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七十六章
    “赫哲死了?金子呢?”聽到岳托的話,代善一下子從炕上坐了起來。

    “明軍襲擊了金州,攻克了金州城寨。赫哲戰死,金子……!金子被搶走了!”岳托支支吾吾的回稟。

    “明軍?哪他媽的來的明軍,滿遼東明軍都被攆的兔子一樣亂竄。到咱們爺們兒這,居然讓人家打到鼻子底下。還搶走了金子!臉呢?你阿瑪的臉現在扔在地上讓人踩到腳底下了!”代善指著岳托的鼻子,恨不得扇這個兒子一耳光。

    “阿瑪!實在是來的突然,這些明軍乘船到了金州。下了船直接發動進攻,聽逃回來的人說。這些明軍的火器異常犀利,赫哲和漢軍旗的額真都戰死了。我去戰場看過,雖然首級都被割了去。但戰場的確慘烈,我在赫哲身上,找到了不下二十處傷,都是這東西造成的。”岳托雙手奉上一枚三角釘,放到了代善面前的炕桌上。

    “這玩意……!”代善扒拉一下,發現不管怎么滾動。這有四個尖兒的小東西,都有一面尖刺朝上。

    “鐵蒺藜!”作為四大貝勒之一,代善還算是見多識廣。鐵蒺藜這東西他見過,明軍有時候會使用。不過這東西比鐵蒺藜精巧一點罷了!赫哲是手下最得力的牛錄之一,怎么也不會就被這鐵蒺藜打敗吧!以前又不是沒遇到過!

    “阿瑪,我找到赫哲尸體的時候。這些鐵蒺藜都掛在他的身上,嵌的很深有些地方都露出了骨頭。還有,好多騎兵身上都有火槍傷的痕跡。

    逃回來的人說,明軍扔出一種會炸的東西。赫哲沖鋒的時候,被那東西一炸就傷亡過半。阿瑪!這事情是不是要報告給大汗知道,萬一明軍有了新東西,咱們可就……!”

    “還不嫌丟人啊!人家都是攆著明軍打,一口口都吃成豬了。你阿瑪可好,被人崩掉了一顆門牙。”代善沒好氣的說了一句,揮揮手示意兒子出去。

    “著人稟報給大汗知道吧,他奶奶的。派人出去好好問問,到底哪來的這么一股明軍。”

    “知道了!阿瑪!”

    “哪來的這么一伙明軍呢?”代善扒拉著桌子上的三角釘,喃喃自語道。

    正在代善一籌莫展的時候,李梟卻乘著船向山東去了。這一次攻打金州,算是全師而退。除了十幾個蠢貨,不小心踩到了三角釘扎了腳之外。最大的困擾其實是來自暈船!

    身在海島上,沒船可是萬萬不行的。可李梟現在缺的就是船,尤其是大型運輸船和戰船。繳獲的那些倭寇的船,實在是拿不出手。船小還不說,居然是平頭的。阻力那么大,嚴重影響航速。要說這小鬼子的腦子是有些缺根弦,一個島國難道就不能好好的造船?

    五爺在山東尋找造船的工匠,可這些工匠不愿意離開家去皮島造船。李梟只能來山東,憑借毛文龍的關系,想在山東找地方造船。錢多花一點兒無所謂,反正老子現在手里光黃金就一千多兩,現在老子是有錢人。

    沈光祚!

    這位就是毛文龍的靠山,現在任職山東布政使。他之所以這樣關照毛文龍,那是因為毛文龍是他外甥。

    親的!

    聽說親外甥派人來了,沈大人還是很給面子,不但親自接見態度還很和藹,頗有些平易近人的味道。當然,李梟奉上的二十兩赤足黃金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你是什么人?任何職啊!”看到敖滄海五爺都老老實實的站在李梟的身后,沈光祚疑惑的詢問這個少年郎。

    “回大人的話,小人一介布衣。不過為毛大人參贊軍機,這一次是奉毛大人之命,前來向布政使大人求援的。”李梟依照讀書人的禮節,長輯到地。讓他趴下給人磕頭,他才不會干那種事情。不過鞠躬還是可以接受的!

    “哦!文龍怎么了?可是韃子發現了他的行蹤,遣人來攻!”沈光祚驚訝的道。

    “那倒是沒有,反而是毛大人在遼東金州大破賊兵。陣斬敵首五百余級,實在是個大大的勝仗。”

    “真的!”沈光祚聽到之后,一下子站起身來。如果是這樣的話,他這個舅舅的臉可就露大了。

    前段時間京師盛傳,遼東巡撫王化貞指揮得當。派兵奇襲鎮江堡的事情,陣斬敵酋佟養真殲滅敵軍千余人。滿朝上下都在說是鎮江堡大捷!

    可沈光祚卻知道,這些都是外甥的功勞。怎奈,王化貞是遼東巡撫官比他的大。而且他是山東的官兒,互相之間又不統屬。沈光祚雖然知道王化貞欺負了外甥,卻也沒有辦法。只能眼看著王化貞冒領功勞,受到朝廷的褒獎。聽說,馬上要被任命為遼東經略。

    又不是什么好地方,遼東經略那個破官兒,現在死亡率百分之百。鬼才愿意跟你爭!

    “毛大人的意思是,這一次的功勞不能再被人占了去。上一次打了那么大的勝仗,不過也就得了一千兩銀子。這……這實在也是有點兒說不過去!”

    “嗯!此言有理!你想如何去做?”沈光祚點頭贊許道。到手的功勞,不能再被人搶了去。

    “小人想請布政使大人,引薦一下水師陳海龍將軍。”

    “陳海龍?見他做什么?”

    “這功勞如果上報,肯定又被遼東那邊劫了去。但如果安在陳將軍頭上,至少還能撈一些散碎銀兩。另外……另外布政使大人多方協調有功,朝廷也會有頒賞。而毛大人,除了要些銀錢之外。就想請布政使大人幫忙,在山東造一些船只。尤其是大的海船,您知道的在島上飄著沒船是不幸的。”

    共贏!這個新鮮的詞匯還沒有出現在大明,現在的官兒還沉浸在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之中。

    李梟的這個主意妙就妙在,可以讓所有人得到想要的。陳海龍可以得到軍功,沈光祚可以得到政績。至于李梟,他可以得到山東的支持。還有夢寐以求的大型海船!

    共贏!這才叫做共贏!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