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三百二十七章
    如果說要在大明找一個最不敬業的巡撫,那李梟一定是榜上有名。這個家伙自從接替巡撫之位后,基本上沒怎么在濟南待。到處的東奔西跑,皮猴子一樣沒個安定。山東的政務,其實都是孫承宗在撐著。

    好在孫承宗處置政務的能力超群,八個李梟也不是一只老狐貍的對手。

    “這一陣有勞孫老了!”李梟說的是心里話。自己忙里偷閑回長興島過了個年,孫承宗可是在這濟南為自己苦苦支撐。正式兒孫承歡膝下的年紀,卻被李梟栓在濟南,李梟覺得很不忍心。

    “算了!這樣的事情不要多說,咱們說些實際的。咳咳咳!”這幾天孫承宗的嗓子不是太好,總是大口大口的咳嗦。

    “孫老,您沒事兒吧。要不要把李中梓先生請來,幫您調理一下身體。”李梟關切的問道。

    “沒事兒,就是受了些風寒。傳庭,你來跟梟哥兒把事情說了。”孫承宗對著孫傳庭比劃了一下。

    “諾!

    巡撫大人,陳海龍在山東這么多年。山東已經是積弊如山,濟南府周圍土地兼并。地方上豪強橫行,匪類成群。百姓苦不堪言,卻大多求告無門。

    最重要的就是,咱們來山東的除了五千多軍人之外。就沒有帶官吏過來,地方上的府道州縣都是由朝廷派的官員把持。這些官員與當地豪紳沆瀣一氣,百姓們是有冤無處訴有怨無處發。

    老師雖然身為山東布政使,可手下卻沒有嫡系的官員。政令推行起來非常艱難,如今也只是勉強穩住局勢而已。別的地方暫且不說,就說這濟南地界。藩臺,臬臺,還有各級的道臺都是朝廷里面的東林一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有的是座師,有的是同年。

    他們官官相護,一損俱損一榮俱榮。頗有些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勢頭,老師費勁心力也沒有絲毫辦法。”說到這里,孫傳庭也嘆了一口氣。孫承宗都沒有辦法,他私下里也一定受了不少氣。

    李梟不說話,別人也不說話,大家都不說話。

    原來是山東的官抱成團,欺負自己這些外來戶。這還真是個問題,李梟雖然是巡撫。但也沒有權利把官員們都罷了,只要不公開造反,李梟就不能把這些官員怎么樣。

    況且就算是把這些官員都免了,吏部再派過來的官員,也一樣都是朝廷里的官員。換湯不換藥,仍舊會和自己對著干。就算是讓李梟全權任命,李梟夾帶里面也沒有這么多人能勝任這好幾百員額的官職。大環境如此,李梟這條魚就是再能蹦跶,也翻不出多大浪花來。

    李梟的手不斷敲打著桌面,想了一會兒問道:“咱們先別忙,先把這山東官員分分類。孫傳庭你這就派人下去,挨個縣的給我走一遍。務必要做到收集每個縣的資料,包括這些縣里面縣尊和縣丞是否和睦。縣里面的官員,哪個最有錢,哪個最窮困。

    還有!地方上的豪強,誰家勢力最大,誰家的勢力次之。誰家在朝廷里面有什么關系,各家在百姓嘴里的口碑。

    這些都一一的查個水落石出之后,咱們再想辦法對付他們。”李梟決定先忍耐一段兒,畢竟初來乍到什么都不熟悉。打仗還需要戰前偵查,新到一個地方摸底工作還是得做的。

    “年前老師已經派人下去了,估計把山東走一遍怎么著也得倆月。”

    “姜還是老的辣!那咱們就忍他們兩個月時間,官場上的事情其實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殺幾只雞,給猴子們看看。然后給猴子們好處,讓他們給老子干活兒掙錢。一手拿刀,一手拿著香蕉。讓他們干什么,他們就得干什么。”

    孫承宗和孫傳統同時側目,當官兒的時間長了,還從來沒有人能用幾句話就把官場說得這么透徹。

    “只是過了年,差不多一個月后就是春闈。我怕各地的生員們匯聚濟南,到時候會借機鬧事。”

    “這樣!這些官兒里面,誰最不給孫先生面子。又或者說,誰鬧得最歡實?兩個月的時間有些長,咱們先抓兩只雞殺給猴子們看看。。”不聽招呼,那就先殺兩個。腦袋掛在旗桿上,多少也有些震懾作用。免得那些生員們一時熱血,被人鼓動著鬧事兒。

    “最難搞的就是臬司衙門的陳洪綬,這家伙依仗朝廷里面有靠山,根本不把老師放在眼里。已經公開頂撞過幾次老師,濟南的官員中,數他最為囂張。”

    “朝廷里面有靠山?”李梟很想知道,這靠山到底是誰。

    “他的妹妹嫁給了首輔來宗道的兒子當側室,算是首輔大人的姻親。有了這層關系,當然驕橫!”

    原來是首輔的人,難怪這么霸道,連孫承宗都干頂撞。這個靠山還真是夠硬!

    “現在臬司衙門,藩司衙門,學政,還有各地的州道府縣唯他馬首是瞻。不打掉他,咱們在山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可鏟平了他,來宗道那里又不好交代。畢竟人家是首輔,在京城扔過來一雙小鞋,你到底是穿還是不穿。”孫承宗難得的說話了。

    能讓老狐貍為難成這樣,也的確是一件棘手至極的事情。

    “陳洪綬!這件事情由我來處置,孫老您就好好休息幾天。等下面的情況都呈上來,咱們再做計較。”李梟話更說完,順子就走進來對著李梟一禮。

    “大帥!臬司衙門陳大人,學政馬大人,還有藩臺吳大人率十余名府道官員來拜訪大帥。”

    “濟南這地面夠邪性的,說曹操曹操就到。孫老您先休息,我去會會這幫人。”李梟對著孫承宗拱拱手,一挑門簾走出了屋子。

    巡撫上任,按理說這些人早就應該來拜見。可李梟一直都沒有在濟南,所以這些人今天來,也算是依理拜見。看起來,這些人還都屬于可以挽救一下那波人。

    李梟樂呵呵的走到了前廳,看到里面坐滿了官員。主客位坐著三名穿著從四品官服的官員,剩下的都是綠色的五六品官員。估計那三位,就是學政馬士奇、藩臺吳昌時、還有臬臺陳洪綬。

    “參見巡撫大人!”看到李梟進來,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來,對著李梟拱手施禮。

    李梟眉頭一皺,這算是個下馬威么?按照朝廷規矩,他們這些官員見到李梟就算身負功名不用下跪。可也必須彎腰鞠躬雙手作揖,這叫深施一禮。就這么拱拱手算是怎么回事兒,欺負老子年紀小不懂?

    “這該是你們的禮節么?”李梟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朝廷的禮節自然有朝廷法度,我等身穿官服。巡撫大人身穿便裝,是以我等不便施禮!”中間那個穿著從四品官服,面皮白凈的胖子站了出來。

    “你是誰?”李梟皺著眉頭問道。

    “下官山東臬臺陳洪綬!”

    原來是這個小……老逼養!李梟惡狠狠的看著陳洪綬,這家伙居然一點兒都不害怕,跟著李梟對視。眼神里面挑釁的意思很濃重!

    “原來是臬臺大人,失敬!失敬!請坐!”李梟忍下了一口氣,他今天身上穿著遼軍的冬裝。的確按照禮制,這種接見場合應該穿官服。

    可李梟一來不習慣穿官服,二來他的心里還是沒拿官服當回事兒。這口氣咽的,差點兒沒把李梟憋死。

    看到李梟慫了,陳洪綬、馬士奇、吳昌時互相給了一個眼神兒。心里對李梟不免看輕了幾分!

    雙方立刻分賓主落座!

    “不知道諸位大人聯袂來訪,究竟有什么事情?”

    “下官等前來,一是拜見新任巡撫大人。二來是有些政務,需要向巡撫大人請示。”說話的還是陳洪綬,剩下的幾個家伙都在裝啞巴不說話。

    “哦!什么政務?”李梟心里暗自提防,這幫家伙來向自己請示。那他娘的太陽都能打西邊出來,一定是想給自己難堪來了。倒是想知道,這些王八蛋出什么幺蛾子。至于依禮拜見,不過就是個借口而已。

    “那就下官先說。巡撫大人任用孔有德、耿忠明等人叛將剿匪這本無可厚非。可這些叛將賊性難改,橫行鄉里縱馬踏苗不說。還打著勾結匪類的罪名,捏造證據大肆抓捕地方鄉紳。以至于地方鄉紳,聯名寫了狀紙遞到本府的面前。

    下官有些為難,人是巡撫大人任用的。如果派兵捉拿,有傷巡撫大人的官聲。如果不派兵捉拿孔、耿二人,恐地方鄉紳會去京城告御狀。到時候,巡撫大人更加的被動。

    下官一時之間不好抉擇,特來請示巡撫大人示下。”陳洪綬對著李梟拱拱手,臉上帶著得意的笑。

    這王八蛋是精心準備好了的!

    誰都知道,平定孔有德、耿忠明叛亂是李梟上任以后的第一個政績工程。現在陳洪綬要拿孔、耿二人開刀,這是赤裸裸的對李梟打臉。

    “請問陳大人,孔有德、耿忠明橫行鄉里行不法事。可有苦主原告,可有人證物證?”

    “當然有,下官臬司衙門管的就是刑獄之事。案件的卷宗,下官一會兒回去整理之后,命人送給巡撫大人閱覽。”陳洪綬一臉的自鳴得意。

    很顯然,這家伙的材料準備得相當扎實。不然不會是這副表情!

    看起來,孔有德和耿忠明這倆家伙,還真是匪性難改,給人落下了口實把柄。

    “那就把卷宗送過來,本官看過之后再行處置。”李梟點了點頭,算是把事情拖了過去。拖延總比脫罪來的容易,況且情況不明,李梟也沒辦法為耿忠明、孔有德開脫。

    “遵命!只是請巡撫大人盡快,下官恐怕對那些有冤情的人壓制不了太久。萬一朝廷里面的幾位閣老知道了,此事就麻煩了。”這一次,陳洪綬看向李梟的眼神充滿了威脅和恐嚇。

    將老子!好,你個王八蛋給老子等著。

    “巡撫大人,下官山東學政馬士奇有事請巡撫大人示下。”另外一個瘦小的家伙見陳洪綬說完,對著李梟拱手說道。

    “馬大人,你有什么事情?”李梟知道,這恐怕也是個棘手的事情。

    “回巡撫大人的話,再有一個半月就是山東春闈大考。可我們山東的考場,在去年兵亂的時候損毀嚴重。這段時間下官一直請示布政使大人,批示銀錢修繕考場。

    可布政使大人批示了銀錢,下官拿著條子去藩臺大人那里卻拿不到銀子。還請巡撫大人做主,不然誤了春闈可就是大事。”馬士奇說完,直勾勾的看著李梟。

    這家伙說得中規中矩,到是看不出來在為難李梟。

    “哦,那這位就是藩臺吳大人了。說說吧,為什么布政使孫大人給了批示,你卻不執行?”李梟看向剩下的那個穿著從四品官服的家伙。這想必就是山東藩臺,吳昌時了。

    “回巡撫大人的話,布政使大人給了批示,下官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違逆。可藩庫里面沒銀子,您讓我拿什么撥付?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啊,巡撫大人。”吳昌時一下子就叫起了撞天屈。

    “藩庫里面沒錢?我去年冬天不是從戶部弄出來三十萬兩銀子的撥款么?這才開春兒,這么快就花沒了?”

    “巡撫大人,您給的三十萬的確是有這筆錢。可戶部只給撥了十萬兩,說剩下的二十萬兩欠著。下官也不敢去京城要,這事情只能這么拖著。

    十萬兩銀子,這處處都要用錢。年前,孔有德和耿忠明要剿匪,還拿走了三萬多兩的軍餉。敖總督,又拿著槍硬逼著下官拿出一萬兩給他的兵過年。這一下子就去了一半兒,加上固定的開支。府庫里面現在可以餓死老鼠,您讓下官去哪里弄錢啊!”

    “藩庫歷年來就沒有存銀?”

    “大人,藩庫里的存銀。都被陳海龍弄到京城去孝敬魏忠賢了,剩下的也有不少是蓋了生祠。去年濟南大亂的時候,又被賊人搶了一部分。藩庫里面的存銀不足千兩!去年山東大亂土匪橫行,賦稅又收不上來多少……!

    敖都督給了下官一張條子,說要發這個月的軍餉兩萬多兩。下官這還要來找巡撫大人解決,更別說給學政大人銀子修考場了。”吳昌時說得無奈至極,反正來來回回就一句話,沒錢!

    我擦!李梟恨得牙根癢癢,錢謙益這個王八蛋,敢吞朝廷給老子的銀子。還真是活膩歪了!

    可現在不是找錢謙益麻煩的時候,讓山東藩庫重新充實起來才是李梟要做的事情。不然,還真就讓人給看扁了。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