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蒼穹之上 > 《蒼穹之上》第一一零二章 瘋妃(四)
    虞千鶴沒有乘勝追擊,因為宋征適時地放出了自己的氣息,虞千鶴深深看了宋征方向一眼,收槍后退,落回了本陣大營。

    很快人偶也回來了,他朝宋征一攤手,掌心中是一塊寒冰。宋征頗為意外,眼神從那一跨寒冰上掃過,清晰的感覺到一種來自神明的力量。

    “她給你的?”宋征問道。

    人偶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宋征拿過了那塊寒冰,其中寒冷的力量凝而不發,十分的強大而高明,僅僅能夠讓人感受到手心冰涼。

    而這里面蘊含的冰寒力量,如果真的完全爆發出來,宋征估計可以一瞬間凍結整個星域。

    動用這種力量,來封印著什么?他心中猜測著,擔心這是一個陷阱,所以沒有馬上查看寒冰中的東西。

    這種層次的寒冰之力,便是那個瘋妃,也要拼盡了全力才能施展出來。

    宋征詢問人偶:“正是因為這一塊寒冰,所以你故意被她打敗?”

    人偶感覺很不好,他還不知道這種情緒名叫“羞愧”;他老老實實的搖頭:“不是,我本來就不是她的對手,如果不是為了把這東西交給我,那一槍可能就直接刺穿我的一條手臂了。”

    宋征惱火:“這老女人竟然真的對你動手了!”

    人偶整個人感覺又很好了——他仍舊需要不斷的學習,仍舊不明白這種情緒叫做溫暖。

    宋征想了想,一絲神魂之力輕而易舉的就刺穿了外面的寒冰之力組成的封印,滲透了進去。于是眼前忽然展開了一個可憐人的前半生。

    這一段記憶,和成功主神的卻有些微的差別,成功主神或是有意或是無意的忘記了一些十分關鍵的細節。

    比如虞千鶴的成長過程,她從一個小女孩開始,就是在神廟之中長大,日日夜夜誦經,被教導諸神的偉大和英明。

    這種觀念因而深深扎根在她的心靈深處。

    當她被選為圣女,是教會看中了新近崛起的邢匡義,將她派到了邢匡義身邊。而邢匡義的曾祖,曾經在那個世界顯赫一時,但沒落之后一直到邢匡義,才重新覺醒了曾祖著名的“天命之子”的命格,更是得到了家族墓地中,沉睡了百余年的至高命器“龍象星盤”的認可,一旦動用,就會獲得十龍十象的力量。

    邢匡義需要光復家族,他還有眾多的追隨者……所有的一切背景,在成功主神的眼中,簡化成了三個字:窮小子。

    邢匡義向神殿承諾,如果自己成功,會在新的領地內建造十座大神殿,每年會收養三百命孤兒送入神殿。

    于是圣女虞千鶴成了他的伙伴之一。

    當虞千鶴和邢匡義相愛至死不渝的時候,邢匡義卻忽然在最關鍵的一戰,消滅邢氏的老對頭古江氏的戰斗中,遭遇了神器!

    神器遠比命器強大,而且只有向神明進行最高規格的獻祭,才能夠得到神器。

    虞千鶴愣住了,她一直一位我神是支持邢匡義的。她向我神祈求,卻得到了我神“公正”的回應:古江氏獻祭符合條件,足夠賜下神器。

    如果你想得到同樣的恩賜,也舉行同樣規格的獻祭。

    于是被逼無奈的虞千鶴,為了自己心愛的人,含淚將自己獻祭,邢匡義因此發狂,放棄了一切的事業,苦苦尋找自己的愛人。

    然后主神又一次響應了邢匡義的祈禱,出現了。他仍舊秉承了自己的公平:想要換回虞千鶴,需要付出等價的祭品。

    邢匡義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卻仍舊不夠,他放棄了自己和虞千鶴重逢的希望,將自身獻祭——他以為足夠了,他以為主神諄諄善誘,想要的就是用自己的命去換虞千鶴。

    可是最后的時刻,主神卻告訴他:還是不夠。

    你的命太輕,不是至高祭品,換不回虞千鶴。

    邢匡義大失所望,獻祭失敗,就此死亡。

    這件事情,在三百年后,一名嫉妒虞千鶴的神妃,故意布局,拐彎抹角得讓虞千鶴知道了,于是成功主神的神國之中多了一個瘋妃,她著實鬧騰了成功主神好多年。

    成功主神選擇性忘記的事情,她全都牢記在心。

    這一份仇恨,她在成功主神找上自己的時候,就利用自己這數萬年來在冷宮中手機的全部冰寒之力封鎮,就是宋征手中的冰塊。

    她將之斬斷,否則她根本無法和成功主神“合作”。盡管她知道,這很可能是與虎謀皮,但她是個女人,復活愛人的誘惑她實在無法抵擋,哪怕只有非常渺茫的那一線希望,她也想要去爭取一下。

    她將冰塊攪給人偶,就等于是交給宋征,她知道宋征是成功主神的敵人,而且是可以作為對手的那種敵人,這是她唯一的希望,聯合宋征,一起對抗主神。

    宋征觀看了虞千鶴的前半生,心中深深的同情,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個老流氓!”

    成功主神原本是天庭的戰神,在天庭崩塌之戰中,祂似乎是無意中傷了玉皇,最后又被大勢推動著,參與了謀反,最終一步步成為了神山上三位主神之一。

    祂似乎不堪回首往事,所以成為主神之后,立刻修改了自己的神權,不再適用戰神的名號。

    這些經歷,讓人感覺祂好像不是個那么壞的神明,但是虞千鶴的遭遇,讓他徹底改變了對成功主神的看法。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不過宋征倒是很想見一見這位瘋妃,到底什么樣的絕色佳人,才能夠讓成功主神做出這樣無恥的舉動?

    人偶不知道冰塊中倒地封印著什么,呆呆的站在一邊等著宋征接下來的吩咐。

    宋征看了看他,人偶現在無論如何也不是瘋妃的對手,除非……他還沒有想好要不要那樣做呢,忽然本體有所感應,錯愕不已。

    本體在彩虹星海外隱藏,看到了一團神光,風風火火的闖入了紫云星海。

    是真的“風風火火”,因為那一位身上的力量涌動,環繞著三萬六千種神火、一千零八十種神風!

    祂的氣息宋征也很熟悉,是造神冕下!

    宋征差點破口大罵,果然陰險狡詐,是個卑鄙小人。

    紫云星海的秘密只有兩個存在知曉,他并沒有向造神泄露,那就只有成功主神了。而成功主神并不愿意和神山上諸位分享紫云星海,可是祂又需要另外一股力量來牽制宋征,于是祂找到了造神。

    顯然紫云星海中的那個秘密,對于任何一位神明來說都是不可抗拒的。

    造神立刻趕來,宋征不會天真地認為造神是來幫助自己的,他和造神之間,最多也就是互相利用的關系,巨大的利益面前,造神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出手。

    而解決了宋征之后,成功主神就會出手隕落造神——造神是叛徒,成功主神出手不會有任何顧忌。

    若是告知了神山上的那些神明,祂雖然也會誅殺,總是有些不妥。

    宋征暗自罵了一通,心中更加疑惑:究竟是什么秘密,讓造神明知道這是個陷阱,還要一步踏進來?

    他忍不住想再去顆粒生命的世界看一看,可是他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這種沖動,這極有可能暴露顆粒世界。

    他對身前的人偶一招手:“你……去跟周圣他們好好研究一下,需要什么盡可以去寶藏世界支取。”

    然后,宋征沉吟片刻,聯絡了寇如仇。

    請他幫忙聯絡了塔圖人的十大探古者。

    探古者是塔圖人掌握著最高機密的學者,十大每一位都地位尊崇,便是白云絕想要將他們,也需要再三邀請。但是宋征出面,探古者們欣然而來。

    一般情況下,十大探古者們,大都在外探索各種遺產,不過大戰一起,他們立刻回歸,現在十大探古者都在本星上。

    宋征親自趕回了本星,見到了十位探古者之后,將他們請進了自己的仙家小洞天,專門開辟了一塊地方,準備了一些比肩那些“遺產”的東西給他們研究,卻將他們暫時留在了這里。

    因為宋征接下來要談論的事情,決不能泄露出來,在他和成功主神在紫云星海中決出勝負之前,這些人都不能離開。

    做好了這些準備,他才和十大探古者談論起了顆粒生命。

    他以仙術將顆粒生命的世界展示給所有的探古者,他們看的目瞪口呆,連呼匪夷所思。宋征等他們之間議論結束了,這才問道:“貪圖人技術先進,諸位對于這種顆粒生命,有什么看法嗎?”

    他之前也是靈機一動,都說旁觀者清,但說不定這個星海中的生靈,對那個秘密另有看法,他需要一個參考。

    問題丟出去,十大探古者們沉默了,良久之后,一位探古者緩緩說道:“這種生命,應該是對物質的最基本構成,有了最為透徹的研究。他們仍舊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這讓我十分不解,按說他們應該早已經征服星海了。”

    別的探古者也說道:“的確,徹底了解了物質的本質,也就相當于徹底了解了整個星海,這是一個物質的世界。”蒼穹之上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gilqhr.live.bxquge.Com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