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二百零九
    看著眼前的一大片土地,謝有財感覺當初投奔李梟簡直是太正確了。這可是西便門外的一大片土地,有些人認為這里跟京城里面的地沒法比。可謝有財卻覺得,這里比城墻里面的土地更加值錢。

    看過了李梟的效果圖之后,謝有財眼前仿佛出現了一片三層小樓。水泥建造的房子,外墻嵌滿了瓷磚。晴朗的日子里,陽光照耀在潔白的瓷磚上,圣潔的光芒讓人不敢直視。

    在謝有財的心里,這就是天堂。他已經決定,不管事后會不會被李梟責罰,一定要弄這么一棟房子。老爹老娘在胡同里面住了一輩子,如果不能讓他們住上這樣的房子,謝有財覺得枉為人子。

    身份不同了,他現在是李梟在京城的大掌柜,艾虎生最為重要的手下。李梟在京城里面的生意,全都是他說了算。世界就是這樣,只要你手上有了錢和權,巴結你的人就會像蒼蠅一樣圍著你。

    謝有財才不過感慨了片刻,身邊已經站了幾個滿臉堆笑的家伙。有老有少,甚至還有謝有財當大茶壺時候侍候過的主顧。

    以前連正眼都不會瞧謝有財一眼的家伙,現在全都弓著腰,臉上帶著最為諂媚的笑。站在謝有財的旁邊不敢說話,生怕影響了謝大官人的思緒。

    “諸位,你們都是朝廷里面各位大人介紹來的。有些是請托了的,有些呢,則是大人們自己的買賣。我老謝也是在四九城混了幾十年的人,多的話就不用說了。

    這里的修造需要很多的材料,只要質量合格給誰都是給。你們既然身后有人,那這生意就歸你們。不過丑話咱們說頭里,我們家大人是要做口碑的。誰家送的東西孬,可別怪我姓謝的。

    我家大人是軍門,家里行的也是軍法。真要是差事辦不好,俺老謝這顆腦袋也就別想要了。我說的是實話,沒日哄你們。從我家大人發跡遼東開始,哪一戰不是尸山血海。剛剛結束的錦州之戰,韃子的腦袋砍了一萬多顆。”謝有財轉過身子,掃了一眼那些平日里傲氣十足的家伙。

    都是各位大人家里拎出來掌管生意的人,都有一顆七巧玲瓏心。

    “謝大官人說笑了,做生意嘛,就是要個誠信。我們這些人家雖然身后都站著朝廷的大人,可這生意上絕對不會含糊,只要你發現以次充好的事情,你大可把俺老于的一雙招子挖了去。”崔呈秀家里的管事老于,信誓旦旦拍著自己的胸脯。

    這一次買賣是塊大肥肉,雖然價錢比京城里面的公價低那么一點點。可人家量大啊!這種買主,除了皇宮之外沒有第二家。不是官宦人家,根本沒機會攬到這種生意。現在謝有財松了口,還不快快把事情敲定跟腳?

    “真要是這樣,我謝某人就謝謝諸位。”謝有財團團的一拱手,都是官宦人家的管事,今后互相用的事情還多。在京城地面上混,混的就是個人頭和地面熟。

    李梟臨走的時候也有話,崔呈秀家里,還有許顯純、田爾耕那些人家里的生意都得照顧照顧。畢竟都是京城的地頭蛇,真要是吃不到嘴里這口肉,嘴上不說心里也不會高興。

    現在謝有財還記得李梟那句話,做生意要共贏,吃獨食的家伙看著厲害,最后死的也最慘。

    至理名言啊!在京城混跡了三十幾年,看到多少人家的興衰榮辱。有權有錢的時候,多人人捧著,身邊充滿了笑臉。一旦倒霉了,那些平日里捧著你,什么時候看到什么時候笑臉相迎的家伙,往往也是踩你踩得最狠的人。

    李梟現在不管做什么生意,全都拉著這些大人們。謝有財還經常有意無意說,生意里面有皇帝和九千歲的份子。到京城里面的衙門辦事,都是主官親自出來相迎。以前去這些衙門,那些大老爺們端坐在上面,用對下人的口氣對自己。動輒大聲呵斥,態度比門口的那條狗都惡劣。

    現在全都笑臉相迎,到了大堂還得看茶。

    “大官人,我等在簪花樓擺了一桌酒席。還請大人賞光,今后要常來常往,也讓我們多多親近親近。”田爾耕家里的管事老姜,就是錦衣衛。今天雖然沒穿著飛魚服拿繡春刀,可錦衣衛的腰牌就掛在腰上,明晃晃的。

    “呵呵!簪花樓還是不要去了,我家開了一間叫做東來順的館子。吃食上倒是頗為獨到,今天謝某人請客,讓諸位老哥哥也嘗嘗。”謝有財笑著拱手。

    “既然是謝老弟開的買賣,倒是要去捧場。放心,今后俺家的招待就放在東來順。”

    都是明白人,新開的館子總是要有客人去捧場。今天謝有財說是請客,實際上就是試吃。就是不知道,這個東來順兒到底是個啥東西。只要做得不難吃,場還是要去捧捧的。

    “呵呵!既然這樣,諸位老哥哥,請!”

    東安門外大概兩里的地方有一座三層的獨樓,占地足足有六七畝。現在全都被高大的院墻圈起來,大氣的樓宇沒有飛檐斗拱顯得方頭方腦。不過外墻全都嵌進去大理石,都是在京城里面見過世面的人。可這樣把大理石掛在外墻上,光滑如鏡面一樣的樓宇,還是第一次見。

    一樓的門臉全都是落地大玻璃窗,里面散臺上吃飯喝酒的散客清晰可見。門口有專門的地方停著馬車,馬也被牽到后院里面去。這樣的建筑到處反光,看著就那么恢弘大氣。

    正門臉是四扇巨大的玻璃門,全都是白鋼包邊。門前掛著珍珠簾子,都是用的上等的珍珠,每一顆都有拇指甲大小。最奇妙的就是,每一掛門簾兒下面都有一個銀子做的小鈴鐺。被風那么一吹,叮當聲做響,好像有人在奏樂一樣。

    別的不敢說,就這門簾恐怕皇宮里面都沒有。

    正當中門頭上高掛一張匾額,上面書寫著三個大字。東來順!

    “東來順?老弟啊,這是什么意思?”老錢昂著腦袋,看著匾額問道。

    “我家大人來自遼東,意思是我們遼東來的人在京城做買賣,事事順利。”

    “哦,好兆頭,好兆頭。”老于秀才出身,對這名字頗為喜歡。

    “老弟啊!你定的大理石,就這么用?”崔應元家的管事老錢瞪大了眼睛,崔應元家做的就是石材生意。從大理石到漢白玉都弄,不過漢白玉這東西,一般人家可不敢用。更別說是商賈,這地方用大理石倒是不違制。可這價錢……!

    這年月大理石要從河南往京城運,別的不說光是運費有老鼻子銀子了。在老錢看起來,這就不是往墻上貼大理石,而是往墻上貼銀子。

    “就是這么用啊!今后咱們的房子,外墻都是要這樣。每個月,還得派出專人清洗。我家大人說了,這人住的地方第一要素就是干凈。呵呵!”

    幾個管事互相看了一眼,都暗自下決心。不管怎樣,房子蓋好之后都得想辦法弄上這么一套才行。這種房子住上一住,才不枉來人世間走一遭。

    “歡迎光臨!”剛來到門口,就有兩個穿著干凈的小廝笑著躬身,撩起珍珠門簾兒。

    踏進門,所有人再一次驚著了。這地面上居然也都是大理石地磚,地面光潔如鏡,走在上面卻不滑。怪不得去年的時候,京城大理石價格悄悄漲價近一成。原來都鋪到了這里!

    “掌柜的,您來了。三樓包間,給你預備好了。”一個三十許人的家伙,親自從里面迎了出來。

    “好,帶路。”自家的地面,謝有財還是氣場十足。

    白色大理石鋪成的樓梯足足有一丈寬,兩邊鑲嵌著黑色大理石圍邊。樓梯扶手用的是黃澄澄的黃銅,打磨得锃明瓦亮。一些傻不愣登的還以為是金子做的,對著欄桿流口水。很有一種撬一根回家的沖動!

    上到了三樓,在這里更是可以遠遠看到皇宮門前的大街。隔著玻璃窗,看著就是通透。街市上做買的做賣的,還有挎著刀巡街的捕快。一陣風吹過來,揚起黃土沖天而起。街道上的人都掩住口鼻,有些還背對著大街沖著墻。

    沙土打在厚重的玻璃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可卻一點都不妨礙里面的人!這京城春季里風沙大,每年都會刮大風。別的地方,可這季節里面還真不敢開窗戶。更加看不到這景致!

    玻璃這東西貴重,現在也就是朝廷勛貴里面才有資格換上。等閑的朝廷三四品官員,都沒能把自己家的窗戶換成玻璃的。別的不敢說,單單這裝飾,這酒樓就敢稱京城獨一處。

    墻上掛著竹子編織的掛飾,還有一些山水畫卷,一看就不是凡品。老李和老張肚子里面有些墨水,圍著書法畫卷品頭論足。

    “老弟,這裝飾上得不少錢吧。”老于放眼望過去,到處都是稀奇的東西。尤其是屋子里面一座奇怪的椅子,坐在上面軟乎乎的。老于坐上去,嚇得一下子彈起來。看到謝有財坐在上面,這才紅著臉坐下。手一摸,這東西好像是真皮的。

    “呵呵!老哥哥,這東西叫做沙發。坐在上面宣騰騰的,遠不是圈椅可比。說實在的,咱們要做事,整天坐在圈椅上也是真坐夠了。這東西松軟,都是用的上好牛皮。老哥哥需要,便宜坊就有。我讓人給你送家里一套?”

    “噢!那可得多謝老弟。”

    客戶需要培養,都是各家管事。送出去一套,他們肯定會給主家也置辦上一套。不然奴才比主子用的還好,這個管事也就不用干了。

    主子有了夫人就不可能沒有,加上家里比較受寵的姨娘。數數人頭送出去這幾套,最起碼能賣出去百十套沙發。羊毛出在羊身上,那位艾先生別看年青,做買賣的本事讓謝有財非常佩服。

    “各位老哥哥,請坐!”包間的銅邊刺繡荷花隔斷門拉開,里間出現了一張非常大的圓桌。八名容貌俏麗的侍女侍立在一旁。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吃法,桌子下面擺著八張椅子。每個椅子上面,都有一個銅制的鍋,蓋著的蓋子里面“咕嘟嘟”冒著白氣。

    桌子上的肉都是生肉,海鮮也是生的。一條魚被千刀萬剮,片成一片一片的擺成魚型。還有些不認識的蔬菜,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種。只是這春天青黃不接,能有綠菜吃可不容易。

    都是見過世面的人,紛紛坐到椅子上。一坐下去才發現,椅子不比沙發軟,但是坐著也舒服。尤其是靠背,在腰的地方有個凸起,靠在上面特別的舒服。

    眾人分賓主落座,侍女們便一人拿著一張潔白如雪的布給各人圍上。看到老于有些詫異,謝有財連忙解釋道:“老哥哥,這東西要蘸著料汁吃。如果弄一身出去會很不雅觀,有了這東西就不怕了。”

    “原來是這樣!”老于弄了個大紅臉。邊上的老錢暗自松了一口氣,幸虧剛剛沒傻傻的發問。這要是問出了口,那得多丟人。

    見眾人都不說話,謝有財知道他們不知道這東西怎么吃。

    微微一笑,先拿起一個精致的小瓷碗。在旁邊的架子上,舀各種醬料。在碗里面攪拌,最后還抓了一把香菜在里面。

    “各位老哥哥,這醬料自己調。這東西是芝麻做的醬是主料,這是紅方,這是韭花醬,這是……!哦,這個紅紅的可得注意。這東西叫做辣椒,放在嘴里辛辣無比,好像是嘴里著了火一樣。各位老哥哥可得注意了!”謝有財一樣一樣的介紹著醬料,旁邊的小侍女就親切的詢問各位的口味。然后青蔥一樣的手指,捻起白銀湯勺在各種醬料里面舀著。

    攪拌均勻之后,擺放到各位面前。

    鍋子蓋掀開,里面奶白色的湯汁已經被煮得冒出魚眼泡。一股股濃香,立刻在包間里面彌漫開來。

    謝有財夾起一筷子魚肉,放進湯鍋里面一涮。撈出來蘸著醬料就吃!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