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第十三章 問答
    找到王果要測一個“江”字的人,當然就是周昂。

    此時他聞言不由大奇,笑著問:“閣下從何處算出我是官人?”

    然而此時王果卻是目露異彩,驚訝之中似乎還帶著些驚喜,竟是不答反問:“客人是縣衙的書辦,還是太守衙門的書辦?莫非你們要建房子?”

    周昂笑笑。

    這個問答游戲還挺有意思的。

    尤其是這個王果,算出自己是衙門的官人身份之后,居然沒有表露出絲毫的、哪怕是一丟丟的慌亂與閃躲,反倒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要知道,他昨天可是剛剛一手策劃了三起連環案,在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里,先后殺掉了兩家五口人!

    但他沒有絲毫的心虛,或慌亂。

    這讓周昂覺得更加有意思。

    于是,他笑著道:“我寫的這個‘江’字,是靈江的‘江’,是跳江自殺的‘江’,閣下覺得,該怎么解為好?”

    這一次,王果聞言終于愣了一下,隨后他深深地看了周昂一眼,卻又很快笑起來,坦然問道:“這么說,客人是來捉拿我的不成?”

    這話一出,周昂頓時覺得,這個對話似乎越發的有意思了。

    于是他笑道:“其實我很好奇,你這么做,似乎沒有任何的動機,你這個人,城里城外人稱活神仙,你活得那么逍遙自在,繼續這么下去不好嗎?為何要做這等事呢?這等事情做下,對你有什么好處嗎?”

    王果聞言再次露出那種奇怪的微笑。

    有些訝異,又莫名地有些恬然祥和的感覺。

    很奇怪。

    就像昨天晚上周昂在靈江的大堤上回溯時,看到他當時露出的笑容一樣奇怪。

    他道:“看來你知道很多東西?我自問沒有留下任何把柄,也不可能有人聯想到我身上,你是從哪里知道我的?”

    周昂道:“你應該是很擅長操控人心之術,對吧?不過我估計你現在沒那么厲害,還達不到操控人心的程度,那應該是叫什么?傀儡術?”

    周昂的話還沒說完,那王果卻已經開始道:“我知道你們昨天晚上到處找街坊上門問話,當時也問我了,但我回答的應該是一點漏洞都沒有吧?你怎么可能知道這件事情里有我?”

    偏偏周昂也沒停,而且下一段話又接上了。

    于是,兩人竟是開始各說各的,似乎根本不在意對方是否回答,甚至也不在意對方是否能聽到,而只是要把自己心底的疑問說出來。

    周昂在問:“那霍大郎與你有仇嗎?還是杜二一家與你有仇?按說你一個修行者,不光有一定的法力,好像還挺高深的,不該與他們有什么仇怨吧?”

    與此同時,王果也在問:“我發現你這個人身上似乎籠罩著層層迷霧,我看其他人的時候,雖然也看不真切,但多少總能觀其大概,偏偏在你身上,我竟看不到你絲毫的運程?為什么?這世上怎么可能有全然看不到絲毫運程的人?莫非是你做了什么遮掩?才讓我什么都看不到?”

    周昂道:“千萬別告訴我,你聽煩了杜家婆媳吵架,所以才決定操縱此事的!”

    王果道:“所以,咱們其實是同道中人,對嗎?你也擅長攝魂術,對吧?”

    兩人同時說出最后一個字,又同時停下。

    四目相對。

    周昂目光灼灼。

    王果笑意奇詭。

    過了好一會兒,終是王果再次開口,笑道:“我不會認罪的!我想你們雖然是官方修行者,也不敢輕易的濫殺無辜,對吧?更何況郡祝衙門那邊似乎給你們下了嚴令,你們兩家應該在內斗,他們更不會容許你們輕易蒙混過關。”

    周昂聞言也笑起來,道:“我是純粹很好奇,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讓你做了這件事。”

    王果點點頭,想了想,道:“那你先回答我,咱們是同道中人嗎?”

    周昂搖頭,“不是。”

    王果緩緩點頭,道:“我與杜二無冤無仇,與霍大郎也無冤無仇。我這么做,只是覺得像杜二這等人,還有他那渾家與老娘,直若蒼蠅一般討厭,我若是普通人,也就罷了,但我不是普通人啊,既然如此,我為何不順手拍死幾只蒼蠅呢?”

    “蒼蠅?”

    王果笑起來,笑容還是那么的奇怪。

    “是的吧?差不多就是蒼蠅。其實我平常已經很注意了,我輕易不殺人的,但我畢竟是個修行者啊,你也知道的吧?咱們很厲害,對不對?既然那么厲害,當然要做一些大家都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對吧?那就順手幫大家清理一下這些蒼蠅蚊子之類的,與人安樂,自己安樂,豈不美哉?”

    “你是想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嗎?”

    王果聞言忽然愣住,片刻后,不由得拊掌而贊,道:“此言精到!”

    說完了,他仍是忍不住搖頭晃腦,嘖嘖而嘆,又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此言實在精到,道盡我心中曲婉!這位客人……你我如此投契,若不嫌棄,咱們二人就到這殺豬廟里借一爐香,結為異姓兄弟,如何?”

    周昂抿嘴。

    王果看向他的眼神中,滿是熱切的期待。

    雖然被一個視人命如草芥、如蒼蠅蚊子一般的修行者視為“投契”,但周昂可沒覺得自己跟他有絲毫的“志同道合”。

    過了片刻,他緩緩地道:“回答你剛才的那個問題,我是來捉拿你的。”

    王果聞言愣了一下,眼中的熱切逐漸消退,竟是嘆了口氣,有些說不出的黯然神傷的模樣。

    過了一會兒,他問:“你自己嗎?你們應該還有人吧?我曾經見過你們官方修行者抓人,一般都是一群人一擁而上的。所以……他們現在就在附近,對吧?啊……看到了,那個看上去宿醉方醒的家伙,是你的同伴吧?剛才就覺得他不大對勁。這是一個了……我再找找……”

    “不必找了!我們一共來了六個人,你怕是走不脫的。”

    王果聞言又笑,“我幾時說過我要跑?我剛才就說了,我是不會認罪的!除非……”他笑笑,道:“除非你告訴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匹夫仗劍大河東去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