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庶子風流》第一千一百五十章:臣服
    葉春秋說話的時候,很是淡定從容,可他的話卻是讓朱厚照不淡定了!

    朱厚照不相信葉春秋說出這話,只是信口開河的,那么這件事就應該是真的了!

    只是……五百萬啊!

    朱厚照此時恨不得立即尋個算盤來,好好尋思一下。

    宮中在鎮國府里占有兩成股,這五百萬能分得多少?可是細細心算出來,卻差點沒被嚇死,一百萬,竟是足足一百萬兩!

    一百萬要存多久,朱厚照沒有多少概念,他只知道他很窮,尤其是沒有鎮國府的時候,就為了區區二三十萬的內帑,還得要那些該死的宦官們,在各地鎮守,想方設法的為宮中摟銀子才成。

    結果葉春秋卻是大手筆的,直接從倭國拉了五百萬兩來。

    在這殿中,其實被震撼到的,何止是朱厚照呢?

    這百官之中,在鎮國府占有股份的人,可不在少數,有的是明面上占股的,有的卻是背地里占得股,細細一算,無論是誰,都算是一筆大橫財,譬如張家兄弟,百分之三的股份,那就是十五萬兩紋銀,絕對不是小數目了。

    何況這銀子,還只是撿來的。

    張鶴齡和張延齡對視了一眼,這一對兄弟,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出了喜色。

    如果非得要找個詞來形容一下,這絕對是打劫,好無恥,好liu氓,不過卻是一下子給不少股東打開了一個新的思路,他們一直的概念就是,大明富有四海,而那些蠻夷呢,絕大多數卻是窮逼,說實在話,去搶他們,勞民傷財之余,多半也摳不出多少油水來的,可是現在,葉春秋卻給大家指出了一個金光大道。

    難怪這姓葉的,鐵了心的也要締造水師,不少人還為曾建造水師的那筆銀子,心疼不已呢,可是現在……他們終于明白了。

    于是許多人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精神,若說方才,大家還在怪葉春秋這個家伙惹是生非,現在他們大徹大悟起來,這哪里是惹是生非,這是為了大家而富貴險中求啊,原來……締造水師,竟有這樣大的好處。

    那些本想袖手旁觀的人,現在也有一點兒閑不住了,甚至連英國公張懋,突然都有一種捋起袖子要為鎮國公出頭的心思。

    錢,是掙不完的,可是錢卻是好東西,這玩意兒雖然俗了一些,可是上至勛貴,下至走卒,哪一個不愛它不需要它?

    結果,葉春秋一副輕描淡寫之態,直接給大家帶回了一筆橫財,這樣的人,還能受到嚴懲嗎?他若是嚴懲了,往后水師還怎么可能隨意出去友好交流(劫掠勒索)?今日若是讓劉大夏得逞,這就是自斷自己的財路啊。

    不少人雖然假裝平靜,心里卻早已翻起了驚濤駭浪。

    也有不少人錯愕,他們心里更加憤怒了,呀,原來你姓葉的不但襲擊了倭人,竟還去打劫了,恥辱啊,恥辱……

    可是這些人又細細地想,這葉春秋在倭國,肯定是犯下了不少的滔天大罪,否則……倭國怎么會費盡全力,也要乖乖地籌措這么一大筆銀子呢?

    他們可不相信倭國是心甘情愿送錢給葉春秋的。

    事情總有兩面性,葉春秋怕是把倭人欺負得狠了,呵……這倭國國主即將到來,到時候,少不得要對葉春秋秋后算賬,葉春秋……這完全是找死。

    隱隱之間,朝中竟開始曲徑分明起來,有人打定了主意,要堅定地站在葉春秋的立場,他們必須得為這一次的襲擊開脫,都是為了銀子啊,若是水師只因為這個,而使葉春秋受到了嚴懲,往后,還哪里來的橫財?

    可另一方,卻是不少怒火中燒的大臣,畢竟無論是五百萬還是五千萬,銀子是不會落入他們的口袋的,而葉春秋跑去襲了倭國,結果卻是對倭人敲骨剝皮,這就令人更覺得義憤了。

    還未等大家消化這個消息,卻有宦官匆匆進來,拜倒在地道:“稟陛下,倭國國王足利義材,率其使臣若干,特來見駕。”

    還真是來了!

    既然正主兒來了,這勢同水火的雙方,此刻都打起了精神,不約而同地朝著那大殿的門外看去。

    緊接著,一身蟒服的足利義材帶著數十個倭國使臣緩緩地走了進來。

    這一身蟒服,乃是文皇帝欽賜給倭國國王的,平時倭人才懶得穿,而實際上,真正御賜的蟒服早就朽壞了,這一身不過是量身定制的罷了。

    只看足利義材這一身行頭,卻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雖然大明冊封了諸國之后,都會賜穿蟒服,可是實際上呢,卻沒有人將這個當一回事,各國國王即便到京,那也是穿著本國的禮服,可是足利義材,卻是心甘情愿地穿著這個堂而皇之地入殿。

    這又不禁讓許多人想到,定是葉春秋脅迫的,否則,以倭人最是桀驁不馴的性子,又怎么可能穿著這一身行頭來?

    先是襲了人家,之后還得了五百萬紋銀,再加上脅迫倭國國主到了京師,穿著卻是蟒服,這葉春秋對倭人也真夠狠的,看來今日,這倭國國王少不得要來叫屈。

    卻見那足利義材慢慢地到了殿中,而更不可思議的卻是,足利義材在殿中竟然拜倒在地,顯得極為的恭謹:“下國國主足利義材,見過大明皇帝陛下,吾皇萬歲。”

    這里的人都知道,有明以來,還真沒有倭國的國王親自跑來大明,并且跪在朱厚照的腳下的。

    倭人歷來桀驁不馴,這幾乎是所有人共識。

    見這足利義材恭恭敬敬的樣子,朱厚照居然有一種很爽的感覺。

    他一直將南倭北虜當做自己的目標,而現在,看到倭國國主這屈膝恭謹的樣子,心里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朱厚照心里高興極了,卻是極力露出一副肅然之色,正色道:“嗯?你便是足利義材,朕倒是對你也有所耳聞,只不過,卻是不知卿家入朝,所為何事?”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大家都在等,等足利義材的答案。(未完待續。)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