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一百二十八章
    “轟”“轟”“轟”……!炮彈不住的砸在廢墟上面,密集的炮彈甚至撞在一起。兩個鐵球之間撞出巨大的火花,碎裂的鐵球劃著弧線削掉了一個士兵的半個腦袋。尸體被巨大的沖擊力,打得飛出去好遠。腦漿子灑了一地,落在地上的時候人還在抽抽。

    陣地已經只剩下圍繞著廢墟左右的幾處地方,鄭芝豹后背上有兩道巨大的傷口。趴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鄭芝龍的大腿挨了一槍。萬幸這子彈只是擦著大腿過去,在腿上開了兩寸長的一道傷口而已。如果再偏幾寸,鄭芝龍的大腿就算是廢了。

    腿上纏著白布,血水順著白布滲出來。鄭芝龍一瘸一拐的拍拍這個,打打那個。多年的行伍,早就知道怎么樣鼓舞士氣。那些已經筋疲力竭的家丁,被家主拍了一巴掌就像沖了電似的。攥緊手里武器,不顧臉上猙獰的傷口,對著鄭芝龍傻笑。

    鄭芝虎受傷最多,身上大大小小的創傷有十幾處。如果沒有鎧甲,估計早就被砍成十八塊。鎧甲的外面黑乎乎的一層,形成了一層黑亮黑亮的硬殼兒,好像是另外一件鎧甲。

    “老二兒,還能成么!”鄭芝龍扶著一根斷掉的柱子,看坐在柱子上面的鄭芝虎。龍智虎猛,鄭家二爺的威名在南海上是響當當的。

    “沒事兒大哥,再干死三五十個跟玩兒似的。”鄭芝虎手里拿著一塊磨石,慢慢打磨滿是缺口的刀。

    摸了摸鄭芝虎的腦袋,鄭芝龍一瘸一拐的走了。跟小時候一樣,這個弟弟還是那樣倔強。當年老爹趕自己出來,鄭芝虎說什么都要跟著自己一起走。兄弟倆風風雨雨走了這么多年,基本上默契到不用多說話那種。

    一瘸一拐的走到李梟身邊,挑揀了一塊平整的石頭坐下來。走了一圈兒,腿疼得非常厲害。“后悔沒走嗎?”鄭芝龍齜著帶血的牙,拍了拍李梟的肩膀。

    “你不是也沒走?其實幾年前我就死了,現在的腔子里活的是另外一個人。”李梟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想到今天居然很有可能死在這里。當初的情報嚴重錯誤,哪知道荷蘭人的兵力比預計的多一倍,還有劉香帶領的一千多兇悍海盜的幫助。

    短兵相接,劉香手下的海盜遠比荷蘭兵要厲害得多。李梟親眼看到,一個彪悍的海盜連續斬殺三名警衛連的士兵,最后還是被江朝宗開槍打死。到底只是訓練了兩年的農民,近戰肉搏遠不是那些亡命徒的對手。

    如果滿桂在這里就好了,他和他的蒙古兄弟門可都是近戰的好手。

    “我怎么走啊!你以為我手下就沒有紅毛鬼收買的奸細?只要我一動,紅毛鬼就會知道我走了。你以為他們還會像這樣,全力圍攻鄭家大宅?”鄭芝龍也是無奈的一笑,這一次是把他當誘餌。誰成想,來的是過江猛龍。

    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李梟給左輪手槍上滿了子彈。摸摸手里最后一箱手榴彈!

    “江朝宗,還剩多少人。”黑乎乎的,李梟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手下還剩多少人。

    “大人,算上輕傷能動的還有四十一個。剩下的不是重傷,就是死了。”江朝宗這個夯貨,習慣性的站起來向李梟報告。結果被李梟一腳踹了個腚墩!

    他娘的這時候還敢立正,找死!

    “奶奶的!”李梟抓了幾顆手榴彈,拽出左輪手槍站到了廢墟的后面。

    這一次李虎沒有阻攔李梟,而是同樣抽出了李梟給的左輪手槍。不過他沒有拿手榴彈,而是拎了一柄倭刀。

    這口刀是毛利秀忠送給他的禮物,據說是制刀名家平冶勝出品,鋒利非常!

    街道上再一次響起雜亂的腳步聲,不時有人踩著尸體摔倒在地上。咒罵聲,慘叫聲不斷響起。聽聲音就知道,這一次是紅毛鬼。李梟松了一口氣,這些荷蘭人雖然人高馬大。但遠比劉香的手下好對付,那些常年漂在海上的悍匪,一旦硬拼起來根本不拿自己的命當回事兒。鄭芝龍手下還有李梟的兵,大多數都傷在他們手里。

    一排子彈在黑夜中劃出道道光影,打得廢墟上面塵土飛揚。所有人都躲在廢墟后面,江朝宗領著幾個人趴在廢墟上面。現在,也就他們的槍里面有幾顆子彈!

    “啪啪啪!”又是一排子彈打過來,李梟壓著手所有人都貓著腰蹲在地上。

    腳步聲越來越近,李梟耳朵里面滿是自己“撲騰”“撲騰”的心跳聲。

    “砰!砰!砰!砰!砰!”廢墟上面響起了幾聲連續的槍聲。

    “殺!”李梟一手拎著刀,一手拎著左輪手槍。沖出去就遇到一個上著刺刀的荷蘭兵,一槍掀飛了他的天靈蓋。高大的身影向后仰倒,李梟甩手又是一槍。旁邊的荷蘭兵也打中了前胸,手里捂著胸口身子慢慢軟倒在地上。

    插好左輪手槍,手榴彈不停點兒的往外扔。荷蘭兵的身后響起密集的爆炸聲,沖鋒的隊伍一下子被炸成了兩截,地上到處是慘叫哀嚎的荷蘭兵。

    “殺……!”鄭芝虎現在就是一只瘋虎,一手拿著短矛,另外一只手拎著到。短矛掛開荷蘭兵的槍,手里大刀一揮,帶著白帽子的人頭就飛了出去。身子的沖力不減,短矛插進了另一個荷蘭兵的前胸。

    “啊……!”鄭芝虎大喝一聲,一腳踢飛了插在短矛上的荷蘭兵。一個嚇傻了的荷蘭兵,連槍帶人被劈成兩半。

    李虎手里的左輪手槍“啪啪啪”的連續發射,屁股上掛著的手榴彈也隨手就甩。爆炸的火光下,三個荷蘭兵倒在血泊里面。

    “咔噠”“咔噠”左輪手槍傳來“咔噠”“咔噠”的聲音,里面一顆子彈都沒有了。一摸懷里,手榴彈也沒了。隨手拋掉左輪手槍,李梟雙手抓起大刀。

    “奶奶的!今天拼死一個夠本兒,拼死倆老子賺一個。”吐了一口唾沫,李梟狼一樣撲進了荷蘭兵的人群。

    無數荷蘭兵,從四面八方向李梟沖了過來。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