛煙的女性溫柔與日俱增。

    “不用客氣!”慕容飛煙在胡小天的對面站了,靠在漆色剝落的廊柱上,望著他道:“那小姑娘應該不是普通人。”

    胡小天心說這還用你說,根本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他的目光望著從滴水檐上不停滴落的水滴道:“應該是大有來頭,咱們還是別多管閑事,等雨一停,咱們馬上就走。”他心底有種預感,總覺得這一老一小的出現實在是太過詭秘,很可能會帶給他們很大的麻煩。

    慕容飛煙道:“你當真忍心丟下他們,那小姑娘不過十一二歲,她爺爺又生死未卜,如果咱們不管他們,將他們留在這荒山野嶺里,他們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煩,豈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胡小天道:“你想怎樣?那老頭兒十有**是個太監,小女孩年齡雖然很小,可是心機頗深,到現在連自己的出身來歷,姓甚名誰都不肯吐露一個字,我敢斷定她絕非尋常人家的孩子。他們不知招惹了多么厲害的對頭,咱們如果多管閑事,指不定會卷入到什么麻煩之中。”

    慕容飛煙在這一點上和胡小天抱有相同的觀點,只是她無法贊同就這樣離去,輕聲嘆了口氣道:“無論怎樣,咱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一老一小自生自滅,不如這樣,等雨停后,咱們帶他們過了蓬陰山,然后給他們雇輛馬車,以后的事情就隨便他們自己了。”

    胡小天心中暗忖,慕容飛煙無論外在如何強悍,可終究是個女人,心腸還是柔弱善良,嘆了口氣道:“你真的很多事!”

    當天傍晚,老者從昏迷中醒來,胡小天聽到消息后慌忙趕到偏殿,卻見那老者仍然躺在供桌上,那小女孩一手幫助他欠起身子,一手端著水碗喂他喝水。

    那老者喝了小半碗就已經沒了力氣,重新躺回工作上。胡小天走了過去,向那老者露出了一絲笑容。

    老者還以艱難的一笑,嘶啞著喉嚨道:“你救了我……”他的聲音又尖又細,聽起來有些刺耳,是閹人典型的特征。胡小天還是頭一次和這種人打交道,在他的印象中,太監的心理往往和正常人不同,生理上的畸形往往造成他們心態上的畸形,跟這種人相處還是要小心為妙。

    胡小天道:“你右腿受傷太重,保不住了!”他首先將老者現在的情況告訴了他,因為這次的截肢手術是在老者失去知覺的狀況下完成,并沒有得到他本身的同意,胡小天擔心這老者未必能夠承受得住這個打擊。再求三江票!

    c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