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二百八十七章
    阿巴亥呆呆的坐在炕上,頭發亂得像個鬼。眼神呆滯,連哭都不會了。身上的團金繡花織錦睡袍穿得歪歪斜斜。鎖骨上還殘留著一朵朵暗紅色的吻痕!

    她怎么也鬧不明白,剛剛還在她身上縱橫馳騁的天命汗,現在居然已經成了一具尸體。一切的一切,都在那聲慘叫之后戛然而止。

    明明剛剛的努爾哈赤還是那么有力,強壯得像是個小伙子。怎么會忽然間就……!

    宮女還內侍們都慌了手腳,自己平日里玩得好的富察氏和姚佳氏也不見在蹤跡。甚至連派去請的宮女都不見回來,這個夜晚一切都透著詭異。

    可她一個女人能干什么呢?三個能干的兒子,全都在南邊打仗。兩黃旗這時候在沈陽城,根本沒幾個人。她又能仰仗誰呢?

    “阿瑪!”

    “瑪父!”

    ……!

    外面忽然傳來亂哄哄的聲音,接著就是宮女的尖叫聲。一個攔在門口的宮女,連人帶門一起飛進了廳堂。

    兇悍的莽古爾泰走了進來,那眼神像是一頭吃人的惡虎,直勾勾的看著躺著一動不動的努爾哈赤。

    “五貝勒!大汗……大汗已經……!”始終不見蹤跡的富察氏,還有姚佳氏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跪在莽古爾泰的面前,眼淚鼻涕一起涌出來,哭得那叫一個傷心。

    貝勒們一個一個出現,二貝勒代善、三貝勒阿拜、四貝勒湯古代、七貝勒阿巴泰、八貝勒皇太極。還有阿敏、豪格等等一眾貝勒。一時間廳堂里面站滿了貝勒,好多人擠不進來只能在門口。

    “阿瑪!”代善哭嚎著撲過去,用手狠狠的掐了掐努爾哈赤的脖子。就算是個活人,這么用力也應該被掐死了。

    努爾哈赤沒有絲毫反應,直挺挺的躺著。柔順的綢緞被子滑落到地上,露出赤裸的身體。

    “阿瑪死了!阿瑪死了!阿瑪!”

    “瑪父……!”

    廳堂里面的人都跪了下來,哭嚎聲震天響。演技高超的如代善、皇太極的,那是聲淚俱下。

    演技拙劣的莽古爾泰,干脆一滴眼淚都沒有,就是扯著嗓子在嚎。

    “別哭了!別哭了!”莽古爾泰嚎了兩嗓子,立刻不嚎的。畢竟老爹死了,嚎兩嗓子意思意思也是應該的。現在嚎過了,該抓進時間辦正事兒。

    他這一嗓子非常突兀,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莽古爾泰,不知道這位五貝勒要干嘛。

    “父汗臨死前有遺命,立正白旗掌旗貝勒皇太極為新可汗。大家參拜新可汗!”莽古爾泰的手握在刀把上,眼睛電鋸一樣掃視著諸位貝勒。

    雖然剛剛已經聽到過莽古爾泰他們公開的密謀,但這個時候阿拜他們還是有些吃驚。老爺子尸體還沒涼透呢,就這么著急。好歹大家再嚎兩嗓子,又或者把老爹的錦被蓋上。這樣光著,應該不太好。

    “臣代善參見可汗!”代善第一個拜了下去,莽古爾泰的刀子抽出了一半,阿拜立刻就跪在代善的身后,“臣阿拜參見大漢!”

    “臣湯古代參見大汗!”湯古代也不含糊,二話不說就跪。

    “臣參見大汗!”后面的阿巴泰等人有樣學樣,一個個跪倒在地上拜見新的大汗。

    “不對!大汗沒說過這樣的話,一直以來大汗鐘愛的是多爾袞和多鐸。我們女真人,都有小兒子守灶的傳統。即便是傳位,也沒有傳給皇太極的道理。你們這是亂命,你們這是造反。”看到大家參拜新可汗,阿巴亥這才反應過來。

    自己的老公已經死了,這汗位本來應該是自己兒子的。作為母親,她拼了命也要為自己的兒子爭取。

    代善冷冷的看了一眼阿巴亥:“大妃說這話就不對了,父汗臨終時候的遺言,我們這些貝勒都聽到了。難道說你沒有聽到?老三,你說說父汗是不是說要把汗位傳給老八。”

    阿拜看了一眼莽古爾泰手里閃著寒光的刀,心立刻抽抽了一下。跪在地上垂著頭:“二哥說得對,臣弟……臣弟聽見父汗就是這么多的。”

    “大妃,老三一向老實,我二哥說的話你不信。老三說的話,你不應該不信吧。”阿敏陰惻惻的看著阿巴亥,向前走了兩步,腳下的馬刺踏的地磚上“咔”“咔”作響。

    “你……!你要干什么?”阿巴亥驚恐的看著阿敏,自己的三個兒子和兩藍旗的關系都不好。自己也在努爾哈赤面前,沒少給阿敏和莽古爾泰下爛藥。現在大汗死了,三個兒子都不在。這些人要干什么……?

    “干什么?”阿敏陰惻惻的笑者,反問了一句。

    “父汗臨終有遺命,令大妃阿巴亥殉葬。”代善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多爾袞今年十五歲,多鐸十四歲。阿濟格大三歲,也不過就是十七歲。

    他們哥仨有一個共同的母親,那就是阿巴亥。這個女人受寵這么多年,統領后宮威望非凡。如果不趁著今天的機會除掉,那今后就會是一個大麻煩。

    阿巴亥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代善,淚水一瞬間就滑落下來。這話從誰嘴里說出來都能接受,唯獨不能從代善的嘴里說出來。

    “代善!你好狠心,漢人說一夜夫妻百夜恩。你這頭狼!”阿巴亥瘋子一樣撲向代善,莽古爾泰一伸手,抓著阿巴亥的長頭發,就把人薅了回來。

    “大妃要干什么?”莽古爾泰手一用力,就把阿巴亥按得跪在地上。阿巴亥一腦袋的秀發,被這么一扯也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代善的眼睛里面劃過一絲驚恐,倆人以前有私情是小事兒。可大庭廣眾說出來就是大事故,不能讓這娘們兒說話了,必須讓她永遠閉嘴。

    伸手在墻上摘下努爾哈赤的黃楊大弓,遞給了皇太極。今天晚上的事情是大家一起做下的,手上不沾點血可怎么行。那哥仨回來了,也得是你這個殺母仇人扛在最前面。

    皇太極接過了黃楊大弓,弓背朝里弓弦朝外。伸手一掛,就套住了阿巴亥的脖子。兩只手像是在轉絞盤一樣,往復的動作著。

    “代善!你不得好死……!你……!”弓弦越勒越緊,阿巴亥雙目凸出。眼角瞪得裂開,鮮血順著眼角往下流,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攪動的弓弦越勒越細,最后干脆把阿巴亥的脖子勒得跟桌腿一樣粗細。阿巴亥終于不再掙扎,可她的兩只眼睛仍舊死死的盯著代善。眼角殘留著血,異常的恐怖。

    弓弦一松,阿巴亥的尸體栽倒在地上。這一摔兩只眼球居然摔了出來,滾在地上仍舊瞪著代善。

    “今天晚上,天福宮的宮人全都殉葬。包括,你們兩個。”皇太極撒開手,指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所有宮女和內侍。最后,手指停留在佟佳氏和富察氏的身上。發布了他成為大汗之后,第一道命令。

    “大汗!我們是心向著您的。大汗……!”富察氏和姚佳氏瘋狂哭訴,兩手抱著皇太極的腿不撒手。

    莽古爾泰和阿敏走過來,一人掰著一個腦袋一擰。兩個哭嚎的婦人就沒了動靜!

    “去立政殿。”皇太極甩開兩句尸體,大踏步向屋外走。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阿巴亥的兩個眼珠子,被皇太極踩得稀碎。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