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超級仙學院 > 《超級仙學院》第1997章 火鴉之主
    林蒙嚇了一跳,他竟然都沒有看出來靈祖是如何到來的。
  
      沒有空間波動,沒有能量波動,沒有任何的氣息。
  
      他本來覺得靈祖雖然是當年的十四位神主之一,但未必有多強,可是現在不那么認為了。
  
      “林蒙之主,你真知道當年圍殺星神的人有誰?”靈祖看著林蒙之主,眼神灼灼,身上有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靈祖,你是真身過來的?”林蒙卻是先問出來了一個問題。
  
      “只是一個化身而已。”靈祖淡淡道。
  
      林蒙點了點頭,這才對么,不然這靈祖也強的太可怕了:“我的條件想必你也知道了,只要你們愿意把炎月解救出來,我就告訴你們當年圍殺星神的其中一人是誰。”
  
      “好,我答應你。”
  
      靈祖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就答應了林蒙。
  
      “靈祖,這樣做的話可是會得罪混沌之主。”
  
      “混沌之主?你當我會怕他,除非是獸主親臨,不然這祖獸宮的其他十一位宇宙神,我都不放在眼里。”靈祖笑了起來,身上展現出強大的自信,“當初不過是在后面看家的一條小獸,現在都封號第二獸祖了,還真是有意思的很。”
  
      林蒙怔住,這靈祖竟然如此看不起混沌之主。
  
      說著,靈祖手中出現了一片紫色的葉子,這片葉子緩緩地飛到了靈皇手中:“一會帶著這片樹葉進入炎月的宮殿,可以瞞過那小獸的感知。”
  
      靈皇點了點頭,而林蒙這時候也不敢耽擱,立即就回去安排張舟過來。
  
      “小萌,你現在就去聯系你的師尊,讓她去找混沌之主求情。”
  
      “是,老師。”
  
      張小萌應了一聲,立即就離開了。
  
      “張舟,你跟我來。”
  
      林蒙帶著張舟,身影一閃就來到了靈皇的住處:“靈皇,接下來張舟就交給你了,你帶著他去見炎月,到時候只要炎月同意離開,你就帶著他們直接離開祖獸宮,而我會在獸族聯盟駐地外面,接應你們。”
  
      靈皇點了點頭,看了看張舟:“倒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跟我來吧。”
  
      靈皇手中紫色樹葉忽然亮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小世界把兩人包裹在了其中,而林蒙瞬間就感應不到張舟和靈皇了。
  
      張舟朝著林蒙行了一禮,很是感動。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唉!”林蒙長嘆了一口氣,連他這次都陪著張舟瘋狂了一把。
  
      ……
  
      第九獸祖,火鴉之主。
  
      她本體是星空巨獸神鴉,與仙俠傳說中的金烏頗為相似,而神鴉在宇宙巨獸榜上面排名第十二,僅次于太古真凰。
  
      神鴉和太古真凰兩種星空巨獸,都是掌控的火之法則以及其各種衍生法則,所以擁有太古真凰血脈的生靈也可以拜他為師。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宇宙之中已經沒有太古真凰了,火鴉之主已經是這一脈的唯一老祖。
  
      “師傅,你就救救師姐,師姐太可憐了,她不是貨物,也不是生孩子的機器,怎么能就這樣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師姐這樣不會開心的。師姐母親去世的早,她可是把您當成了親生母親,這時候您不救她,就沒有人能救她了。”張小萌說著,都快哭了起來。
  
      火鴉之主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臉的無奈。
  
      本來的話,她已經都想坐視不管了,可是誰知道張小萌竟然會來懇求自己把炎月解救出來。
  
      “你說的不錯,炎月是個好孩子,而且是我一手帶大的。說實話,我也不想看到她活的不開心。可是混沌之主的命令,除了第一獸祖之外,誰敢違抗。”火鴉之主嘆氣道,她只是第九獸祖,論實力的話是遠不如第二獸祖。
  
      在這祖獸宮之中,獸祖之間也并不是一片和諧,她要是為炎月出頭,必然會得罪第二獸祖,以后對她在祖獸宮的處境也會很不利。
  
      尤其是現在第二獸祖出關,接下來祖獸宮的資源會重新分配,勢必會因此影響到她這一脈。
  
      “可是師傅,您也是獸祖,第二獸祖就算是生氣,也不敢把您怎么樣的。”
  
      “他是不敢把我怎么樣,只是到時候會連累到你們。混沌之主出關之后就接管了祖獸宮,現在已經開始削減其他幾位獸祖一脈的修煉資源了,我要是為炎月出頭,咱們這一脈的修煉資源肯定也會被削減,而且會比其他幾脈削減的更厲害。那時候,我這一脈下面的億萬弟子修煉都會受到影響。而我若是不出手,看在我養育炎月多年的恩情,他也不好削減我們這一脈的修煉資源。”火鴉之主嘆氣道,她豈能沒有苦衷。
  
      “所以為了我們這一脈的修煉資源,您要舍棄師姐?”張小萌愣住,她沒有想到會是因為這個,怪不得以她師傅的暴脾氣竟然隱忍到了現在。
  
      “我也有自己的苦衷。”火鴉之主看著張小萌,她對于張小萌還是十分喜愛的。
  
      “師傅,您這一輩子有沒有為誰拼過命?”張小萌忽然沉聲道。
  
      “我……”
  
      火鴉之主說不出來話了,她這一輩子修煉到宇宙神境界,算是比較順利,要說為誰拼命還真沒有。
  
      她突破于與異族的大戰后期,連經歷的生死危機都排名靠前的幾位獸祖少了太多。
  
      “師傅,我們地球有一個成語叫做問心無愧,講的是人做什么的事情,要對起自己的心,如果違背了自己的心,那就是問心有愧,甚至會道心受損,以后形成心魔。我們學院的老師教導我們最多的就是無論做什么事情,都要問心無愧。現在我想問一下師傅,放任炎月師姐不管,師傅是不是能做到問心無愧?”
  
      張小萌面對火鴉之主這個宇宙神,卻是凌然不懼。
  
      “小萌!”
  
      火鴉之主臉色很難看,大喝起來。
  
      “師傅,你問心有愧。”
  
      張小萌笑了:“如果你現在不去救師姐,放任師姐不管的話,以后你一定會后悔。”
  
      “你這丫頭簡直是瘋了,竟然敢拷問你師傅的本心。”火鴉之主身上燃燒器熊熊的火焰,把虛空都燒出來了一道道的裂縫,而她面前的張小萌卻還在笑著,反而越笑越燦爛,這一刻的張小萌恢復了魔女本色。
  
      她是魔女,豈是乖乖女。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