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奶爸的文藝人生 > 《奶爸的文藝人生》第378章 被逼出真功夫(1/4)
    越是認真,楊軼越是心驚。

    縱然楊軼使上了全力,也未能撼動楊崇貴一絲一毫,他一雙布鞋扎馬,似乎老樹盤根,穩若泰山。縱然楊軼不再兒戲,身法如龍戲水,矯若蝴蝶翻飛,老爺子那渾若天成的拳招,也一一接下楊軼所有攻勢。

    而老爺子隨便出一拳,突如其來的進攻,總是那么出其不意,而且打在了楊軼進攻最猛烈的時候,讓他慌忙收招,疲于招架,十分難受!

    幾個回合下來,頭發花白的老爺子依然是氣息悠長,不動如山,有如一代宗師!

    這還是平時土里土氣的老父親嗎?

    之前楊軼還對前身的記憶有點不以為然,覺得不是老爺子太強,而是自己前身太菜,但現在看來,楊崇貴的功夫確實有點深不可測!

    而他在為楊崇貴的功夫感到驚訝的時候,楊慶和楊歡也是被這場切磋驚掉了下巴!

    楊慶完全不知道楊軼這么強,楊歡也一樣,這兩個家伙對武術的癡迷自然是比不上楊軼的,所以即便是楊慶,也跟原來的楊軼有一定的差距,但他知道父親功夫很強。

    只是沒想到,大哥居然能跟老爺子打得難解難分,看起來,這些年的功夫又精進了許多啊!

    楊歡更是被父親的老當益壯給鎮住了,老爹快七十歲了,還這么猛?不科學啊!

    院子里的打斗,動靜不小,廚房里的三人都被吸引了出來,曦曦蹦蹦跳跳地跑在了前面,結果一抬頭,看到爺爺和爸爸糾纏在了一起。

    “呀,粑粑,粑粑和爺爺在打架!”小姑娘有些焦急,她轉身去拉媽媽的手,癟著嘴,難過地說道,“麻麻,粑粑和爺爺打架了,你快讓他們別打架呀!”

    董月娥卻很淡定,她走了上來,一邊拍著手上的面粉,一邊笑瞇瞇地跟曦曦說道:“小楊曦,你別擔心,他們不是在打架,他們是在鬧著玩,練功夫呢!”

    曦曦眨著大眼睛,有些疑惑地問道:“跟粑粑和那幾個大叔叔一樣嗎?粑粑跟沈叔叔也是打架,不過不是打架喔……”

    董月娥不太能理解小家伙說的是什么,她只能笑著點頭。

    這時候,場中的局勢有了變化。

    棋逢對手,楊軼這個武癡也是打上頭了,他一臉興奮,為了能探出父親的真正實力,他決定動用上秘密武器——內功。

    氣沉丹田,數股暖流涌入四肢五骸,楊軼的力氣徒然增大,只是小臂一抖,便將楊崇貴抓來的手給震開,隨即一拳,打了出去。

    楊崇貴招架及時,雙臂擋住了楊軼勢大力沉的這一拳,但他卻被震得后退了兩步!

    “停!”楊崇貴喝了一聲,跳出了圈子,老爺子微微喘氣,但也是瞪起了牛眼,不住地打量著楊軼,眉頭漸漸地皺了起來。

    楊軼收了手,這時候才漸漸地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的他開始冒起冷汗,窘迫得不行:真的是,活了多大的人了?還跟一個快七十歲的老人家較什么勁?非要動上內功,贏下這場切磋才行嗎?

    說出去,還不得被那些兄弟笑死?

    然而,楊崇貴并不是因為自己有些招架不住楊軼的攻勢而瞪眼,他上前一步,不由分說地將楊軼的右手抓起,雙指搭在楊軼的脈搏上。

    楊軼開始還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感覺到一股細微的熱流涌入自己的脈絡,不過,畢竟是外來的,楊軼體內的熱流幾乎是下意識的,立刻動作起來,將異物橫掃,硬生生地趕了出去。

    楊崇貴的手指被震開,但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老爺子瞪起了牛眼,緊緊地盯著楊軼:“你從哪里學的這個?”

    原來,剛才楊軼力氣徒然增大,老爺子就察覺出了問題。

    然而,此刻楊軼也是睜大著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父親、

    怎么可能?

    老爺子怎么可能會內功?

    在他的記憶里,父親就是一個普通的武者,練的是拳腳功夫,而父親教給他們三兄妹的,也只是區區一個洪拳而已。三十多年以來,楊軼壓根就沒有見過楊崇貴使用內功,一次都沒有!甚至提都沒提過!

    不過,這么說,也解開了楊軼的疑惑,他之前還想不通,為啥父親年紀這么大了,力氣還這么大!原來也是有內功增幅的啊!

    當然,楊軼也是知道,就算是前世,會內功的人都是鳳毛麟角——這東西不是說學就能學的,要極高的天賦,而且又要有傳承。一般都不外傳,楊軼也是機緣巧合才得到了一個老者的傳承!

    想必這個世界的高手也不多,而且要么隱于市井,要么高居廟堂當保鏢去了。要不然,楊軼見到的軍中高手就不會只是沈昕雨這個級別的……

    現在老爺子居然給他秀了這么一手,自己身邊的人居然就是大隱隱于市的高手?楊軼都傻了。

    楊崇貴轉頭看了一圈,拉著楊軼到祠堂后面說話。

    院子里,曦曦看得迷迷糊糊的,她忍不住拉了拉奶奶的手,問道:“奶奶,粑粑和爺爺是不是不打架了?”

    “嗯,不知道他們在嘀咕著什么,別理他們。”董月娥笑瞇瞇地說道,“來,奶奶帶你去看喔喔!”

    “好呀!”曦曦頓時來了興致。

    董月娥抓了一把谷子,來到院子里,“啄啄”地叫喚了幾聲,頓時院子里一頓雞飛鴨跳,在四處溜達散步的雞鴨們紛紛地撲扇著翅膀,一扭一扭地跑了過來。

    “哇!奶奶好厲害!”曦曦看得眼睛都圓了。

    這邊,楊崇貴還在逼問著楊軼,他一臉的嚴肅。

    楊軼只好編了一個理由:“是這樣的,我前些年,剛從部隊退役那時候,在一個飯店打工,遇到一個白胡子的老乞丐……”

    這個理由,是前世那些小說里用爛的套路,但多虧了那些套路,楊軼編得很詳細,都把楊崇貴說服了。

    楊崇貴摸了摸胡子,肅然說道:“這么說來,你也是機緣巧合,學了這么一手。”

    楊軼點了點頭,他也忍不住問道:“爸,您怎么也會內功?為什么以前從來沒有看到您用過?而且,為什么你都不教給我們?我可是你的親兒子啊!”

    楊崇貴嘆息一聲,搖了搖頭,說道:“不能教,以前我與教我的師傅有諾,這個功夫要帶到棺材里去,絕不傳人。因為,這是他們家族的不傳之秘。”

    “雖然那些年戰亂,他們家族也杳無音信,估計也是遭難了。但人不能無信,男子漢大丈夫,說到就要做到,這個秘密,我也是藏了幾十年。”楊崇貴嘆息。

    要不然,他剛才怎么會那么嚴肅,他還以為楊軼是跟他偷學的。

    楊軼倒沒有非得要學的意思,他笑了笑,說道:“那沒關系,反正,我也會了一套內功,而且不一定比爸您的差!”

    “哼,你跟你爹比啊?要早幾十年,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按倒!想當年,我……”楊崇貴說的話戛然而止。

    楊軼卻沒有忽視,他微微皺了皺眉頭。忽然覺得自己老爹確實是有點神秘,回想起那些記憶,他過去的經歷似乎從來沒有跟自己還有楊慶、楊歡說過。

    “爸,您當年究竟經歷過什么?”楊軼忍不住問道,“都過去這么多年了,難道還不能說嗎?”

    楊崇貴凝神看了楊軼好一會兒,良久,才慢慢地說道:“你真的想知道?”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