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八十八章
    李梟和毛利輝元相對而坐,李梟毫不客氣的審視著這位日本戰國名人。

    毛利輝元看上去有些老,估算應該有六十歲左右。鷹勾鼻子褶皺縱橫的臉,晶亮的眼睛很像是老鷹。大大的鼻子大大的嘴,深深的法令紋從鼻翼一直延續到嘴角。黑色的武士服,上面刺繡著毛利家的家徽。

    給人的感覺這就是一頭吃人的老虎,蹲在那里隨時準備擇人而噬。

    不愧是豐臣秀吉留下來的五家佬之一!渾身散發出來的威壓,讓李梟覺得非常不自在。

    兩個人都是在用氣勢試探對方,毛利輝元也認為這個自稱是大明山海關總兵的家伙,似乎太年青了一些。

    “閣下來我萩城,為了什么事情?”毛利輝元終于說話了,艾虎生連忙將他的話翻譯給李梟。

    “為了毛利家的未來!”

    “我毛利家的未來?”毛利輝元奇怪的問道。自己家的未來,關你鳥事。

    “關原之戰你們西軍失敗了,德川家康成為了幕府的將軍。你的領地被一削再削,你們毛利的家的祖庭安藝也被德川家康奪走,賜給了背叛你的吉川廣家。

    你是豐臣秀吉留下來的五家佬之一,我不信你能夠忍受得了這樣的屈辱。所以,我來找你。希望我們能夠合作,讓毛利家重新輝煌起來。至少,也要恢復毛利家以前的勢力范圍。”

    “為什么?你為什么要幫我?”毛利輝元鷹一樣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李梟問道。

    “很簡單,目前你的勢力被削弱的最厲害。你的手下人也處于不饑不抱的狀態,你以前擁有許多的領地。所以你手下有很多的武士,可你現在沒有這么多封地了。你拿什么養活你的武士們?

    據我所知,你的財政已經到了接近枯竭的邊緣。你不得不增加賦稅,來養活多出來的那些嘴。可你這樣增加賦稅,百姓們就會日益困苦。你在長門和周防國封地是你最后的地盤,如果這里也亂起來。你將來連個立錐之地都沒有,你還有什么臉去見地下的爺爺。

    所以我來找你聯盟,九鬼嘉隆那些的家伙如日中天。我現在就算是找人家聯盟,人家也不會同意。”

    “你想要什么?”毛利輝元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既然李梟提出了條件,自然就會有所求。

    “很簡單,目前咱們這一次行動就是要重創九鬼嘉隆。前段時間他們搶了女真人好多金子,我想都搶回來。到時候算上你一份兒!如何?”

    “哈哈哈!”毛利輝元一頓狂笑,幾乎是笑岔了氣兒。

    現在他幾乎可以認定,眼前這個小子就是假冒的。九鬼嘉隆是德川家康眼里的紅人,當年在關原之戰中出過大力的。手下熊野水軍號稱八幡海賊,最盛時與九州的津坊,五島等水軍勢力連番惡戰絲毫不落下風。

    毛利輝元手下村上武吉的水軍,就是在九鬼嘉隆的打擊下全軍覆滅。

    如今九鬼嘉隆得德川家康看中,又和島津,常州等藩結盟。勢力簡直是如日中天,自己都不敢小瞧這位海賊大名。眼前這個娃娃,卻說從他手里搶金子。簡直就是笑話中的笑話!

    “毛利先生不信?”

    “抓起來!”李梟的問話聲還沒翻譯過來,小早川龍景立刻咆哮一聲。早就等候在門外的武士,立刻沖了進來。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身穿具足的武士抽出武士刀,斜著就朝李梟的肩膀斬了下來。

    刀光閃現,江朝宗甚至來不及反應。那刀已經劈了下來,江朝宗橫身擋在李梟身前。想用自己的身體,幫李梟擋下這一刀。

    “啪!”一聲清脆的槍聲,武士刀爆發出炫麗的火花。一顆子彈打在刀身上,直接把武士刀擊成了兩半。斷掉的刀鋒劃過江朝宗鼻尖兒一寸,幾乎貼著他的臉掃過去。

    “啪啪啪!”又是接連三槍,沖進來的武士全都肩膀中彈。整個人慘叫著向后倒了下去!

    更多的武士沖了進來,李梟卻把仍舊冒著煙的槍口對準了自己對面的毛利輝元。而江朝宗這時候也掏出短槍,對準了想撲過來的毛利秀忠。

    武士們一下傻了眼,剛剛的槍聲的連發的。誰也不敢說,這小子手里那怪模怪樣的槍里面,還有沒有子彈。如果為了抓他傷害了毛利輝元父子,誰也承擔不起這個后果。

    “毛利藩主,您是不是以為小子是說大話?你可以派人打聽一下,上個月的時候九鬼嘉隆曾經出海攻擊我的一座島嶼。結果被我殺傷千余人之后,俘虜了六百多人。九鬼嘉隆如果不是當時有大炮助陣,也逃不過我的手去。

    如今我也鑄造了大炮,只不過我的船少。而且渡海器材也少,所以才選擇了和你合作。這一次九鬼嘉隆從女真人那里搶來的金子,應該不下兩萬兩。我答應你事成之后平分這些金子,相信有這些金子。你應該可以養活一段時間你的屬下!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和朝鮮國王李彥聯系。讓他賣一些大米給你們,相信現在你需要這些東西。

    而且我們今后還會有更多的合作,我會重新幫助你成為日本第一大名。勢力甚至要超過德川家康,如何?”

    “你要什么?”面對槍口,毛利輝元還是能夠問出問題。可見,五家佬的稱號名不虛傳。

    “這次我要金子,下一次我要的是你的全力支持。因為我現在的水軍人手不足!而且,我還要日本的市場。我有許多的商品,需要通過你傾銷到整個日本。放心,我做事一向本著共贏的原則。

    我有利益,也絕對有你的利益。只有雙方都賺到錢,聯盟才會健康長久。您說呢?”

    毛利輝元沉默不語,李梟的條件對他來說相當有誘惑力。如果事成之后真的能夠獲得一萬兩金子,那將極大緩解他糟糕的財政。準確的說,因為封地的銳減。毛利輝元的手下,已經快吃不上飯了。

    李梟提出的購買朝鮮大米的計劃,對毛利輝元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前幾天的時候,毛利輝元甚至有了去朝鮮搶大米的想法。

    吉川元春靠了過來,在毛利輝元的耳邊輕聲說了些什么。毛利輝元詫異的看了吉川元春一眼,然后吩咐道:“秀忠!你好好招待這位貴客,李大人提出來的條件我會和家臣們商量一下,再給你答復!”

    關鍵時刻,毛利輝元優柔寡斷的性格再次暴露出來。當年他就是在關鍵時刻留在堅固的大阪城里面,而錯過了擊敗德川家康的最好時機。

    對于這一點,李梟也沒有任何辦法。這屬于性格問題,基本無解。

    讓繼承人毛利秀忠陪著自己,也算是另外一種態度。意思是不對再次對李梟不利,沒人會拿自己的繼承人冒險。尤其是現在,毛利輝元已經六十多歲的時候。

    李梟沒辦法只能跟著毛利秀忠退了出去。

    接待這些事兒無非就是吃吃喝喝,毛利家雖然落魄。但藝妓還是養得起的,不過李梟實在享受不了這種東瀛文化。

    女人臉上抹著厚厚的粉,眉毛涂成兩個黑蛋蛋。嘴唇紅得像是剛喝完人血,最讓人痛苦的就是牙齒還要涂成黑色。三五個人渾身裹著綢布,背個枕頭,在那晃晃悠悠的轉圈兒。

    舞姿不優美,身段兒也不凸出。怎么看怎么別扭!

    不是沒有美女,蒼井老師,波多老師,小澤老師。還有已故的武藤老師,這些優秀的德藝雙馨的優秀藝術家都哪去了。

    最讓李梟受不了的是清酒!

    這玩意說白酒,但沒白酒度數高。說是啤酒吧,比啤酒度數還高那么一點兒。一喝就是論斤喝,老子就算是酒量不錯。他娘的膀胱容量也不允許老子繼續喝!

    喝這玩意,絕對需要容量大于酒量。

    一杯清酒,一生成灰。一念來回,渡余生無悔。

    李梟現在他娘的后悔死了,這輩子再也不想喝這個什么清酒。肝臟沒有向身體提出抗議,膀胱一個勁兒抗議。

    實在為膀胱擔心,李梟只能向毛利秀忠告辭。并且堅決拒絕毛利秀忠,熱情的要將幾名藝妓送給李梟的企圖。

    弄幾個這玩意兒回去,還不夠糟心的。看著就別扭!

    那些德藝雙馨的藝術家都哪去了?

    打著酒嗝,在毛利秀忠的護送下回到了自己的船上。一回到船上李梟就感覺腦袋疼,在確定這屬于酒精中毒的初級癥狀,而不是中毒癥狀之后。

    李梟倒頭就睡!

    睡到半夜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起來。看到李虎還守在自己身邊,剛想說話。嘴一張,一大泡肚子里面的清酒就噴了出來。

    李虎趕忙將準備好的木盆推到跟前,整整吐了半盆李梟才算是把肚子里面的清酒吐干凈。這玩意存在肚子里面太難受了,卡著不上不下。現在算是舒服了,暈乎乎的腦袋似乎也一下子清醒過來。

    “大哥!喝口茶漱漱口!”李虎端過來一杯茶水送到李梟的嘴邊。

    揉了揉腦袋,站起來感覺肚子也舒服了。倭國人那半生不熟的東西吃著就是難受!

    接過李虎手里的茶水喝了漱了口,又喝了大半盞。肚子空落落的時候喝茶最容易餓,剛剛空了的肚子立刻“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虎子!看看廚房還有啥,給弄點兒。他媽的這倭國人吃的神馬玩意兒,半生不熟的嘴里能淡出個鳥來。”

    “早知道大哥會餓,已經給您準備好了。棉布裹著呢,還熱乎!”李虎居然從抱著棉被的籠屜里面掏出一只油黃油黃的肥雞出來。

    肚子實在是餓,撕下一條雞腿就開吃。李虎又從籠屜里面端出來一碗稀粥出來,正吃得油膩的李梟顧不得夸贊李虎。豎起一根大拇指,就開始吸溜吸溜的喝起來。

    這就是親兄弟,兩姓旁人根本不可能想這么周到。

    李梟忽然停下吃雞的嘴,愣愣的看了李虎好一會兒。不對啊!單細胞的李虎居然有這腦子,他什么時候腦子這么好使了?

    “大……!大哥您看著我干什么,快吃啊!”

    “等會兒!你這一套跟誰學的?”

    李虎搓著手有些不好意思:“煙云教的,說是你喝多了要準備好茶水。還有雞肉,粥啥的……!”

    李梟點了點頭,知道李虎為啥這么晚不睡覺等自己了。原來還是為了自己媳婦的轉正問題,看得出來李虎和煙云真的過到了一塊兒。不然單細胞的李虎,絕對不會這么聽煙云的話。

    “老三!你二哥呢也是為了咱家好,煙云這名聲實在是……!上不了臺面兒!這朝廷的旨意剛下來,老二成了昭信校尉。你現在好歹也是個七品的把總!

    別看我是當大哥的,有些事情不是我說了就算的。朝廷上有制度,家里人也都反對。咱家我的家主,你說這件事情我偏著你,今后萬一有了別的事情,你讓我怎么處理。

    我看你就讓煙容先當個偏房,左右對大家都有個交代。你們要是真的好,你就不娶親,這不也一樣么!或許今后咱家……!”

    “大哥!我虎子是個老爺們兒,不能給心愛的女人一個名分那算是啥。把總是啥破官兒,老子不要了。我就是要給煙容一個名份,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的跟著我。”李虎賭氣的說道。

    李梟一個腦袋有兩個大,李虎就是個犟種。認準了一門就不改那種!

    可偏偏老二李休也是個認死理兒的,認定了賤籍的窯姐就不能進李家的門。

    “也不是沒辦法,你要是立下軍功。未來陛下接見的時候,你可以請求陛下賜婚。這樣不但朝廷里面的那些言官不能再嚼舌頭,估計你二哥也會接受。”李梟沒辦法,只能往后拖。

    “軍功!”李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ps:本書中的日本大名的事情和人物都是虛構,老龍只是引用了名字而已,請勿對號入座。別以為知道一些日本戰國歷史,就在老龍面前顯擺。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