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萬界天尊 > 《萬界天尊》第十三章 楚天的逆襲 1
    好一個李嘯鯪,不愧被稱為乢州軍中第一好漢,在這電光石火的緊要關頭,他粗壯的牛腰硬生生的扭了過去,已經快要刺穿楚天胸膛的鐵戟狠狠一個橫斬,重重的劈在了三根鐵矛上。
  
      ‘當啷’巨響,震得楚天耳膜隱隱生痛。
  
      楚天摟著低沉咆哮的老黃狼腦袋,強行壓著它趴在了地上。
  
      數十塊碎裂的鐵片四濺,擦著楚天和老黃狼的身體‘嗖嗖’落在了地上,打得黃沙四濺,砂石打在楚天臉蛋上好生刺痛。
  
      李嘯鯪手中鐵戟被硬生生打成了四截,可怕的巨力震得他身體離地飛起,越過楚天的頭頂,狼狽不堪的飛出了十幾丈遠,一頭撞在了一株三人合抱粗的黑松樹上,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一聲大響,李嘯鯪撞得大黑松劇烈搖晃,松針、松塔猶如雨點一樣墜落。
  
      他肩膀上兩個虎頭護肩被撞得扁平,他用力的搖晃著撞擊樹干的左肩,肩頭骨骼‘咔咔’一陣脆響,顯然剛剛這一撞很是沉重,撞得他肩胛都脫臼了,硬是被他用軍中戰場上應急的秘法強行將骨頭關節又接了上去。
  
      “怒焰沖!來者何人?可知道,這怒焰沖乃管制軍械,私藏怒焰沖者乃謀逆大罪,當誅殺九族!”李嘯鯪十指微微顫抖,緊握著小半截長戟的鐵桿怒聲呵斥。
  
      李嘯鯪乃乢州山中獵戶出身,自幼在山林中翻山過澗、食用了無數強壯筋骨的草藥,更獵殺了無數的虎豹之類,取其筋骨以家傳方子熬制成膏打磨力氣,小小年紀就生得一副鋼筋鐵骨、雙臂更有數千斤神力。
  
      后來李嘯鯪加入乢州州兵,得上任老都尉賞識,不僅將自家女兒嫁給了他,更將祖傳的軍中功法傾囊相授。李嘯鯪和這一套軍中殺法極為合契,修煉一年,就有尋常人七八年的苦功所得。
  
      隨著他接掌了州兵都尉一職,官職高了,得到的朝廷俸祿也自然水漲船高,逐漸接觸了各種輔助修煉的神奇丹藥。雖然掌握都尉一職不過十五年,李嘯鯪卻實實在在有著五六百年的強橫修為,雙臂神力飆升至數萬斤。
  
      他手中鐵戟,更是軍中大匠用江心寒泉淬煉了數千年的寒鐵鍛造而成,堅韌異常,尋常物件難以摧毀。
  
      以他的修為,他的神力,更有一條堪稱寶物的鐵戟,居然被三支數尺長的鐵矛打得如此狼狽,李嘯鯪不用想,就知道這定然是嚴格管控的軍中大殺器‘怒焰沖’所為!
  
      乢州軍中僅有一百支怒焰沖,全都謹慎收藏在太守府秘庫中,非大戰緊要關頭不可輕易動用。李嘯鯪每日里都要巡檢太守府秘庫,就是要確定這怒焰沖的妥善和安全。
  
      猛不丁在這里挨了怒焰沖猛擊,李嘯鯪是又驚惶、又震怒,一腔子熱血差點沒順著喉管噴出來。
  
      李嘯鯪在這里嘶聲怒罵,官道上那些鐵甲騎兵、鐵甲步卒早已哀嚎聲一片。
  
      密林中手持怒焰沖的壯漢瞄得極準,李嘯鯪麾下戰士布下的陣勢卻又極其嚴密,怒焰沖噴出的鐵矛呼嘯著穿過,有一支怒焰沖從一員騎兵后心穿進,一路穿透了五名騎兵的胸膛,這才帶著大片血水重重落在了地上。
  
      更有一支怒焰沖從步卒密集的隊列中穿過,就見一條血泉拉起來有十幾丈長,一連洞穿了十二名鐵甲步卒的胸膛,帶飛了無數的碎肉和鮮血,重重的扎在了路邊一顆老黑松上。
  
      厚重的鐵甲面對威力強橫,使用了某種超凡脫俗神秘力量的怒焰沖,就好似紙片一樣脆弱,根本無法保護這些精銳州兵的安全。
  
      十七支怒焰沖帶給了州兵隊伍慘重的殺傷,十二名鐵甲騎兵從坐騎上墜落,另有三名騎兵被鐵矛撕斷了胳膊,正抱著傷口嘶聲哀嚎。兩百名鐵甲步卒被擊殺了三十七人,更有八十二人傷勢或重或輕,都暫時失去了戰斗力。
  
      地面上血肉狼藉,剛剛被李嘯鯪統轄的州兵斬殺的乢州城各家的打手護衛躺了滿地都是,現在又有百多個州兵戰士倒在了地上,已經死去的自然是悄無聲息,那些受傷的無不嘶聲哀嚎,慘嗥聲隨著夜風傳出了老遠,引來了一陣陣凄厲的野狼長嘯。
  
      “整軍!備戰!”李嘯鯪一聲大吼,朝著亂成一團的下屬大吼了一聲。
  
      十五名毫發無傷的鐵甲騎兵迅速排成了三排,手持長槊怒視鐵矛射來的方向;八十一名戰力完好的鐵甲步卒更是掏出了背后背著的厚木包鐵的盾牌擋在了面前,同樣列成了整齊的隊伍。
  
      夜風吹過小小的、殘酷無比的戰場,濃濃的血腥味隨風飄出老遠,數十支插在地上的火箭燃燒得越發歡快,油布團放出奪目的光芒,照亮了這一片方圓不過三五十丈的戰場。
  
      楚天摟著老黃狼趴在地上,出城時的滿臉酒氣早就無影無蹤,他饒有興致的看著整軍備戰的州兵隊伍,輕聲的自言自語:“怒焰沖呵,好大的手筆,傷亡如此慘重,司馬太守怕是要心痛許久。這周流云不回來也就罷了,他回來乢州,這是要大干一場的兆頭。”
  
      “啊嚇,如此大手筆的人物,怎就是周檔頭的短命兒子?早知道周檔頭有這般有出息的兒子,當年奪他的魚行檔頭做什么?這乢州城的柴頭、屠頭、力頭、水頭、排頭,對我不都一樣么?”
  
      搖搖頭,楚天很篤定的、帶著一絲惡毒之意湊到老黃狼耳朵邊說道:“這么了不起的兒子,一定不是周檔頭的種。”
  
      老黃狼的兩眼通紅,惡狠狠的盯著大踏步走到麾下士兵陣前的李嘯鯪,從胸膛中不斷發出低沉的咆哮。
  
      李嘯鯪丟下斷折的長戟鐵桿,隨手向軍中戰士一招:“來!”
  
      兩名李嘯鯪的副將在剛剛的突襲中僥幸沒有受傷,他們迅速扛著一桿新的鐵戟送到了李嘯鯪手中,然后一左一右分別緊握長刀站在了李嘯鯪身邊。
  
      “是凌家的人吧?不要躲躲藏藏的。”李嘯鯪冷笑道:“在乢州城,有這個膽子、有這個實力對州兵出手的,也只有你們凌氏了!嘿,剛剛滅了王麒滿門,怎么著,現在連太守的直屬州兵都不放過?”
  
      低沉的腳步聲傳來,大群身披龍鱗甲手持長刀的精銳戰士走出了密林,站在了官道和密林的交界處。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長按三秒復制)你懂我也懂!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