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三十章
    發到銀子的家伙喜滋滋的揣著銀子,做著各種各樣的美夢。或者想著回家娶老婆,或者想著買房子置地。

    前半宿光顧著激動了,后半宿一個個睡得像是死狗一樣。

    “嘟……!嘟……!嘟……!”一陣緊似一陣的哨音吹響,連排長們瘋子一樣沖進了寢室。吆喝牲口一樣把士兵們吆喝起來,每人都得帶上武器到操場上集合。

    穿錯衣服的,戴錯帽子的。還有的只穿了一只鞋,另外一只不知道被誰踢到哪個角落里面。最慘的一位,一只鞋都沒找到。光著腳就被攆了出來!

    士兵們的慘狀慘不忍睹,李梟保守估計最少亂了能有十分鐘。隊伍才算是站整齊了,好多士兵身上的衣服都扣錯了扣子。七扭八歪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如果有人突襲,這時候怕已經夠好幾百人上島。正向各個目標突擊!

    李梟記得自己那個時候,連打背包帶穿衣服五分鐘。出去就是一個五公里,誰的背包沒打嚴實,只能抱著被子跑。回去還得被班長罵,然后就是罰站軍姿做俯臥撐。

    眼前這些家伙,足矣把自己的新兵班長氣得抽過去。

    李梟有些后悔,沒早點兒搞這種訓練。看起來自己今后要制定一個嚴格的訓練大綱,把自己后世的那一套都弄出來。

    隨便繞著操場跑了兩圈兒,李梟就讓他們回去睡覺了。

    “折騰什么勁兒啊!”李虎嘟嘟囔囔的回了寢室,脫下鞋子衣服往床上一倒。迷迷糊糊眼睛剛合上!“嘟……!嘟……!嘟……!”那該死的哨音又響了起來!

    “我艸!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一晚上折騰了三次,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人人都是無精打采的。

    李梟不說話,他這一桌人也不說話。吃完了飯,三個人又聚集到李梟的書房。

    “今天晚上就抓鬮,過兩天第一批回家的就要上船了。到底怎么整?”

    “讓走的話,咱們人手不足,不讓走,失了信用。這過幾天就過年了,人心早就飛了。兩頭為難啊!”

    “哎……!最關鍵的是咱不知道韃子哪一天進攻,三十沒月亮初一初二也黑咕隆咚的。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咱們總不能天天晚上瞪著眼睛,整夜整夜的守著吧。那白天怎么辦,沒幾天人就垮了。”

    李梟的眼睛一亮,伸手阻止了正在訴苦的兩個家伙。出了門就去找漁老,這東西還得老家伙幫忙才行。

    彈簧,釘子,火石,來不及弄雷汞酸這東西。只能做最原始的撞擊式引信,只要給個外力一壓。彈簧就會催動擊針,引燃硝化棉在狹小空間內劇烈爆炸,把無數的鐵釘和小鋼球射出去。

    整個一下午,都是李梟在說漁老在做。

    “您看就是這樣,現在只要踩在這東西上面。彈簧就會催動擊針火石,打出火花來。原理和燧發槍很像,這東西會整個炸起來。!”在漁老的幫助下,一顆最為原始的木頭地雷就造成了。

    “這個小機關倒是精巧,也就是說這東西埋進地里面。只要有人踩上去就會爆炸?”漁老捧著木頭模型,仔仔細細的端詳。對這種奇思妙想著實佩服!

    “對!咱們現在最愁的就是預警,這東西就是最好的預警系統。每天傍晚的時候,咱們就把這東西埋在海邊。只要有人登島,這東西就會爆炸。不但會炸死炸傷偷襲者,而且還能給他們提供預警。”

    “嗯!這東西倒是不錯!”漁老也很欣賞李梟的創意。

    “在這里加一道鋼絲,就可以起到保險的作用。只要插進去,這東西就不會爆炸。只要拔出來,就是待激發的狀態。”

    “嗯!這樣就更安全了。”漁老頻頻點頭。

    “可以用鑄鐵作為殼體,當然是越薄越好。”漁老給李梟補充建議。

    “好,就這樣。讓大鐵錘趕快弄,弄的越多越好。其他東西的生產可以延后一些!”

    “你這玩意兒改進一下,可以用在炮彈上。投石機投出去的炮彈,今后就不用先點著再發射了。”漁老的思維是發散型的,很快就想到這種觸發式引信可以用在炮彈上。

    “這玩意您研究吧,我還得去跟敖爺和滿爺商量點事情。這好幾天了,怎么都沒看到稻富佑直那老家伙。干嘛呢?”李梟忙活了一個下午,這才想起好像很久沒見到稻富佑直了。

    “老家伙正在研究一個東西,聽說能研究出連發的火槍。前兩天我去看了,賊不靠譜。”漁老認定稻富佑直在異想天開。

    “啥?連發的!”李梟立刻就被驚著了,如果稻富佑直鼓搗出加特林來,李梟不介意打個神龕把他供起來。

    “扯蛋的事情,弄了好多次都沒成功。那老家伙都魔怔了。!你不是要商量事兒么?快走吧!”漁老催促李梟趕緊走,他在這里自己就沒辦法集中精神。

    “鼓搗出來一個東西,只要傍晚的時候埋在海邊,就可以起到預警的作用。”

    “埋在海邊?”

    “如果有人踩上面會炸,如果裝藥二十斤的話。方圓五丈之內的人,斷然難逃。”

    “真的?”

    “當然真了!我下午和漁老鼓搗一下午,漁老明天做出樣品再試一下就可以投產。到時候只要聽到哪里發生爆炸,就能知道哪里有人擅自闖島。”

    “我擦!還有這樣的東西,如果在山頭上布置投石機。只要哪地方爆炸就拿炮彈往那地方砸,僥幸活著的雜碎就用槍打。絕對不會有人可以登島成功!”

    “那還放人回家探親么?”滿桂的手下也要回家接家屬來島上,他對這件事情也很關心。

    “放!但是人數要縮減,最多放兩成的人回家。他們不是在監視咱們么?就弄得大搖大擺的,讓他們知道咱們放人回家過年。這樣他們就會放心大膽的來進攻!

    我才進攻很可能會提前,如果二十八九來進攻。咱們還有時間過個好年!敖爺,你讓人把投石機也搬船上。三千料以上大船兩架,一千料的船一架。多配手榴彈,這次老子讓他們有來無回。”

    李梟知道,這一次必需打疼努爾哈赤。不然,他還會惦記著讓人進攻皮島。

    皮島距離大陸太近了,努爾哈赤的爪子還能夠得著。搬家是不可能的,看起來還是得發展自己的實力。早點兒打到陸地上才行!

    “嗯!放一部分人回去,把韃子勾搭來。再來一個卷包會!這主意不錯,韃子如果吃了虧,今后就再不敢輕易招惹咱們。要是天天這么守著,就算是拖也得把咱們拖死。畢竟人家人多啊!”

    敖滄海無奈的嘆了口氣,實力這東西是做不得虛假。總共就一千多能打仗的兵,想干翻滿洲八旗,他連想都不敢想。

    “招人就得要錢,別看咱們想方設法的弄了一些錢。可終究還是小打小鬧,這一次過年發賞錢,就發了一萬多兩銀子。島上人吃馬嚼的,都是開銷。”

    “不怕!過年讓艾虎生帶著最新鼓搗出來的玻璃去山東。老子就不信,換不來錢。”三扁四不圓的玻璃杯還坑了人家二百兩銀子,李梟就不信。經過了一年刻苦攻關,那些經過提純之后,晶瑩剔透的玻璃杯會賣不過當初那個。

    就算是玻璃器皿的工藝不行,玻璃板的工藝還是可以的。難道說山東的大族們會不喜歡陽光明媚的玻璃窗?

    “過年的時候,那些軍卒帶銀子回去。必然會讓更多的人想著到咱們這里來當兵,過完年再召一次兵。火槍隊要擴充到兩千人才行!”

    危險的刺激,讓李梟決定提前大規模招兵。按照皮島現在的實力,一次性召兩千名士兵有些冒險。不過既然被發現了,說不定什么時候韃子就會進攻自己。其他的先放一放,保命還是最重要的事情。

    “兩千人?你能有那么多槍?”

    “從韃子那里訛過來的槍管正在挑好的改裝,昨天和漁老商量過。最多到今年六月份,他保證能弄出來兩千支最新式的火槍。”

    “那就沒問題了,現在咱們這幾百人挑好的去當班長,排長,還有連長。明年冬天,這兩千人不能打仗你砍了我老敖的腦袋去。”

    “留意一些能用的人,班排連上邊,還有營,團!我是這么打算的,每個火槍班八個人,三個班為一個排,三個排為一個連,三個連為一個營,三個營為一個團。

    今后使用了新式火槍之后,射程和準頭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咱們再也不用站成一排排放槍,是時候研究一些新式戰術。

    敖爺你這兩天組織一下各級軍官熟悉一下新式火槍,讓他們有什么想法都提出來。過幾天我要當面詢問!”

    在現有的人里面提拔基層軍官,也是李梟早就考慮過的事情。今后隊伍將會越來越大,敖滄海一個人可管不過來。必須提拔一些有想法,有戰場思維的人充實到軍官隊伍里面。

    “虎子要下去當班長,你怎么說?”眼看要散會,敖滄海忽然說道。

    “小小年紀,當個毛線的班長。既然愛當兵,就讓他去當普通的士卒。老敖,你給我看好了。一點兒特殊待遇也不能有,就按普通的士兵要求。不能因為他是我的弟弟,就對他格外的照顧。”

    “成!這小子還真是個當兵的材料,韃子打平壤的時候也不害怕。一人把著一支新式火槍,硬是放翻了三四個韃子兵。”

    “雛鷹不摔打,翅膀永遠也硬不起來。”

    “梟哥兒!我的馬隊怎么辦?”看到敖滄海擴軍,滿桂也躍躍欲試起來。

    “過了年讓你手下兄弟都回家,長興島那島子很大。能帶多少人回來,就帶多少人回來。你在那里選五百人出來,組個騎兵隊。

    滿爺,你知道這戰馬的開銷不小。咱們島上這實力,現在最多也只能養這么多。訓練就在長興島來搞,一來是守衛長興島。二來呢咱們島子太小,騎兵也跑不開。

    過了年再去山東召一批瓦匠,在長興島上給你們蓋房子。我說話算數,第一年的糧食我李梟包了。怎樣?”

    都是跟著自己從遼陽沖出來的老兄弟,李梟絕對不會厚此薄彼。不過養五百騎兵,也的確是李梟現在能力的極限。

    戰馬可都是要喂馬料的,在山東一些窮的地方。人有時候都吃不上豆餅!再加上李梟答應供給一年的口糧,李梟感覺自己的錢袋子會很快被掏空。

    期待艾虎生能夠把玻璃賣出一個好價錢來,今后要養活幾千人,沒錢可是不成的。

    是不是先把銀行辦起來,也有些活錢可以周轉一下?

    李梟有些后悔,上輩子出了校門就進軍營。對金融業的知識,簡直就是一知半解。早知道要穿越,先到銀行工作兩年多好。工作清閑工資高,沒事兒還有MM泡。

    “成!我的兄弟們過年就先不回家,反正蒙古人也不過春節。這一次就跟韃子他娘的干了!”自從有了火槍之后,滿桂總覺得騎兵的作用已經很小。李梟能給五百員額,絕對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

    養騎兵要花錢這他哪里不明白,別的不說。五百人至少有五百匹戰馬吧,光是買這五百匹戰馬就是一筆龐大的開銷。更不用說,還得有替換的戰馬。平日里養人養馬的錢,滿桂反正算不出來有多少錢。

    他只知道很多,非常多。

    “滿爺這兩天去幫漁老的忙,埋地雷的活兒就交給你們了。記住了,傍晚埋下去。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起出來,不然傷了咱們自己人可就不好了。”

    “知道,沒問題。每天早上,我親自帶著人去。”

    島子雖然不大,但滿桂手下的騎兵還是比人跑的快。埋地雷這活兒,他們最合適。

    “沒別的事情,就去辦吧。”

    “走了!”敖滄海和滿桂抓起帽子,往腦袋上一扣就要出門。

    就在這時候,門“砰”的一下被撞開。漁老風風火火的闖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拉著李梟就往外走。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