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八十二章
    給滿桂批了個條子,讓滿桂找艾虎生弄糧食。錢從哪里來李梟不管,這小子拉走了一船的玻璃器皿,如果弄不到錢還要他干嘛。

    安頓好了滿桂,李梟帶著人回了皮島。已經離開太長時間,還真是怪想家的。不知不覺之間,李梟已經把皮島當成了家。

    船終于把李梟帶回了家,可船還在海上飄著,李梟就看到沖天的狼煙。距離近一些,更是看到數十艘戰船,正將一船船人向島上輸送。島上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再近一些的時候甚至還能聽到前膛槍霸道開散的槍聲。

    李梟心里一緊,看這些戰船都是倭國戰船。數十艘戰船,圍攻皮島的軍隊怕是不下萬人。

    皮島一共只有一千多兵,自己帶走了兩個連隊,現在還剩下八百多人。面對十倍于己敵軍的進攻,李休能不能頂得住。

    李梟的戰船已經被發現,十幾艘倭國船一起靠過來。船上的風帆鼓脹著,巨大的船頭撞碎了晶瑩的浪花。

    瞳孔一下子縮小了很多,倭寇這是來拼命了。這幫雜種來自己的皮島干什么?

    所有士兵都上了甲板,槍口對準了正在靠近的戰船。敖滄海手持戰刀,站在機槍的邊上朝著海里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操你娘的,老子送你們下海喂魚。”學著李梟的模樣,敖滄海的手臂也平舉伸直。大拇指高高豎起,不斷的測算著倭國海船靠近的距離。

    “預備!放!”盤算著距離差不多了,李梟和敖滄海一聲令下。戰船上的機槍步槍一起開火。

    島津義鴻手里拿著西洋望遠鏡,看著遠處戰船冒出一陣煙霧,嘴里輕蔑的笑了一下。這個距離上火繩槍是絕對沒有殺傷力的,就算打中了戰船。子彈也絕對打不穿戰船,傷害到躲在船舷下面的士兵。

    作為島津家優秀的海軍將領,薩摩藩未來的藩主繼承人。島津義鴻非常自信,這種距離上就連最新式的西洋火槍也不行。

    可自信的島津義鴻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敵軍的子彈飛躍了足足有兩百步的距離。居然還能射穿船舷,擊碎了船舷的木頭之后。子彈在身著鎧甲的士兵身上,撕開了巨大的傷口。

    看著滿甲板疼得打滾的士兵們,島津義鴻震驚了。距離足足有兩百大步,那些槍發射出來的彈丸不但能夠射穿船舷。甚至還能擊穿武士們身穿的鎧甲!

    雖然這些火繩槍兵身上穿的都是輕型鎧甲,不是重鎧大世具足但在這個距離上也絕對不是火繩槍能夠擊穿的。對面用的是什么槍?

    更讓島津詫異的是,對方甚至有一種槍械是連發的。一發打完之后,幾乎不用一秒鐘就能打第二槍。連續發射十槍之后,才會停一小會兒,然后開始繼續發射。

    戰船還沒等靠近敵船到達射擊距離,島津義鴻的火繩槍兵已經損失了近一半兒。其他船也好不到哪里去,聽聽撕心裂肺的慘叫就知道,他們也是損失慘重。

    “命令各船,堅決的靠上去,準備跳幫!加快航速!”島津也豁出去了,仗打到這個地步,就不信自己的十艘船打不過對方兩艘。一聲吩咐下去,甲板下層的水手們開始死命的劃槳。戰船的速度猛的上升,船首扎進海浪里面,然后將強橫的海浪撞碎成朵朵浪花。

    李梟看著倭國戰船,那些倭國的武士還真是一根筋。明明已經是損失慘重了,居然還在甲板上堆那么多人。這種距離,火繩槍夠不到自己。可自己卻能憑借米尼步槍的優勢,有效殺傷甲板上的人。

    膛線的旋轉作用,讓風對子彈的影響進一步減小。子彈的準確度進一步提高,自己沒有望遠鏡,不然一定可以看到敵船甲板上血流成河的場面。

    “發射!”早已經等不及的島津終于發出了發射的命令,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太久。每靠近一尺,都是用人命換來的。

    “臥倒!”看到對方的戰船燃起一陣煙霧,李梟和敖滄海立刻命令臥倒。皮島的士兵到底訓練有素,命令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機械式的。這全賴于李梟平時的訓練,有幾次李梟甚至惡作劇一樣的在食堂喊臥倒。

    結果就是飯盆摔了一地,貪嘴的殺才趴在地上還不忘記撿飯和肉吃。

    雖然訓練有素,但還是有人中彈。

    皮島的軍裝就這一手不好,雖然輕便耐磨。但卻沒有一丁點兒防護力,火繩槍的子彈幾乎沒有一丁點兒的阻擋,直接射進了身體里面。

    所幸距離有些遠,圓形子彈的殺傷力遠不如錐形彈頭。

    醫護兵瘋狂的沖上甲板,將受傷的人拖進船艙。

    李梟來不及看那些受傷的人,倭國的戰船已經靠上來。距離已經差不多一百步左右!

    “射擊火槍兵!”現在能夠對李梟殺傷的只有敵火槍兵,火力需要優先壓制敵人的火槍兵。

    燧發槍和火繩槍同為前膛槍,但李梟使用了略小于口徑的米尼子彈。裝填時間要少很多,不像倭國人使用圓形彈丸。需要用通條使勁的捅進去才行!就裝填速度來說,李梟的米尼步槍要比火繩槍快很多。

    倭國火繩槍裝填完畢的時候,李梟的燧發槍已經完成了發射準備。雙方幾乎同時瞄準了對方,可李梟的燧發槍率先擊發。

    直立身體的倭兵被撂倒了一排,米尼子彈巨大的威力把人帶的飛起來。這種距離上,子彈穿過一個人的身子,迅速沒入后排人的身體里面。

    二次殺傷的威力更加可怕,中彈的人不但要承受巨大的動能。還要面對將來的傷口感染,還有敗血癥的危險。

    島津義鴻沒有考慮這么多,他現在想的就是怎么把對面那群該死的大明人送進海底去喂魚。

    “加速!加速!抵近,靠幫!”島津義鴻聲嘶力竭的喊著。

    對面船上的人,絕對不會比自己十艘船還要多。只要靠幫上去,用鐵鉤牢牢的鎖住。五艘對付一艘,用人填也要把這些該死的大明人填死在這里。

    島津義鴻是對的,現在的海戰雖然已經使用上了熱兵器。但倭國戰船使用大炮的并不多,倒是大明的戰船上有幾門大炮。

    這年月的大炮其實也不咋地,發射的還是實心彈丸。準頭純粹就是靠人品,倭國人都是實用主義者。既然準頭和威力都不足以對對方造成巨大傷害,他們也就沒有動力去買這種昂貴的武器。

    在大炮還沒有橫行的年月里面,跳幫作戰這種傳統而又血腥的作戰方式,就成了倭國人的主要海戰方式。簡單,有效,才是他們的追求的。至于會有多大傷亡?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

    碰到一般的大明戰船,只要跳幫成功,尤其是這種以多打少的跳幫成功。戰斗基本上就贏了!可惜,他碰到的是李梟。

    兩邊再次對射了一排排槍,倭國所剩無幾的火繩槍并紛紛后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滿身刺青,光著身子只穿兜襠布的家伙。個別有性格的干脆光著,兩條兜襠布都不穿。老子春播都放棄了,就想來這里搶一把。

    這些家伙嘴里叼著刀子,飛爪在手里搖晃幾圈兒就飛了出去。無數條飛爪好像一條條毒蛇漫天飛舞,勾在船幫上就死命的拉扯!

    兩艘船的距離在飛快的靠近,可船上的倭國士兵驚訝的發現。那些明軍沒有慌亂的用刀子斬斷那些飛爪上的繩索,而是紛紛放下手里的火槍。去拿一種黑漆漆圓滾滾的玩意!

    倭寇們怪笑起來,在他們看來明軍已經準備放棄抵抗。

    就在他們肆意大笑的時候,一顆顆黑乎乎的東西冒著煙扔了過來。這些東西圓滾滾的,落到甲板上就四處的滾動,在搖晃的海船上想要撿起來都費勁。

    就在所有人都不明白這玩意是啥,準備抓著繩子跳幫的時候。

    “轟”“轟”“轟”……!

    手榴彈爆炸了,無數飛舞的彈片組成了一片密集的鋼鐵墻壁。阻擋在飛速移動墻壁前面的,都被彈片狠狠的撞進了身體里。

    甲板上一瞬間就變成了地獄,無數倭寇哀嚎著慘叫著。他們身上沒有任何鎧甲,可以看到皮膚上一片一片的出血點。最倒霉的一個家伙,腦袋上十幾個窟窿都在冒血。

    島津義鴻的眼仁一下子縮得比針鼻還要小!

    靠近了沒能獲取勝利,而且慘遭屠殺。不知道那黑乎乎的玩意到底是個啥,只是這東西已經超出了島津義鴻的認知。明軍有類似的東西,不過威力齊差。通常都是黑煙滾滾,卻炸不死幾個人。

    這玩意的威力,可比以前遇到的強太多了。這簡直就是任何戰船的噩夢!

    因為要跳幫,船上能打的都跑到了甲板上等著。沒想到這么一下,受傷的和陣亡的人達到了十之八九。船上除了掌舵的還有開船的,基本上沒啥戰斗力。

    “斬斷繩索,咱們去干掉別的船。”

    李梟沒時間跟這些失去戰斗力的倭寇墨跡,可惜現在沒鼓搗出來燃燒彈。不然肯定會把這些戰船給燒了,就留這一船殘疾讓倭國人自己處理吧。

    估計海里的鯊魚,會有一餐不錯的人肉吃。

    敖滄海手里拎著戰刀,不斷的斬斷鯊魚皮擰成的繩子。戰船失去了束縛,鼓脹的船帆帶著他們迅速向那些倭國戰船靠攏。

    密集的子彈一排排從身后射過來,酒鬼佳隆驚異的看著身后。島津義鴻是干什么吃的,十艘船都打不過人家一艘?

    “八嘎!”

    ps:感謝猛虎max,慧慧刪的打賞!感謝所有支持老龍的朋友,你們的支持是老龍寫下去的動力。感謝!感謝!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