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蘇廚 > 《蘇廚》第六百二十三章 瑤族
    第六百二十三章瑤族

    四月,庚戌,呂嘉問咬著牙上章抗辯,認為蘇油所言都是尚未發生的事情,是胡亂推測杞人憂天,他有把握控制市易務,不會發生那些破事情。

    中書變本加厲,改京中市易務為都提舉市易司,同時設立秦鳳、兩浙、滁州、成都、廣州、鄆州六處市易司,皆歸其管轄。

    “自是諸州上供的藨席、黃蘆之類,都悉令計直”,貸給百姓們銷售。

    用蘇油的話說,這是賣東西賣上癮了。

    壬子,朝廷效仿陜西新軍制,立殿前馬步軍春秋校試殿最法。

    己未,詔諸地括閑田。

    知定州滕甫上書:“河北州縣近山谷處,民間各有弓箭社及獵射人,習慣便利,與蕃人無異。乞下本道逐州縣,并令募諸色公人及城郭鄉村百姓,有武勇愿習弓箭者,自為之社。每歲之春,長吏就閱試之。北人勁悍,緩急可用。”從之。

    陜西方面積極響應,現在有錢了,除了弓箭社外,摔跤、槍棒、騎術、橄欖球等社團也建立起來。而且將錦標賽列為每年榷市之后的娛樂項目,開設關撲場,鼓勵全民參與,激勵尚武之風。

    與河北不同,賭博極大地刺激了幾項運動的發展,狼渡馬場出來的各種系駿馬,價格在已經非常昂貴的基礎上,繼續飆升。

    蘇油給趙頊準備了一輛馬車,用的后世挽具,配合四輪寬坐大馬車,以及五匹照夜白的后代。

    趙頊也算明君之姿,當年俘獲的幾匹名馬,蘇油一匹都沒有上交,這在一些帝王眼里,就是大不敬的罪名。

    幾年之后,蘇油給他的回報就是這個,五匹清一色雪白強健,鬃毛和尾巴飄拂,仿佛自內散發著光芒,肩高于人肩平齊的駿馬。

    這讓趙頊開心不已,特意下旨,讓文同入御苑觀看,然后留下圖形。

    丁卯,河北新河一期工程基本完工,新河道最淺也深達十丈,廣四百尺。離堤岸不遠的河道內,是兩道模擬都江堰卵石竹籠打造的以前未有過的冬堤,作為束水沖沙之用。

    五月,詔:“宗室非袒免親者許應舉;初試黜其不成文理者,馀令覆試;累覆試不中者,亦量才擢用。”

    壬午,遼國名臣猛將,晉王耶律仁先卒。

    權臣耶律伊遜益發跋扈,不能不說是大宋的幸運。

    辛卯,王安石以王韶上書進呈趙頊;熙河地區,已拓地千二百里,招附十萬余萬口。

    趙頊非常開心,對王安石說道:“看看,人要是有才,就不可置之閑處。當年漢武帝,算是君主里善能用人的吧?”

    安石評價道:“武帝見識低下,所用將帥止衛、霍等外戚之輩,對外戰爭至天下戶口減半,即便如此也沒能完全消滅匈奴。”

    趙頊問道:“那是武帝自為多欲的原因吧?”

    王安石回答:“多欲不好,但是如果不害政,也不是什么大問題。齊桓公同樣多欲,但是注措方略得當,依然不失為霸于天下,所以齊桓公才是真正善于用人。”

    齊桓公專任管仲,這個就說得比較有意思了。

    壬辰,增秩辟田疏水有功者,以勸天下。大批蜀中技術人才,因水利之功進入大宋基層公務員隊伍。

    六月,曾公亮致仕。

    文彥博上書,說仁宗時曾經建立過武學,請求恢復。于是趙頊下詔在武成王廟重置武學,選文武官員中知兵者為教授。

    壬寅,以曾孝寬為史館修撰兼樞密都承旨。

    這個事情相當搞笑,經典地體現出了大宋的主要政治矛盾,

    這個官職,本來一向都是由武臣擔任的。

    當年英宗為了加強皇帝對軍隊的控制,憑空設立了一個僉書樞密院事的新職務出來,任命武臣擔任,郭逵是第一個。

    到此,文臣又將樞密都承旨這個專任武臣的職務拿下,曾孝寬是第一個。

    大宋的冗官,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疊房架屋造起來的。

    ……

    石薇手里拿著V字口的鋒銳小刀子,對著蘇油挽起袖子的胳膊。

    蘇油閉著眼:“生活終于要對我這只可愛的小貓咪動手了……”

    石薇手一抖,沒好氣地說道:“你別鬧!小心劃你一道大口子!”

    蘇油問道:“薇兒,你這樣扎老公,心里會不會……哎喲……”

    扭頭一看胳膊,石薇卻已經麻利地給他蓋上紗布了。

    石薇說道:“好了,接下來傷口會發紅,有膿點,不用擔心。”

    蘇油嘀咕道:“有你在我擔心啥?”

    石薇將器具收拾好:“我去刷馬了,還要照料精飼,要勝過種大郎家的‘踏云騅’,這三天是關鍵。木客,跟上!”

    “……”蘇油看著石薇風風火火的背影,老婆一年沒得馬騎,這可是憋壞了。

    轉身抱起推車里的小扁罐:“走,爸爸帶你去觀政,和李爺爺聊天去……”

    來到廳上,李師中一臉的喜色:“王韶捷報,你趕緊看看……小扁罐快來讓爺爺抱抱……哎喲喲別抓胡子啊你這手黑的小家伙……”

    打開奏報,王韶在熙州,又打出了一連串的漂亮戰。

    占據熙州后,借著宋軍休整之機,王韶開始在河州周邊,招納蕃眾。

    同時上書:“且詔沿邊安撫司曉諭木征,限一月降,優與官爵。不從,即多設方略擒討。”

    在王韶的軍事壓力下,木征的大舅子瞎藥終于扛不住了,率領及所部首領三百八十七人降宋,木征的實力再次受到削弱。

    朝廷封瞎藥內殿崇班,本州蕃部都監,賜姓包名約。命其在景思立屬下效力。

    洮河蕃部,至此完全納入大宋管理之下,木征只剩下老巢河州。

    另一份奏報,則是關于章惇的。

    情形不利。

    “梅山峒蠻,舊不與中國通。其地東接潭,南接邵,其西則辰,其北則鼎澧,而梅山居其中。”

    就是后世長沙,邵陽,沅陵,常德之間的大片地區。

    其地沅水為北江,湘水為南江,故而此地又稱南北江。

    相傳其始祖為盤瓠。盤瓠,是條神犬。

    晉干寶《搜神記》等書記載,遠古帝嚳時,有老婦得耳疾,挑之,得物大如繭。

    婦人盛于瓠中,覆之以盤,頃化為龍犬,其文五色,因名盤瓠。

    后盤瓠助帝嚳取犬戎吳將軍頭,帝嚳以少女妻之。

    盤瓠負而走入南山,生六男六女,自相配偶。其后子孫繁衍,成了湘水一帶的土著們共同的祖先。

    因為盤瓠有功,永世不朽,帝嚳許其后裔不服徭賦。所以,自古以來稱這里的山民為“莫徭”。

    這就是后世的瑤族。

    東漢永壽三年,安化、新化的梅山蠻參與長沙蠻起義軍反叛,引起了朝廷對梅山這支化外蠻夷的重視,開始不斷地征伐。

    從此之后,征伐與反征伐拉鋸式地在梅山慘烈地進行。從三國一直打到了宋朝。

    開寶八年,“宋將石曦攻入梅山,搗毀板、蒼諸峒,俘馘峒民數千人。”

    馘,就是割下左耳以記戰功。

    太平興國二年,石曦知潭州,令客省使翟首素會同九江刺史田份調兵分路圍攻梅山,扶漢陽陣亡,“俘擒峒民二萬人,取利劍二百斬之,余五千遣歸”。

    此地地形險要,有“九關十八鎖”之稱,梅山蠻渴望著過安寧的生活,但他們也決不懼怕戰爭,總是前仆后繼,視死如歸。

    峒主蠻王,則擁兵自重,不納王命,憑恃地形險要成為朝廷的邊患。

    于是朝廷設立五道關卡,禁止漢民與峒民交通,其地不得耕牧。蘇廚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