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三百四十七章
    朱以潢、朱以派、朱以洐、朱以江、朱以海……!這些都是魯王朱壽鏞的兒子!老大朱以潢自然是大老婆正印王妃生的,剩下幾個都是小老婆偏妃們生的。

    李梟對著朱壽鏞的靈位施禮,感謝朱先生為了節約朝廷錢糧所作出的突出貢獻。活著四十多年,守著百十個女人在這兗州城里專心造人。最終結果就造出這么幾個兒子出來,實在是……東風無力上蒼穹。

    再看這幾個兒子,朱以潢帶著皇室特有的傲慢。看到李梟這么個實權派人物,仍舊是一臉倨傲不肯給半分好臉色。剩下的幾個青眉皂眼的,尤其是老二朱以派居然帶著大大的眼袋。天知道他老爹去世的時候,這家伙正在操勞些個啥。

    只有十歲的朱以海排在最后,怯生生的看著李梟,眼神甚至不敢跟李梟對視,像是只容易受驚的小白兔。

    左邊跪著的是孝子賢孫,右邊跪著的是一群哭哭啼啼的女人。一水的披麻戴孝,朱以潢站在靈位旁邊對李梟謝禮。

    利用五秒鐘緬懷了魯王殿下不為人知的一生,李梟立刻直起身子。這孫子實在沒啥好緬懷的,整天就待在這兗州城里面也不出去。做人又不成功,四十多年就做出這么幾個貨。

    “世子殿下節哀,臣此次專程來吊唁。不日,陛下會有旨意到來,褒獎魯王殿下。不知陵寢是否置辦妥當?”

    “父王陵寢已然完工,巡撫大人一路旅途勞頓。二弟,你帶著巡撫大人去偏廳用茶。”朱以潢禮儀性的回答了李梟一句,立刻讓老二朱以派攆人。好像李梟有什么傳染病,生怕被李梟傳染一樣。

    人家的皇族,李梟不好計較。跪著朱以派站起身來,對著李梟一禮然后在前面引路。

    “巡撫大人,請這邊坐。來人,上茶!”到了偏廳,吩咐人上茶。朱以派就坐在了李梟旁邊,禮貌性的問了兩句話,場面就冷了下來。

    看著木頭樁子似的戳著朱以派萬分尷尬,李梟也覺得尷尬。實在沒辦法跟這家伙交流,這小子十八歲,居然還沒出過兗州城。老天爺啊,十八歲的大小伙子,平日里就在屁大點兒的兗州城里面混,能有個啥見識?

    最重要的是,因為朱家人不可以參加科舉。所以這幫家伙也不怎么讀書,李梟很懷疑面前這家伙字認全了沒有。

    正在尷尬的時候,忽然間十歲的朱以海走了進來對著朱以派一禮。“王妃吩咐,王府女眷眾多,安置巡撫大人住在別院。”

    “諾!來人,送巡撫大人去別院安置。”朱以派說完,對著李梟一拱手然后就鉆進了后堂。

    這是個靦腆的大男孩兒,李梟對朱以派就是這看法。

    “我……告辭!”朱以海好像有些怕李梟,對著李梟一禮立刻也跑了出去。

    這個是靦腆的小男孩兒!

    以前還覺得李浩靦腆,跟這二位一比,李梟覺得李浩還有搶救一下的可能。看起來,生長在女人堆里的孩子想出息,太他娘的難了。把李浩從長興島弄出來,跟著那些殺才們一起混世界,實在是英明的之舉。李梟自己都佩服自己,如果不是人多,肯定找個鏡子給自己磕一個。

    不過人家也不用出息,因為他們都姓朱。這天下就是他家的,即便一輩子不用工作,國庫也得拿錢養著他們。這他娘的絕對是在養朱(豬)。

    一個屬官模樣的家伙走過來,對著李梟拱手。“下官魯王府典史劉良佐,參見巡撫大人。”

    “劉大人,請起!”李梟虛著攙扶了一下劉良左把人攙扶起來。

    “請隨下官來,魯王府別院邊上正式衛所兵軍營。如今的衛所兵您也是知道的,這軍營大多都空著。前幾日想著有人會帶吊唁,王妃特地派人把那里的房屋整修了一下。巡撫大人的屬下自然可以就近,駐扎在軍營里面。您帶著人住進別院可好?”

    李梟點了點頭,自己帶來兩千多人。魯王家的別院再大,也住不了這么多大兵。

    魯王是親王,所以魯王府是按照朝廷規制建設的。一切都遵循著工部苛刻的禮儀,二百多年就沒變過。別院就不一樣,反正不是正式住宅,自然是怎么寬敞怎么來。

    別院就在兗州城西北角,整個半條街都被高大的院墻包裹起來。時間已經到了黃昏,沿著院墻點燃了一串氣死風燈。借著微弱的天光,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座座亭臺樓閣的屋頂。

    軍卒們被滿桂帶去了衛所軍營,估計條件好不到哪里去。好在現在只是秋天,天氣還不怎么冷。在這兗州城也待不了幾天,李梟就得回濟南去。還他娘的一大堆事情呢,如果不是來祭奠魯王,這時候李梟應該全力訓練第三師。

    敖滄海的一師已經北上去了宣府,曹文昭的第三師必須快速成長起來才行,濟南沒有強兵坐鎮,李梟心里總是不踏實。

    吃過了晚飯就沒啥事情,滿桂去了衛所兵營那邊。李梟這里只留下順著帶著百十人的特務連守護,這些天也累了。杏兒打來洗腳水,蹲下身子給李梟洗腳。

    腳剛剛泡進熱熱的水里面,李梟覺得像是千萬跟針在扎。強忍著過了兩三分鐘,整個身子就暖熏熏的。很快夾襖就穿不住了,熱水洗腳最是解乏。每天晚上這么泡一會兒,睡覺都睡得舒坦。

    “杏兒,你是想跟著我去濟南還是想讓我送你回家?”

    “俺跟著大人,就俺爹那個脾氣,說不上哪天又賭輸了,俺還是會被賣掉。俺想好了,跟著您去濟南。把俺弟俺妹都帶上,給您當牛做馬。您是好官兒,一輩子給您當牛做馬都愿意!”杏兒抬起頭,給了李梟一個大大的笑臉。

    “也好,巡撫府里面都是大人,有幾個孩子也熱鬧些。”李梟知道德川千姬一直都喜歡孩子,可忙活半天又沒忙活出來。現在德川千姬,看到小貓都惦記著上去撓兩下。

    杏兒的弟弟妹妹看樣子還算是乖巧,就在德川千姬身邊陪著她解悶兒也是好的,省得一天到晚這婆娘胡思亂想。

    “您不嫌棄俺粗苯就好!”杏兒拿著布巾子,給李梟揉捏著腳。

    “噹……噹……噹……!”李梟正在和杏兒說話,忽然間門被敲響。

    “什么事情?”

    “大人,魯王公子前來拜訪。”順子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公子?哪位公子?李梟覺得魯王那幾個孩子里面,除了神態倨傲的世子朱以潢之外,應該沒有人來看自己。畢竟朱以潢最有機會繼承魯王爵位,身為魯王還是得跟自己這個山東地頭蛇打好交道的。至少,也得央求李梟派兵來剿一剿這梁山泊的土匪。

    “請世子進來。”李梟想當然的以為,這就是朱以潢。

    趕忙讓杏兒幫著把鞋穿上,好歹人家是魯王世子,自己光著腳見人家不太禮貌,自己又不是曹操。

    這邊剛剛穿好,順子就帶著幾個人走進來。李梟回頭一看,頓時一愣。

    只見來的人不是朱以潢,而是那個靦腆的小男孩兒朱以海。朱以海的身邊,還站著一個美艷的婦人。這婦人大約二十幾歲的年紀,一襲素色衣裙,模樣端莊之中透露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妖媚之感,青絲披落,僅僅用一條素色的發帶系著,雪白的色彩襯的女子肌膚透著一股淡淡的粉色,煞是美麗,鳳眸瀲滟,可奪魂攝魄,蕩人心神,唇若點櫻,引人無限遐想。

    朱以海和美婦的身后跟著四名宮裝少女,進屋之后垂著腦袋肅立在旁。一點兒不像是杏兒,瞪大著眼睛上下打量著婦人。那眼神兒,像是家貓看到一頭闖進領地的豹子。

    “見過巡撫大人。”朱以海咬著嘴唇,很儀式化的給李梟施禮。

    “見過公子!不知道公子星夜前來,有何事吩咐?”李梟有些不解,今天下午還靦腆得不像話的小男孩兒,怎么會大晚上的來找自己,這美貌的婦人又是誰?

    “見過巡撫大人!”美婦對著李梟施了一個蹲禮。

    “這位是……!”

    “妾身乃是魯王側妃,不知道魯王府的招待,巡撫大人可還滿意。”美婦的聲音有若黃鶯,說的還是大明官話,一丁點兒山東口音都沒有。李梟聽在耳朵里面,怎么聽怎么好聽。

    “原來是娘娘,臣有禮了。”側妃也算是皇族,李梟不得不彎腰施禮。

    “巡撫大人快免禮,您遠道而來是貴客,妾身怎么當得起您的禮數。”美婦托著李梟的胳膊,手還在李梟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李梟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貓爪子撓了那么一下。小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不知娘娘和小公子星夜來訪,有何事?若是有事但請直說,李梟能周全的一定不會推脫。”這么多女人在這里,李梟感覺到有些蠢蠢欲動。尤其是這側妃,身上也不知道抹了什么玩意。兩人距離這么近,香味兒直往腦仁里面鉆。

    尤其是剛剛她抓著自己的胳膊,李梟正好可以看到輕紗下面的純白熊圍子。上面居然還有兩點凸起,我的個老天爺,這還讓不讓人活了。這是秋天,也他娘的不怕凍著。

    “你們都出去!”美婦推了一把朱以海,朱以海立刻跟隨那四個宮裝麗人退出了門外。然后,美婦的眼睛就像是電鋸一樣看著李梟身后的杏兒。

    “這樣不好吧!”李梟有些躊躇,和這樣一個禍水級別的美女單獨待在一起,的確壓力很大。

    “妾身有重要的事情和巡撫大人商量,事從機密還請巡撫大人諒解。”

    “杏兒你也出去!”聽側妃這么說,李梟也不得不命令杏兒出去。心里面想著,她兒子就在門外,她應該不會對自己怎么樣吧!

    “諾!婢子就在門口。”杏兒警惕的看了一眼,那眼神兒就像是在看一只大灰狼。

    杏兒退出了門外,還關上的房門。

    “現在有什么事情,您可以說了。”李梟踱到椅子旁坐了下來,他想離這女人遠點兒。

    “既然巡撫大人開門見山,妾身也不藏著掖著。漏夜前來求助,實在是被逼得沒有法子。王爺生前非常疼愛我們母子,尤其是對以海這孩子非常喜歡。曾經說過,想要改立以海為世子。

    沒想到,這口風就傳到了王妃的耳朵里面。如今王妃視我母子如眼中釘肉中刺,如果大人不幫忙,我和以海全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求大人開恩,幫幫我們孤兒寡母吧。”側妃走到李梟身前,二話不說就跪倒在地上,一雙杏仁一樣的眼睛里面,大滴大滴的淚水涌出來,順著臉龐滑落。

    我擦!魯王府《甄嬛傳》?沒想到這宮斗的戲碼,不但在皇宮大內激情上演,就連這王府里面也不例外。

    “側妃,您先起來。您這大禮,李梟當不起。”李梟想去扶,兩條胳膊卻被側妃抓住。

    “大人,求您幫忙。”

    楚楚可憐的大眼睛里面全是淚水,那眼神兒看人一眼。我的個老天也!這就算是要了親命!

    李梟感覺血壓陡升,臉熱得火辣辣的。腎上腺素似乎也分泌異常,反正身體里的每一個生理指標,沒一個正常的。

    這女人是妖精,還是狐貍精變的妖精。

    太他娘的勾引人了!這是要勾引自己犯錯誤的節奏!

    “大人不答應,妾身就跪死在這里。反正橫豎都是個死!”這一下更完了,干脆抱住了大腿。腦袋杵在李梟大腿上開始哭,李梟感覺到褲子有些濕。他眼淚也太厲害了,這么快就把褲子弄濕了?

    “您讓我怎么幫?”李梟感覺小腹處有一團烈火在燃燒。

    “奴家想讓您幫助我家以海,成為新一代魯王。只要您能過成全,奴家就告訴您一個驚天的大秘密。”側妃昂起頭,寶石一樣的眼睛死死盯著李梟。

    “***?”李梟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怎么一著急把心里話說出來了。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