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唐第一少 > 《大唐第一少》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李承乾的決定
“是關于書生議政的事兒。”李承乾說道:“那件事情結束之后,朕在宮中,閑暇之余,還是會想起來,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想個法子遏制一下為好,當日朕在朝堂上也說了,書院里的學生,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讀書,一直到現在,朕依舊是這個意思,諸位先生以為呢?”
  
  幾位先生面面相覷,不知道李承乾到底想要表達個什么意思。
  
  “臣以為,陛下說的是。”
  
  雖然不知道陛下這是什么意思,但是應和著,總是沒錯的,且聽陛下要說什么吧。
  
  “既然學生應當專心讀書,那就不應該去攙和什么朝堂政事,這些就不是學生該關心的事兒,若是朝中有事兒,學生獻策,經過先生批準之后,由先生獻計朝廷,一步一步,按照規矩來,這也無可厚非,但是若以后學生們對朝堂政事有什么不滿意,便有樣學樣,都像他們一樣,往皇宮門口一聚集,那成何體統?是想要威脅朝廷嗎?”李承乾說道:“所以,朕今日要與諸位先生商議的便是,朝廷要命令下旨,學子不得參議政事,這一條,通過三省朝臣商議之后,會寫進大唐相應的律法之中。”
  
  “這.......”幾位先生相視一眼,紛紛沉吟。
  
  “怎么,有什么問題嗎?”李承乾說道。
  
  “陛下。”一位先生走了出來,拱手說道:“學生們說雖然不該參議政事,但是這也恰巧說明學生們有憂慮國家之心,心中有大唐,才會如此惦記著,如此做的話,是否太過武斷?而且,也不利于陛下廣開言路,誠心納諫啊。”
  
  “但是,學子心思單純,想法簡單,在沒有畢業之前,還是少去想這些復雜的問題吧,想要為國出力,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才是,沒有什么真才實學,倒是喜歡學朝中御史,這可不行。”李承乾說道:“就拿著上次的事情來說,學生們沖動行事,可考慮到了如此行事的后果,可考慮過如此行事對書院造成的影響?書院里的學生,都是些十幾歲的年輕后生,年紀最大的,也不超二十歲,不成熟,想法稚嫩,說句難聽的,有時候,想法一根筋,顯然,根本參悟不透朝堂復雜,朕有如此決斷,也是在保護他們。”
  
  上次的事情,明顯那幫蠢學生是被人利用了,被人推在前頭幫著造勢,結果他們還真傻乎乎的去了。
  
  到最后呢?背后之人一點兒事兒都沒有,倒是他們被罰慘了,還連累了書院的名聲,連累的書院的先生在朝堂上丟人現眼,就算是被朝中的大臣攻訐,也只能是唾面自干。
  
  因為那件事兒,的確是學生們做錯了,作為先生,他們得站出來,替學生承擔,承擔來自朝堂上的惡意,若是讓學生自己去承擔的話,那那些學生的前途,可就盡毀了。
  
  “這.......”
  
  “先生們好好思量一番吧,若是有什么想法的話,可以遞折子到朕這邊來,這件事,朕親會親自處理。”李承乾說道:“最近這段日子,朕都會在莊子上。”
  
  “是。”書院的先生們拱手應聲。
  
  “不過,你們的時間也不多,朕會將這道旨意送回長安城,送到三省的宰相們手里,一旦三省通過,便會昭告天下了。”李承乾說道。
  
  “是,臣等明白了。”
  
  說完這件事之后,李承乾便離開了書院。
  
  之所以要到書院這邊來,李承乾是希望到時候這道旨意昭告天下的時候,文學院能夠做士林只表率。
  
  另外,先給他們提個醒,別等到時候出了事兒,再不知所措。
  
  這道旨意一旦昭告天下,估計找文學院的事兒的人也不會少了去。
  
  因為若不是文學院的學生鬧出這么一出來,朝廷也不會下這樣的旨意,甚至要修到大唐相應的律法當中去。
  
  東山縣文學院學子的一次沖動行事,讓朝廷限制了學子參政,在一些學子嚴重,這算是對他們的壓迫了吧?
  
  李承乾離開了文學院。
  
  只剩下文學院的幾個先生,在書房里唉聲嘆氣。
  
  “這下麻煩了。”為首的先生說道。
  
  “是啊,這旨意一下,咱們文學院的那些學生們,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啊。”另外一位先生說道:“現在老夫后悔了啊,當初應該講那件事情,跟學生們說或清除,這樣的話,也就不會鬧出這檔子事兒了。”
  
  “現在說這些也已經沒有用了,唉~”
  
  現在,書院里的先生的確沒有什么可以對抗李承乾旨意的辦法了。
  
  心中雖然對那些鬧事的學生不滿,但是畢竟都是書院的學生,他們是先生,不管學生做了什么,先生都要包容學生,甚至要為他們善后。
  
  但是善后歸善后,有些事情,學生們也必須要知道,這件事兒,對于這些學生來說,是一個很慘痛的教訓,足以讓他們記一生的教訓。
  
  或許這事兒,對他們的以后有影響,但是從長遠上來看,李承乾的這個決定,對朝堂是有好處的,是對皇帝有好處的,這樣的好處,李承乾不想放棄,所以,這個旨意,他要推行下去,哪怕犧牲一小部分人。
  
  “去找那些學生談談吧,咱們已經阻止部了,至少這事兒,要讓他們有個心里準備。”
  
  “那......崔孝益怎么處置?”另一先生問道。
  
  這件事,學生們是被人拱火,才聚集到長安城之中去的,而這個人,先生們通過朝堂上發生的種種,也隱隱約約的猜測到了,這與世家有關系,而崔孝益,就是世家推出來的那個人,雖說可憐,但是也是罪有應得。
  
  本身就已經被崔知溫打斷了腿帶回家去了,現在還沒有修養好,也不知道以后會如何,那關于崔孝益,書院這邊要如何處置呢?書院處置崔孝益的態度,也決定了不少事情。
  
  若是對崔孝益處置的狠了的話,那這件事到底是怎么樣,是個什么內情,結果出來了,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