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影視位面走起 > 《影視位面走起》926.第921章 信任?信任!
   沉香是楊戩的外甥,三圣母的兒子,豬八戒的故人、半個徒弟,而且是人神混血,屬于天生的神仙,資質方面看看楊戩就知道會有多強。而小玉只是一直沒有爸媽的小狐貍,三界之中這樣的小妖怪不知凡幾,沒有后臺沒有靠山,二者的價值孰高孰低實在是太清楚不過。

   至于楊戩,不管是天庭第一戰神,還是司法天神,或者是新任的王母手中王牌第一鷹犬,或者是闡教三代弟子之首,不管是王母、玉帝、太白金星、哪吒等等等等。不說周子休的這種行為與直接挑釁天庭無異,完全是當著面大耳瓜子往上糊,還是打完左臉反手把右臉也捎上了,反而美其名曰對稱的那種,就是這些人出于各種考慮和交情都不會允許他出事。

   而相對于楊戩來說,雖然嫦娥比他的資歷更老一些,但是對于天庭來說,在作用和能力方面卻天差地別,就好像是在三國年間,一個是呂布,一個是貂蟬,雖然都是籌碼都是棋子,但是一個是人人都想要百般拉攏的,另一個則只是一件可以隨便送人的禮物。

   雖然這么說好像是對貂蟬對嫦娥的侮辱,但是對于一個朝廷來說,不管是高高在上的天庭,還是山河破碎的漢末。一個絕世無敵的大將軍,一個只能賞心悅目的美人兒,在需要選擇的時候,會選擇什么樣的選擇,其實已經有無數的人做出過選擇了。

   比如西施、昭君、貂蟬、玉環這四大美人,自古以來美女莫過于這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四大美人,但是卻都是經歷過類似的事情,而結果……

   呵呵。

   西施被范蠡獻給吳王為的是以滅吳,換取范蠡的榮華富貴和越國的翻盤逆襲機會。

   王昭君被作為和親的人選遠嫁大漠,哪怕皇帝后悔莫及,也不是因為王昭君的命運,而是因為他沒能在此之前一親芳澤,僅此而已!

   貂蟬更不用說,挑撥呂布和董卓,一女二夫同時許配,在她所謂的義父王司徒的眼里,貂蟬不過就是他偶然培養出來的一個女婢,作用只有一個,就是作為一塊肉骨頭,引得呂布和董卓這兩條惡犬爭食互相撕咬。至于狗咬狗互相咬了一嘴毛,達到了他的目的之后,自然不會去管扔到地上的那塊肉骨頭會有什么下場。

   如果說這三位都是地位低微,還有當事人并不掌權,她們的愛人也只是別人手中的棋子無力反抗所造成的悲劇。那么楊玉環的地位可不低,她得到的寵愛在整個歷史上的妃后之中,都是最隆重最恩寵的那幾個之一,她的男人更是貴為天子一國之君。

   結果呢?

   不還是為了所謂的安撫軍心自縊馬嵬坡?

   所以當周子休說完他的要求,轉身邁步間就離開了凈壇廟附近,直接出現在了華山之上。

   “站住!這里乃是華山禁地!任何人不得進入!”

   周子休運使帝江祖巫的空間神通,跨步之間就已經來到華山,出現在了楊戩關押三圣母所在的禁地之前。

   周子休剛剛現出身形走了沒有幾步,就有兩個山神神將山神跳了出來直接攔住了周子休的去路。

   “二郎神的命令,還是天庭玉帝王母的命令?”

   兩個人一愣,不知道周子休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是問你們授命于誰的命令。如果是受命于楊戩,那么你們就可以離開了。因為楊戩已經被我抓了起來,便是三件兩刃刀如今也已經落入了我的手中,人都已經不在了,你們兩個毛神也就沒有必要在這里看管了。當然,如果你們是受命于玉帝王母的命令的話,那么,就準備好輪回之中走一遭吧!”

   說著話,周子休取出了楊戩的三尖兩刃刀,直接將刀刃放到了山神的脖子上。

   這一山神一土地自然是受到的楊戩的命令在此看守,而不是收到的天庭的命令,至于玉帝王母……呵呵,兩個下界的毛神還沒這個資格讓玉帝王母下命令,因此對于楊戩的三尖兩刃刀怎么可能會不認識?

   “上仙!您請!您請!”

   你們上仙的爭斗,別傷及無辜啊!

   你們高高在上的大神,何苦為難我們這些下界區區毛神啊!?

   兩個人如此來明智,讓周子休非常滿意地點點頭:“行了,你們走吧,以后這華山不需要山神土地了。從現在開始,這華山就是我的道場,天庭若問罪你們,盡管讓他來華山找我!”

   兩個毛神聽到周子休如此對天庭毫不在意的蔑視,頓時嚇得渾身直打哆嗦,半句話都不敢多說,轉身就紛紛逃離華山。和華山上下各個山頭各處土地回合,紛紛逃離淮山,前往了他們的頂頭大上司,五岳帝君中的西岳華山金天順圣大帝蔣雄處,告狀訴苦求庇護去了。

   雖然沒有了山神土地,但是卻也不是變成了誰都可以隨意進出的,周子休直接用手指隨意滑動刻畫了出一個又一個召喚魔法陣。矮人、地精、德魯伊、精靈、獸人、巨人各種各樣的種類齊全,八萬類人異界生物布滿華山各處要道,或明或暗看守著華山的方方面面。而從巨龍比蒙這種最頂級的魔獸,到一般用來燉肉吃的一階魔獸更是數量足足二三十萬,將整個華山都已經占據。

   整個華山隨著周子休一步一步向著楊戩管押三圣母所在的地方接近,從上到下開始快速地被周子休用各種異界召喚生物布滿。在最上層關押三圣母的山洞外邊,更是直接被以百萬計的亡靈生物整齊陣列占滿了每一分空間,真是完全真實的達到了人擠人人摞人的程度。

   周子休之所以抓住沉香和楊戩,除了是想威脅別人把小玉和嫦娥送給自己,以后不管怎么樣,先從名義上占據二人之外,更是在挑釁天庭甚至包括佛門。

   為的就是借助這個世界沒有天道沒有圣人,想要借助大體實力上差不多少的天庭和靈山,來試一試異界生物的戰斗力究竟如何!

   畢竟是不同的一席,雖然能量的等級上感覺差不多,但是卻也僅僅只是能量等級的感覺,真正的實力,還是需要打一仗來作為驗證!

   但是在西游的世界,天道和圣人樣樣齊全,周子休只有一戰的機會,根本不可能有讓他進行一場大規模試驗的余地。

   所以,干脆就選擇自己做想的一件事情,直接就做一回徹底的惡棍禽獸,把小玉和嫦娥弄到自己的身邊,然后天庭的人誰愛死誰不死的就不管他任何事情了,正好給他做一個實驗數據的統計。

   到時候不管是天庭勝利還是自己勝利,自己是絕對不會有問題,而跟在自己身邊被保護起來的小玉和嫦娥,也絕對不會因為這場全面性的戰爭而受到損傷。

   當然,周子休之所以把地點選在華山,而不是選在更為適合他還有天然援兵的積累山,就是因為這華山還有一位三圣母,是整個寶蓮燈世界僅有不多的美女之一。除此之外,就只剩下東海四公主和丁香是美女了,但是比起這三位來可是要差上不少,還入不了周子休的眼睛。

   至于積累山的那點妖怪……呵呵,周子休又不是要干掉玉帝自己當天尊,他只是想要知道異界生物和天庭的漫天星宿相比,究竟孰強孰弱,強的強在哪里,弱的弱在哪里。輸了,那就到昆侖山他收取開天神斧的時候,在昆侖山再來一場當背景玩兒,天庭如果不陪著玩兒,那周子休也不介意把戰場放在天庭。

   反正他的這些士兵都是異界召喚生物,隨時召喚隨時就可以出現,哪怕一開始出現的時候實力孱弱,但是卻也可以為周子休做一個練兵選兵的小游戲,活下來的必然是最好最強大的一批。

   如果在華山這里就贏了,那個時候想必佛門必然不會視而不見,到時候有了和天庭以及靈山各一戰的經驗,周子休自然就可以對他的力量有著長足的真實了解。

   雖然之前打算的挺好,讓通天教主領著人幫他對抗整個三界,但是萬一通天教主不敢呢?那特么是通天教主,六大圣人最桀驁不馴我行我素的一個,憑什么聽周子休的吩咐?

   就算是通天教主同意了,截教弟子都被他從封神榜上就出來了,也都用克隆技術或者人造人技術制造了一批身軀,但是真靈剛剛從封神榜脫困可能有個身體就完全融合么?不融合好能發揮出多少實力?

   還有,就算這些都不是問題,對方給周子休這個時間解決,但是,通天教主的誅仙四劍能不能那么順利的搶回來不說,三霄的法寶,十天君的法寶,趙公明的法寶,截教弟子每個人的法寶周子休那里去弄?當年身死道消上了封神榜,你覺得他們的法寶會留給他們么?還有,上了封神榜之后,可是修為再也沒有寸進的機會,當年封神知識的實力都還不錯,但是這么多年過來了,還有多少實力?

   面對人教、闡教和佛門,十有八九還要加上四海、加上妖族、加上幽冥鬼卒、加上血海修羅族,甚至不刨除四象帶著各自已經退隱的種族,比如鳳凰一族、麒麟一族、白虎一族等等也加入進來的可能性。

   這么多的敵人,別說已經被滅過一次的截教,就算是當年完好無損最強盛,號稱是萬仙來朝時候的截教,全身是鐵又能打幾根釘?

   真到了那一步,唯一能幫著自己的,就只剩下了鎮元子和陸壓,可能會成為周子休的依靠,還能讓周子休有所信任。其余的人,周子休雖然也希望他們會站在自己一邊,但是卻不會把希望放在他們的身上。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走,只有靠自己才是真正靠得住的!

   所以周子休明知道異界生物的戰斗力有待商榷,但是卻從來沒有試驗過,因為太上老君還不能讓他信任。

   所以周子休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他還有一只變形金剛大軍,就連本和班納都不清楚,更別說鎮元子和陸壓,也就更別說其他的人了。

   所以周子休在三界之中寧肯暴露賽亞人體質、暴露各種其他體系,但是卻也從來沒有暴露過自己會九轉玄功的事情,他所表露出過一二的,是跟著烏巢禪師在浮屠山的時候學的佛門的八*九元功的本領。

   為的就是永遠給自己留一張最好最有力的底牌!

   其實從一開始,從周子休在一個人的武林世界突然進入,剛想著做了穿越戶能呼風喚雨要什么有什么,結果卻翻垃圾箱要飯乞討被人追著砍開始,周子休就有了嚴重的被害妄想癥!

   所以他從來不把自己置于險地,所以她從來都是盡可能用身外之物用人海戰術取巧制勝,也輕易不會親自出手。

   為的就是因為周子休永遠都在預防著,他所有暴露出來的本領和資本,都被對方知道破解,甚至暴露出來的那些都背叛了自己之后,自己留在手中的底牌也足夠自己反敗為勝,至少也夠自己絕對安全的逃出生天!

   所以,從一開始,周子休唯一信任的人,其實只有一個寶宣。

   因為他和寶宣是一體不分的,不管他想不想,他的任何一點一滴都不可能瞞得過寶宣,他的每一點資本,不管是系統獎勵還是自己學習,其實都是寶宣所賦予的,只不過是過程不同,但是根源和結果都是一樣的。

   所以他從來都只信任一個寶宣!

   其他的人,不管是他在各個世界的至交好友生死兄弟還是如師如父的人,周子休也只是表面上的信任,真正事關生死事關根本的,他從來都沒有交與過別人。

   哪怕是他的女人,哪怕是在仙劍世界他孤注一擲的時候,那也是因為不管出什么問題,寶宣都會為他解決,他相信這一點,相信寶宣會是他最堅固牢靠的后盾和最后的退路,所以才敢和茜茜、和所有的人說明白自身擁有系統的事情。

   而就在之后沒多久,地球,不就是變成周子休說了算的地球了么!

   一個末世的世界,什么政權,什么官員,屁,末世的世界,拳頭大的說了算!

   表面上看還有那么多的聯盟體政權,但是面對周子休和他的寵物們,誰不得恭恭敬敬的低頭稱尊?除了周子休幫助他們,誰能抵抗得住滿地的變異獸喪尸獸?

   特別是當這些變異獸喪尸獸,其實是受到寶宣控制的時候,地球上誰表示周子休說了不算,寶宣不介意把那些長得不怎么可愛的寵物,全都放出去撒撒歡!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