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史上最強師兄 > 《史上最強師兄》1371.悟空相托
    無數大能強者皆求超脫,我亦不例外。
  
      昔年為何目的已不重要,但如今我要超脫,不為其他任何緣由,不在超脫本身,就為要再找如來老兒,論個公道!
  
      心懷執念也罷,嗔怒不絕也好。
  
      哪管世人如何說我,這輩子就是要活個痛快!
  
      猴子雙目中的火焰仿佛噴薄而出,形成燎天之勢。
  
      燕趙歌同封云笙看著眼前的齊天大圣,神情都變得肅然。
  
      兵解重修,從頭來過。
  
      說來簡單,可其中艱難,難以言表。
  
      那不僅僅是千年、萬年甚至更長久歲月的苦修,同時也意味著一切都變得不確定。
  
      便是孫悟空乃地元石出身,但誰能保證他一定就可以再成今日大羅之身?
  
      誰又能保證他朝一定有超脫之望?
  
      極端一點的假設,半道夭折隕落,亡于天災或者**,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眼前的猴子,對此卻似乎沒有絲毫猶疑。
  
      對他而言,不論成功,還是失敗,都勝過被鎮壓在這里不得解放!
  
      “不自由,毋寧死,戰天斗地,無所畏懼……”燕趙歌嘆息一聲,看向齊天大圣:“我會嘗試幫大圣你尋找合適的人選。”
  
      齊天大圣同樣注視著他,良久之后方才開口:“你這娃娃,不怕觸怒如來老兒?他雖超脫,可不是沒可能回來的。”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也不是一定會惹怒如來佛祖。”燕趙歌微微一笑:“坦白的說,如果是一定會惹怒如來佛祖,我還真要多想一想。”
  
      “不是因為我怕,而是我并非赤條條一個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他轉頭看了封云笙一眼:“我有家人,有朋友,有同門,需要為他們考慮。”
  
      “如果我也似大圣你一樣獨來獨往,即便是真的可能觸怒如來佛祖,有些事,我也會做。”
  
      燕趙歌平靜說道:“趨利避害人之常情,我也不例外,但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衡量得失才去做的。”
  
      “有些時候,我也很任性的,要的就是個痛快!”
  
      猴子盯著他看,看了許久后,開口問道:“你們兩個娃娃,是怎么找來這里的?”
  
      “其實是受人所托。”燕趙歌目光微凝,如實答道:“托付之人只說這里鎮壓了某位存在,托我來看看究竟是誰,卻不曾想是大圣你。”
  
      猴子追問道:“受何人所托?”
  
      燕趙歌沉吟了一下后,答道:“我道門四御之一,南極長生陛下。”
  
      “南極仙翁那老兒……”齊天大圣微微仰頭,出神的思考了一會兒。
  
      少頃,他一張毛臉上露出笑容:“不管你這娃娃是真情還是假意,你幫了俺這回,俺老孫都要謝謝你。”
  
      “卻不知大圣你要找的人,可有修為境界高低的限制?數量上有沒有要求?”燕趙歌問道。
  
      齊天大圣擺了擺毛爪:“修為境界越高,那數量自然越少,比方說你旁邊這個女娃子,如果有她的境界實力,一人足矣。”
  
      反過來也就是說,修為境界低了,就需要更多人來一起分擔。
  
      “好,我記下了。”燕趙歌頷首。
  
      猴子又問:“方才那女娃講故事,只講到如來老兒超脫,之后發生了些什么事?”
  
      燕趙歌心中微動:“有很多事,一言難盡呢。”
  
      他撿中古紀元后,新紀元大破滅前后重要的事情說了,猴子越聽,眼睛越瞪越大。
  
      “哈哈哈,如來老兒雖然超脫,但他自己的道統也敗了!”齊天大圣哈哈大笑:“彌勒本來只要正常走如來老兒的路便可以,但必然是被人坑了,堵住原先的大道坦途,這才被迫改走其他路,如來老兒的道統,也徹底變了嘴臉!”
  
      “待俺想想,阿彌陀佛祖不大像,壞了彌勒原先道途的最可能是燃燈那老倌兒。”
  
      齊天大圣冷笑著說道:“給那軟骨頭一路趟過去,壞了諸多同道性命,人元石碎片想來也大多落入中央娑婆凈土,如來老兒超脫,多半傳給了彌勒,如今倒成了他彌勒的根基。”
  
      “如今白蓮凈土的愿力佛光匯聚,根源在人元石嗎?”燕趙歌恍然,繼而沉思:“不過,白蓮凈土現在同妖族連成一氣,妖族手上當初可能也還剩了一些人元石碎片……”
  
      聽說無量天尊的存在后,猴子則騷了騷耳后絨毛:“這廝又什么路數?居然得到天元石?不過,就那么幾號人嫌疑最大,跑不出他們幾個其中之一。”
  
      燕趙歌著實感覺此次來五行山,不虛此行。
  
      同眼前的齊天大圣口中,得知不少密辛。
  
      他感覺,阻隔在自己同歷史之間的迷霧,正在漸漸變淡。
  
      當然,孫悟空所言,即便沒有假話,也是限于他自身所知,不一定就是歷史真相。
  
      但對燕趙歌來說,已經非常寶貴。
  
      因為他可以同自身掌握的許多信息來加以對照驗證。
  
      很多曾經散碎,或者看似無用的情報線索,如今開始煥發光芒。
  
      “大圣,我和拙荊,就此告辭,你多保重。”
  
      停留在這五行山下的時間已然不短,就算外面有西方極樂凈土的人牽扯,這也已經遠遠超過一個時辰。
  
      己方二人離開,同樣需要時間,燕趙歌便即告辭。
  
      “這么多年了,難得有你們兩個娃娃進來陪俺聊聊,你們一走,俺又要難過嘍。”猴子抓耳撓腮:“去吧,去吧,快去快回才好。”
  
      燕趙歌拍了拍腦門:“對了,在外面的除了那斗戰勝佛以外,還有平天大圣牛魔王,大圣你可需要我同他聯系,把你的情況告訴他?”
  
      聽聞斗戰勝佛之名,眼前的齊天大圣雙目中又浮現暴戾憤怒的火光。
  
      對他而言,那尊佛陀就仿佛舊日瘡疤,永恒恥辱一般。
  
      不過在聽到平天大圣牛魔王的名號后,他雙目中火光消失,悵然一嘆。
  
      先前聽封云笙講述流傳的眾多西游傳說時,便有簡單提到過牛魔王一家的事情。
  
      “別說,別說!”齊天大圣懊惱的連聲說道:“俺現在可沒臉去見他,給他說了,還當俺老孫編謊話哄他。”
  
      猴子咬牙切齒:“什么時候,俺親手把那個軟骨頭打殺了,俺當面去跟他,去跟以前那些老兄弟們交代。”
  
      “好,我不說便是。”燕趙歌攤了攤手,然后正色說道:“大圣保重,我夫妻二人告辭了。”
  
      齊天大圣跳到了山巖上,手搭涼棚,目送燕趙歌二人遠去。
  
      “俺這雙眼睛,應該沒看錯吧?”他喃喃自語。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復制)!!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