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圣墟 > 《圣墟》第1445章 舉世矚目
    這又是誰?
  
      難道這一天間,老家伙們都要出山了?
  
      聽他的口氣有些大啊,震了大道震時光,真憂傷,吵的他睡不著覺,這是哪位史前老霸主,怎么看都像是究極領域中的頭面人物。
  
      這時,北方一條由通天大道貫穿而來,璀璨于這個時代,鋪天蓋地,武瘋子身形穩如磐石,寂而不動,負手立在上面。
  
      他被一條絢爛的金色大道承載著,極速而至。
  
      此時,所有人都看到了的形體,真身不高,可是透發的氣息讓蒼天發抖,讓大道顫栗,要發生斷道之大事件!
  
      他滿頭發絲漆黑如墨,中年人的面孔如刀削般,給人一種力量感,一雙金色的瞳孔尤為懾人,宛若神皇降世!
  
      這個人雖然不是很高大魁偉,只是普通甚至略矮的身材,但卻太給人壓迫感了,隨著他的到來,天地都在劇烈晃動。
  
      整片陽間,都似乎容不下的他真身!
  
      在他的金色瞳孔開闔時,盡是星空崩開,大星沉墜的畫面,極其的可怕,在他周圍大道漣漪擴散,諸天居然像是要炸開了!
  
      這就是一代無敵生物,被許多人尊為武皇的人。
  
      世間,所有進化者都感覺要窒息,哪怕實力不夠,也恍惚間看到了他,因為武皇依照諸天地間!
  
      天上地下,皆可見他之真身!
  
      當實力到了這種究極層次,誰心中稍有念,都有可能會觸及他,從而映照出武皇的無敵之體。
  
      大道如焰,一條又一條在武瘋子的身外繚繞,光束滔天,又如同可怕的星河在圍繞他旋轉,在沸騰!
  
      這種氣息太恐怖了,強到不可匹敵,很難讓人相信這個世間會有生物能與他爭鋒!
  
      他一路南下,自身真正的雄渾能量不顯,可是光這種氣息就讓天塌了,蒼穹不斷的炸開,隆隆震耳聲響徹陽間。
  
      一路的鳴音,震動了九天十地,實在駭人,武皇無匹的姿態震懾人間!
  
      武瘋子來了!
  
      他真身出山,時隔千古后再一次映照在世間,爭霸路上誰可敵?
  
      此時的他,即便渡過了史前歲月,走過近古,來到當世,也沒有一點的老邁之態,而且比過去更加的年輕,真正的血氣如洪爐。
  
      如海般的血氣從他的天靈蓋中沖霄而起,席卷了蒼茫天宇,足可以焚燒廣袤的星海!
  
      他的氣機牽引著天地,天宇都與他共振,他舉手投足便影響到了天地的穩定。
  
      武瘋子降臨,沒有第一時間對黎出手,而是盯著某一個方位,他在尋找那個口氣極大的老家伙。
  
      轟!
  
      他背負雙手而立,濃密的黑色發絲飄揚間,天地間突然發出爆鳴聲,那是他金色瞳孔在發光所致,擊穿虛空。
  
      不知道多少億里之外,地處邊荒,接壤混沌之地,一片無垠的森林炸開,被金色的眸光擊潰,成片的洪荒大山化作齏粉!
  
      這是武皇究極之威!
  
      相隔也不知道多少個大州,僅是眸光,就能造成這種殺傷力,滅伐一族一教都不成問題。
  
      那片地帶,一個人形生物破衣爛褂,火燒屁股般躍起,速度快到世間極致,跳起來就消失了,沒入不毛的混沌荒蕪地。
  
      “踩狗屎運了,遇上大個的了,那瘋子不是化身,不是靈識顯化,竟真是真出來了?!”
  
      這是他消失前的聲音,罵罵咧咧,逃的比誰都快,脫離陽間的范疇,逃向惡劣而危險的混沌厄土。
  
      陽間各地,許多老怪物一陣出神,不僅心驚于武瘋子的究極威勢,嘆他當真擁有了不敗之姿!
  
      同時,他們也有感于逃走那個人的利索,居然跑的那么快,他到底是誰?
  
      早先,那個人形生物口氣很大,可是,當武皇一出手,他居然毫無形象的跳腳就跑路了,實在讓人無言。
  
      吼!
  
      一聲大吼,響徹蒼穹,許多人看到一只……狗頭,在天上浮現了出來,漆黑而碩大,毛發快掉光了,一口咬向邊荒混沌。
  
      “狗子,你有病啊,我惹你了嗎?!”那個衣衫襤褸、滿面舊土、像是從老坑子里爬出來的人形生物在混沌中吼道。
  
      但是,很快他就又跑路了,那張血盆大口差點咬中他,吞掉了大面積的混沌荒蕪地,他跳腳便無蹤。
  
      “一切終是歸塵歸塵土歸土,紀元浮沉,歲月長河永逝,誰能長久?都要死去,我為諸天撰舊事,記下英靈往來路,挖掘各紀元真相,現在我這失心人……只是路過。”
  
      那個生物跑了,這是他最后的言語。
  
      眾人無言,不咬你咬誰?先說踩了狗屎,又喊狗子,就沖史書中記載的那只黑狗的……狗脾氣來看,咬不死你才怪。
  
      低沉的吼聲,憤怒不甘的長嘯,從那天外傳來,碩大的狗頭消退,也不知道它呆在諸天中哪個空間。
  
      顯然,遠距離投影,強大如它也吃不消,因為它負了重傷,而且太過老邁不堪,如今腰都直不起來了,守著殘鐘,護著腐尸。
  
      它早已老去,血氣都快徹底干枯了,一股不舍的信念在支撐著他,要去尋覓,找一個人,救活它守著的帝尸。
  
      盡管幾乎沒什么希望,心中的希冀太過渺茫,但是這么多年來它不離不棄,護著曾經的主人,始終在奔跑,在求救的路上。
  
      縱然,早已跑不動了,它也沒有停下,艱難的移動著腳步。
  
      陽間很多人不知道它,不了解它,從未聽過它的傳說,可看到它這種威勢,還是心中驚駭不已。
  
      而真正了解的人,也是嘆息,也在震顫,少數人看的明白,這只黑狗動用的血氣太少了,居然還能發揮出這種強大的威勢,它當年會有多厲害?
  
      而那個時代,多么的璀璨?要知道,它跟著的幾人才是搖動了天地根基與諸天穩定的天縱生靈。
  
      “落幕了,那個時代遠去了,都死去了,再也不見那般絢爛。”
  
      陽間,一座巍峨的名山上,有人眺望,在那里搖頭,有著無盡的感慨。
  
      霎時間,一些人動容,認出他的身份,這疑似是一個從上一紀元活下來的始祖級生靈!
  
      連他都這么感嘆,即便不知黑狗身份的人,也都頭皮發麻,意識到它一定擁有天大的背景,涉及到了天帝級進化者,只是歲月逝,沒有生靈可不死,可惜可嘆了。
  
      自始至終,武瘋子都無波無瀾,這才是可怕的,無論誰出世,誰顯露蹤跡,他都是如此的漠然,心中唯我無敵!
  
      這時,他早已到了陰州外,俯視前方的黎。
  
      整片陽間都安靜了,所有人都在等待,若無意外,注定會有一場驚天大戰。
  
      舉世矚目,陽間各地都死寂了,所有進化者都在關注,都在等待!
  
      這時,楚風在哪里?
  
      他早就從容而鎮定的……走了。
  
      當然,這是他自己認為的,如果讓外人描述的話,他是在第一時間跑路的,逃遁了,比誰都快。
  
      無他,這片地方要化成滅世戰場,不走等死嗎?
  
      楚風在武瘋子剛復蘇、還沒有到達前,就徹底離開寒州,一路橫渡虛空,遠奔而去。
  
      從來沒有一刻,他的場域技藝是如此的出神入化,在武瘋子真正降臨前,瘋狂橫渡數十上百州,遠離是非地。
  
      現在的老怪物一個又一個都躁動了,這陽間太危險,楚風磨牙,覺得都應該,馴服的馴服,打殘的打殘。
  
      至于白發女大能凌,也在第一時間……狂奔而去,再也沒有了早先的從容與空靈,不再如仙,哪還能凌波慢渡,撒丫子逃亡最要緊。
  
      “你還怎么與我爭?!”
  
      陰州外,武皇臨世,天地顫栗,諸天萬道都在在他的話聲中跟著轟鳴,跟著一起共振,混沌氣擴散,這種景象太可怕了。
  
      他站在璀璨大道上,俯視下方。
  
      陰州大地上那條枯瘦的身影沒有任何言語,挺直了脊背,眼若神燈,右手持大旗,當作長矛使用,猛然刺向天穹!
  
      轟的一聲,萬道如海,澎湃震動,通天的巨大旗桿刺過去后,蒼穹出現一個大窟窿,大道哀鳴,劇烈轟響。
  
      一時間,世間所有生靈都覺得大禍臨頭,自己的進化之路仿佛要斷開了,險些被這一矛刺斷!
  
      規則磨滅,秩序崩斷,天塌地陷。
  
      天空中,武瘋子依舊背負雙手,如若來自虛無,他不見了身影。
  
      他避開了大旗,在另一個方位出現,連他腳下寬闊的絢爛道路也隨之而動,依舊承載著他,橫貫天地中,整個人像是從來都沒有動過,始終靜立長空下。
  
      武瘋子黑色長發飛舞,金色的瞳孔很可怕,大道漣漪陣陣,秩序化出成千上萬道仙劍,向前劈去!
  
      十萬天劍斬世間!
  
      轟隆!
  
      黎一拳轟向天空,拳印破天,宛若在開天辟地,壓蓋的世間萬族都于此際低頭,所有強者都窒息了。
  
      所有劍光破滅!
  
      一道刺目的拳光,宛若永恒,貫穿萬條大道,世間寂靜!
  
      黎的身體在炫目的光芒中顯得如此的迫人,他雖然很枯瘦,很老邁,可是他現在氣吞天地,宛若天帝下凡,勇不可擋!
  
      整片天地都映照出他的身影,昂首而立,揮拳向天。
  
      轟隆!
  
      武皇很直接,就是要與黎較勁,同樣是一拳砸落下來。
  
      天地暴動,九天十地都像是被他擊穿,塌陷了,太過恐怖,上搖星河,下懾九幽,舉世皆在顫。
  
      兩人的拳頭轟落在一起后,鏗鏘作響,火星四濺,其實那是秩序的火花,道則的體現。
  
      不止一次撞擊,兩個拳頭色澤如金石,很快又若美玉,對轟在一起時,流光飛舞,時光迸濺,混沌沸騰,真的像是在開天辟地般。
  
      剎那,兩人收手,天地瞬息寂靜,萬道都像是熄滅了。
  
      “你還活著?”武瘋子終于開口,這是他的第一句話,站在璀璨的能量大道上,俯視下方。
  
      兩人的對比很明顯,武皇中年姿態,黑色長發濃密,血氣如海般席卷了天上地下,遮天蔽日,太恐怖了。
  
      黎,身體干枯,若非昂首,腰身會佝僂,他滿頭灰白發絲,很蒼老,自身血氣枯敗,分明是暮年景象。
  
      這讓人感嘆,一代霸主,昔年力壓世間,可現在卻這么蒼老。
  
      而武瘋子卻如日中天,被尊為武皇,現在正是鼎盛之年。
  
      “世上誰人能不死?可是,舉世都可呼喚黎再回來!”枯瘦的身影很平靜,開口回應。
  
      人們心中劇震不已。
  
      早先他說過輕松的話語,現在看來不過是自嘲啊,他絕對經歷了生死間的大悲,有過外人不能想象的血淚磨難。
  
      涉及到了紅顏知己死去,還有曾經追隨他的部眾都早已化作一黃土,自身亦衰敗,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血氣不固,不可改變的走向枯竭。
  
      同時,人們也想到了那只黑狗不久前的話語,并不沉重,但絕非不在意,依照它的性子,被人剝皮絕對是深仇大恨,血跡斑斑的歲月難掩當年的可怖處境,它那種語氣只是讓自己記著,不要忘記,路艱也要爭活。
  
      它要帶著帝尸走下去,哪怕隨時會倒下。
  
      武皇淡漠,背負雙手,道:“誰與我一戰?黎,你真回來了嗎,別人鬼不人不鬼吧,天上地下,可來一對手?!”
  
      “當年,真是好大一盤棋,什么牛鬼蛇神,什么天縱英杰,都轟過來了,可我黎還是回來了,要掀翻一切!”黎大喝道。
  
      他滿頭灰白發絲凌亂揚起,手中大旗獵獵,單臂擎起,一擊蒼穹破,轟震三十三重天!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