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庶子風流 > 《庶子風流》第三百六十四章:群情激憤(第一更)
    葉春秋當然是明白錢謙的深意的,當然……也不排除錢謙是被人坑得慘了,這才有所明悟。

    陳昌尷尬道:“自然,錢大人并非是說春秋,春秋雖然是讀書人,卻是讀書人中的極品。”

    他不太會說話,顯得手足無措,反倒葉春秋笑了笑,很不在意地道:“多謝提醒。”

    將陳昌送走,葉春秋看到老爹在外探頭探腦,本想叫住他,卻見老爹又躲回了自己的房里。

    葉春秋心里唏噓,老爹最近都是沉默無語,卻不知是嚇住了,還是害怕給自己壓力。

    葉春秋端坐在書案之后,心里又想,眼下這個局面,自己該怎么辦才好呢,再不自救,可能就遲了,這一次顯然操縱此事的人是有的放矢,抓住時機,妄圖一刀致命,絕不可小看啊。

    而自己若是走錯了一步,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就如那唐伯虎一樣,一旦案情有了眉目,接著便是被錦衣衛抓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即便能活下來,只怕也會被削為賤吏,永遠與科舉無緣。

    今日得來的一切,殊為不易,難道就這樣放棄?

    葉春秋握緊了拳頭,咬緊了牙關。

    那就來吧,兩世為人的自己,也絕不是任人可欺,逼到我這一步,說是狗急跳墻也好,說是瘋狂也罷,自己也絕不會束手就擒。

    葉春秋嘴角勾起,這張素來和善的臉上,像是凝了一層冰霜,帶著冷漠。

    他低低念道:“我會讓你們后悔的!”

    他大抵想定了,便起身,攤開紙來,此時的自己,似乎只有一柄狼毫筆可以依賴,于是將狼毫筆蘸了墨,接著在紙上徐徐寫著:“夫圣王御世,自有經國之謨……”

    “春秋,春秋……”

    寫到了一半,外頭傳來熟悉的喊叫。

    葉春秋愕然,這聲音有些耳熟,只是……

    他的房門被很粗暴的推開,卻是兩個熟悉的人影出現,陳蓉和張晉一臉風塵仆仆的樣子,各自背著行囊,一個道:“春秋,我在路上得知了消息,怎么會出這樣的事,真是撞鬼了,好死不死,居然牽連到了春闈的弊案,到底怎么樣了,現在牽連到了你沒有。”

    陳蓉顯得還算淡定,卻也是苦笑:“這樣的事可不是好玩的,春秋……”

    呃……

    他們居然跑回來了。

    葉春秋擱筆,既是無言又是有些感動。

    這時張晉放下了包袱:“回家的路上,我聽到各種傳言,都說春秋這一次也受到了波及,還有幾個混賬家伙,居然也要回南京來,說是要鳴冤,說春闈不公,我和陳賢弟覺得事大,便馬不停蹄的趕來,呀,你沒事就好,一旦落入了廠衛手里,只怕要脫一層皮。”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大抵這時候葉春秋明白了經過,他們擔心自己出事,所以趕回來。

    葉春秋看了案牘上的文章一眼,然后抬眸:“噢,兩位賢兄回來,是來幫忙的嗎?”

    張晉怒氣沖沖的道:“什么話,不回來幫忙,難道是來給你拉后腿的?”

    陳蓉抿抿嘴,一副堅定的樣子。

    葉春秋便莞爾笑了:“既然要幫忙,我還能攔著嗎?來,張舉人,給我磨墨……”

    張晉喜滋滋的卷起袖子:“好勒……”

    一篇文章寫完,葉春秋吹干了墨跡,嘴角依然帶著微笑,他看了看外頭,似乎下起了綿綿的細雨,便將文章收了,尋了油傘,道:“我們去貢院吧。”

    春雨綿綿,晚春時節的雨少了一些纏綿,卻多了一些凌厲,葉春秋撐著油傘,由陳蓉和張晉護著,二人顯得憂心忡忡的樣子,其實這也在所難免,任何人想到有人牽涉進科舉弊案,都不免要發愁。

    天氣雖還有些冷冽,葉春秋心里卻覺得暖洋洋的,他踩著泥濘出了國子學,接著到了不遠處的貢院。

    貢院這里,已是大門緊閉,不過這時候,卻早已有數百個考生齊聚在此,一個個群情激憤的樣子,他們自然希望能夠重考,所以此時格外的‘義憤填膺’,一個個大呼:“請欽差做主,徹查弊案,發還重考。”

    “我等苦讀這么多年,卻是遭遇不公,而今落榜……”

    雖是雨水綿綿,可是聚來的人越來越多,錯過了這一科,就意味著又要等三年,人生有幾個三年,這是極好的機會,他們巴不得查出點什么,好讓朝廷開一個恩科。

    這時,有人眼尖,不禁道:“快看,那是誰?”

    眾人一起看去,卻見葉春秋撐著油傘,腰間挎著握刀,徐徐而來。

    一時之間,人群像是炸開一樣,有人氣沖沖道:“葉春秋,你也敢來,你……無恥之尤,你與何主考串通舞弊,而今東窗事發,你……”

    又有人道:“怎么,害怕了嗎,虧得你從前還是解元,卻做這樣的事。”

    “我若是你,絕不敢戴著綸巾,有辱斯文。”

    葉春秋臉色平靜,一旁的張晉卻是怒了,道:“春秋有沒有舞弊,現在還未定案,你們喊叫什么?”

    其他人頓時大怒,一個個張牙舞爪:“這是明擺著的事,還想妄圖脫罪嗎?揭發之人乃是何主考身邊的幕友,而他與何主考的關系,人盡皆知,誰不曉得何主考曾是他的宗師。”

    “讓一讓,讓一讓。”陳蓉要推開擁堵來的人群,可是人群卻是不散,眾人更加憤怒。

    葉春秋抿抿嘴,卻是將油傘收了,雨絲便澆在他的身上,葉春秋任雨水拍打,莞爾一笑,卻是朝眾人作揖:“諸位年兄,能否讓一讓,年兄們要討個公道,自有欽差做主,何必為難春秋呢?”

    他這一番話還算入情入理,你們找我有什么用,這一切都得欽差來裁判。

    人群松動了一些,還有幾個意圖不軌的人想要靠近,葉春秋瞇著眼,手卻是不禁壓在了自己腰間的刀柄上。

    那些人頓時噤若寒蟬,露出了懼意。

    他們猛然想到,葉春秋這個家伙可是曾經平過倭,還手撕過鬼子的。根據許多版本的故事中說,葉春秋一人殺了倭首,還斬了數百倭寇,于是那些想要放肆的人不得不退開。

    (未完待續。)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