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宋風天下 > 《宋風天下》第一百五十六章 扶桑攻略 (下)
    ‘嘩啦~’從大宋進口的精美瓷器被撞翻在地,摔成了碎片。而撞翻瓷器的武士卻是毫無反應,依舊是跌跌撞撞的沖向了天守閣的頂層。

    大島信守是這座城寨的城主,也是一位訓練多年的武士。往日里一向喜歡夸耀自己的武勇,可是此時的他卻是披頭散發,滿眼都是血絲的好似厲鬼一般在晃蕩。

    ‘嘶~~~’位于頂層天守閣的木門被大島信守一腳踹開,露出了內里擁擠成一團的身影。

    都是一些婦女和孩子,此時都在用驚恐的目光看著衣甲破裂,滿身都是鮮血染紅的大島信守。

    “城,破了。”一直在城頭奮戰,很長時間沒有喝過水的大島信守用沙啞的嗓音告知自己家人這個噩耗。

    而實際上他的家人位于全城最高的制高點上,早就通過一旁的窗戶看到了下面是何種的人間地獄。那些衣衫襤褸的暴民們就像是潮水一般涌入城內。

    被鮮血刺激到的暴民到處殺戮劫掠,四下里點火盡情的宣泄自己心頭的yuwang和怒火。那些武士家眷們的悲慘際遇,這些人居高臨下的看的非常清楚。

    “非常抱歉。”仰頭灌下一壺也是從大宋運過來的酒水的大島信守,感覺精神恢復了不少。起身向著自己的家人行禮“為了守護大島家的名望,請諸位和我一起去奈良坂吧。拜托了!”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大島信守的正室一臉絕望的詢問。畢竟能活著的話,誰又愿意去死呢?

    大島信守滿臉的苦澀。他之前也派人去和大宋的軍隊聯絡過,想要詢問自己是否可以被收編。只要能夠保住封地和家名,換個主人其實并沒有什么為難的事情。

    只是,宋軍卻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們的求降。就連投降都不允許。

    大島信守不會明白,他們這些地頭蛇如果不被清除掉的話,后面的事情就會非常麻煩。趙栩攻擊扶桑國一來是為了前往北美地區的北路航線,將會以這里為出發基地。二來也是拓展生存空間。普通的百姓還好說,可占有土地的地頭蛇是絕對不能放過的。

    一臉絕望的家眷們開始哭泣起來,聲音嘶啞讓人聞之心酸。不過隨著下面的樓梯不斷傳來廝殺聲響,大島信守知道時間不多了。

    “抱歉了!”紅著眼睛的大島信守一咬牙就對家眷們行了個大禮。隨即揚起自己手中的武士刀沖了上前。

    嘶喊聲與尖叫聲很快平息,全身都是鮮血的大島信守猶如厲鬼般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看著蜿蜒到了自己腳下殷紅鮮血,大島信守從眼睛到身軀,仿佛整個人都變成了血紅色。

    聽著下面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和嘶吼聲響,大島信守一手拿著一把武士刀,猛然爆喝一聲直接沖下了樓梯。

    一個武藝精湛的武士在絕境之中要拼命,單純依靠那些拿著籬笆糞叉的農民是沒辦法阻擋的。而且樓梯的地形也限制了人數上的優勢。眾多農兵被大島信守斬殺在了路上,居然被他一路從天守閣沖殺下來,沖到了外面。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四面八方全都是農民,像是潮水一樣多,根本就看不到邊沿。在天守閣外奮力斬殺了十多個農兵之后,大島信守耗盡了最后的氣力。

    十多桿竹間槍與糞叉什么的將大島信守刺成了刺猬。意識消散之前,大島信守拼死抬頭向著城外看去,他想要看看遠方的宋軍“真可惜,沒能殺到宋軍。”

    一群農兵爭先恐后的涌上前來,爭搶著大島信守的首級。甚至因為搶奪的原因而爆發了內部的廝殺。

    等到一切的一切都歸于平靜的時候,已經是兩天之后。

    騎在馬上的韓世忠進入城內,看著到處都是的尸首,看著那慘烈的猶如地獄般的景象。就連韓世忠這位沙場宿將都為島國人的兇殘而感覺觸目驚心。

    “扶桑人生活在地震頻發,臺風每年都有的海島上。生存環境惡劣導致他們的心胸非常狹隘,同時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是異常兇狠。所以,要盡可能的減少他們的數量。這一點甚至比完全占據三島更加重要。”

    回想起出征之前趙栩的囑咐,韓世忠暗自想到皇帝陛下的話實在是太精確了。這些人生活在大宋的治下,實在是太可怕了。必須要盡可能的解決他們。

    看著眾多黑壓壓一片跪在地上的農兵,神色變換的韓世忠面上轉為滿滿的笑意“不錯,你們的做的很好。人人有賞!”

    原本心中還有些忐忑的農兵們頓時歡呼起來,一個個都是滿心感激的看向韓世忠。卻壓根就不知道韓世忠早已經在心中為他們判定了死刑。

    沒什么好修整的,宋軍后面基本上就沒上過戰場。至于那些農兵,韓世忠哪里會給他們修整的時間,那純粹是在浪費糧食。

    所以幾天之后,裝滿了農兵的船隊就從九州島各地起航,在四國島與本州島多地登陸。

    之前因為大宋的水師封鎖了九州附近的海域,使得扶桑人召集起來的軍勢沒辦法過海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不過他們也借著這個時間盡可能的動員起來了青壯們擴充力量。在各地征集的兵馬已經超過了五十萬之眾。

    此時島國上的人口估計在千萬左右,能夠動員五十萬人差不多已經是將所有的青壯都給動員起來。

    只是,島國狹長的地形與漫長的海岸線是致命的窟窿。哪怕有幾十萬人也沒辦法守住漫長的海岸線。而水師在多次戰斗之中基本上已經被宋軍的水師全部擊敗,所以宋軍通過船運的方式在其海岸線各地不停的登陸。

    上了岸的宋軍都是作為督戰隊而存在,打仗的都是那些嗷嗷叫著要用首級換取戰功的農兵。他們洗劫鄉村,攻陷城寨。搶劫所有能夠搶走的東西,殺掉老弱,擄掠婦孺,裹挾青壯就像是風暴一樣席卷了本州島的北部地區。

    之前扶桑國的軍隊主力被部署在了與九州島隔海相望的南邊。得知宋軍在北邊登陸,大肆破壞的消息后。這些兵馬不得不急忙北上去增援。可因為沒有了船,只能是用兩條腿趕路,再加上島國多山,速度非常慢。

    更加倒霉的是,當扶桑國的主力部隊累的和死狗一樣被掉動去了北邊的時候,宋軍再次發動登陸作戰,直接在其南部登陸。

    后世島國人說海軍是他們的國家根基,這話倒是沒說錯。畢竟失去了海軍之后,島國根本就沒有了防御的力量。

    都是一樣的套路。劫掠,殺戮,放火,裹挾。規模越打越大的農兵們在各地和扶桑國的軍隊死磕,每次戰斗都是死傷狼藉,而且兩邊基本上都是不留俘虜。仇恨也是越來越深。

    畢竟農兵們所過之處,無論是農村還是城寨,基本上就是什么都沒留下。而那些出自于這些地方的扶桑國軍士當然是紅著眼睛要報仇。那真的是殺的極為慘烈。

    真正的進攻方的大宋軍隊反倒是成了看客。甚至出現了戰斗的時候兩邊在戰場上血戰到底,而對不遠處的宋軍視而不見的事情。

    韓世忠感覺自己有點想笑,不過是些不值錢的大米雜物,還有一些莫須有的分給田地的承諾而已,就招攬來了數不清的炮灰為自己作戰。這要是每次作戰都是如此輕松的話,那寰宇之中還有誰是大宋的對手?

    宋軍利用制海權的優勢,不斷在各地登陸再撤退,將扶桑軍隊牽扯的猶如木偶一般來回奔波。大量的召集而來的農兵們再也受不了了,紛紛逃亡潰散。甚至就連武士也受不了,紛紛返回自己的村寨之中。

    畢竟比起效忠來說,還是自己家的安全更加重要一些。

    無奈之下的扶桑人,只能是將還能動彈的兵馬都給集中在了畿內一帶守護京都。他們已經不再奢望能夠打敗宋軍了。畢竟這段時間以來和他們打仗的都是暴民,很多時候連宋軍的影子都看不到。現在他們只想能夠耗到宋軍離開。

    扶桑人也是派出了幾波使者想要和大宋談判,像是什么稱臣納貢,喊幾聲天可汗什么的都可以接受。實在不行的話,送公主,送銀子什么的都可以商量。只要能夠先把眼前的劫難渡過去就行。

    可他們非常悲催的遇上了完全不吃這一套,絲毫不在乎虛名的趙栩。他要是在乎名聲,跟著那些儒家們的指揮棒走路的話,現在估計還在江南和女真人躲貓貓,哪里能夠開創如此龐大的基業。

    連續幾波的使者都是出去了就再也沒回來之后,扶桑人也只能是死了心的等待著命運的安排。

    韓世忠根據趙栩的指示,有意識的將當地人向著深山老林里面驅趕。反正只要占據能夠耕種的地方就行。逃進深山老林里的人,就讓他們在里面自生自滅好了。

    宋軍先是拿下了四國島,之后從本州島南北兩邊對進。一路掃蕩,一路劫掠,一路裹挾的的將隊伍擴充到了沒辦法統計的程度。反正入目所見到處都是人。

    而南北兩路的進攻目標實際上都是一致的。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京都!宋風天下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