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遼東之虎 > 《遼東之虎》第七十一章
    李梟無奈的搖了搖頭,厚黑學啊!這里的學問太深了!

    著名的鎮江堡大捷,就被王化貞一千兩銀子給打發了。還他娘的是給毛文龍的,說穿了就是給毛大人點面子,堵毛大人的嘴。

    王化貞萬萬沒有想到,現在皮島上說話算的不是毛文龍這位都司大人。而是李梟這個毛頭小子!

    “對,回到山海關哪里有咱們這樣自在。他娘的,滿桂你回去不回去老子不管。老子肯定不會回去!你好歹還能吃兵糧,老子算個球。”敖滄海拍打著身上的沙子走了進來。

    “奶奶的,平日里喝兵血吃空額就算了。老子這點人頭錢都貪!一千顆人頭,五萬兩銀子啊!他奶奶個熊!”滿桂一巴掌就把松木的桌子拍碎了。

    貍貓一樣的毛大人,“蹭”的一下就竄了出去!他現在每天生活的像是只貓,只要有風吹草動就會受到驚嚇。

    島上的生活,實在太不適合毛大人這位當官兒的。放眼望去,滿島上都是貧民階級。往大了說連個村長都沒有一個!敖滄海這個都頭,還是下了崗的。

    毛文龍的身份,一下子將他和所有人隔開。毛大人這段時間在島上,過的那叫生不如死。島上這是沒有狗,不然狗都不咬他。

    “哈!”李梟忍不住笑出聲來,都司大人混成這德行也夠可以的。

    “滿大哥,今后咱們就在這島上扎根了。你去問問兄弟們,誰愿意上岸的話我李梟給發盤纏。我說……!別板著臉說話,再把人給嚇著。”

    “問個毛!去山海關哪里有這自在,不去!老子哪都不去!老子心眼兒直,上了岸被別人賣了說不定還替人數錢呢。難得碰上個你這樣的,說話辦事不用藏心眼兒。就在這了,哪都不去了!”滿桂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長長的嘆了口氣。

    “好!那咱們兄弟今后就一個鍋里攪馬勺,毛大人別門外站著。里邊來,咱們這里就算是梁山泊,也有您的一把交椅。”李梟笑著對門口的毛文龍招了招手。

    毛文龍背靠著墻挪了進來,對敖滄海和滿桂非常懼怕。事實上他更怕李梟,毛都沒長齊的一個小子。真沒幾個有處置麻鷹的那股狠勁!到現在,一想起那十幾個被活活凍死的人,毛文龍就渾身打哆嗦。

    滿桂和敖滄海看到毛文龍進來,就像是看到一團空氣。

    李梟可知道,毛文龍不能太得罪。這貨在山東有很硬的關系,今后皮島要生活下去。就得靠山東的物資,雖然要用錢來買。可這年月,你舉著錢能買到東西已經不錯了。

    地方的官府對糧食布匹還有棉花這些東西看得很嚴實,只要船是從北邊來的,你什么東西別想買。尤其是棉花,更是官府嚴格控制。上次毛文龍一封信,居然能拉出來三大船,可見這家伙的價值。

    *****************************************************************************

    一晃過去了三個多月,海風越來越暖和。到了五月份的時候,山上的槐樹花開了。漫山遍野噴香噴香的,吸一口氣能直鉆進肺子里。那種感覺好極了!

    “向左轉!齊步走!”敖滄海喊著口令,手下的那些軍卒們整齊的轉過身體,步伐整齊的向前走。

    經過三個月的訓練,這些農民兄弟們終于可以分得清楚方向,并且步伐整齊的進行隊列動作。在火槍還處于原始階段,隊列其實非常重要。因為需要靠密集射擊,來彌補射擊精度不高的問題。

    隊列前邊一百多米的地方,擺放著一百多個稻草扎成的人形靶。

    “第一排!放!”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過后,第一排的士兵們手中的火繩槍響成一片。一百多米外的靶子上,立刻稻草紛飛。好幾個靶子都被彈丸擊穿,彈丸打在巖石上激起無數碎屑。

    射擊是以排位單位,一個連有三個排。每個排有三個班,士兵們站成三排。也就是說,每一次每個連隊會有二十四名士兵射擊。

    當第一排士兵射擊之后,就會快速的后撤。然后第二排士兵進行射擊,然后第二排士兵后撤。第三排士兵進行射擊,這時候第一排士兵已經裝填完畢。只要敵方的人沒有沖到眼前,士兵們就可以這樣無限循環下去。

    當然,李梟也不認為他們可以避免白刃戰。不過現在稻富佑直的火繩槍還不能裝備刺刀,士兵們需要配備專門的腰刀進行防衛。

    敖滄海設計的腰刀非常類似戚家軍的鴛鴦刀,兩側開有血槽。前端的地方略微寬一些,后面慢慢收窄。這樣的設計,可以保證在對方身體留下的傷口非常深。

    火槍隊是李梟的重點,同時劉老六的船隊發展也很順利。重要的就是,船隊訓練幾乎沒有損耗。在海上兜幾圈兒,就能在短期內訓練一批勉強會開船的水手出來。

    李梟不打算進行遠洋作業,他的船沿著海岸能跑一跑就成了。這些船吃水并不深,不用太過擔心水下的暗礁。

    稻富佑直很專注的教授趙鐵柱他們打造火槍,就是這火槍技術實在不敢恭維。槍管的制造技術,造成了效率低得令人發指。一個月之內,居然才生產了十根槍管。當然,這也是稻富佑直對品質充滿了苛刻要求有關系。

    不得不說,老鬼子對槍械的執著已經到了偏執的程度。只要加工過程當中有一點兒不合格,立刻就要返工甚至是報廢。

    對這一點,李梟還是比較滿意的。畢竟,武器的好壞關系到士兵的戰場上的發揮。而槍管的好壞,直接關系到槍械的射擊精度,這一點可馬虎不得。

    不過,李梟讓他們專心打制槍管。其實心里面打的是另外一個主意,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說出來。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