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國色生梟 > 《國色生梟》第一一七章 陸公子的海誓山盟
    家仆跑來說出了事情,琳瑯還以為是羅世良一伙人去而復返,蹙起眉頭,問道:“出了何事?”見到楚歡已經走到自己身邊,心中安定下來。

    那家仆忙道:“有人找上門來,說……!”這家仆向陸世勛了一眼,才道:“說是要尋陸少東家。”

    陸世勛此時正里外不是人,憋了一肚子火,聽到這話,不由皺眉問道:“找我?誰要找我?”隨即道:“你讓他們進來!”

    家仆有些尷尬道:“陸少東家,當真……當真要讓他們進來?”他神色古怪,倒似乎有什么話說不出口。

    陸世勛心里正是有火氣,忍不住罵道:“讓你去就去,哪里有這么多廢話。”

    家仆了琳瑯一樣,琳瑯柳眉依然蹙在一起,她無論是笑是怒,都有一股風韻,微一沉吟,才道:“既然是找陸世兄,你讓他們進來就是。”

    琳瑯今夜在宴會上,幾次對陸世勛的話不滿,而且今夜鬧出這攤子事,也是因為陸世勛張羅的這場酒宴,但是目前雙方畢竟還沒有真正地撕破臉,陸世勛也終究是蘇府的客人,琳瑯倒也不想將兩家關系弄得太僵。

    一眾大商雖然見到羅世良和劉老太爺先后離去,但是喬明堂還沒有走,鄴都不敢先行離開,俱都跟著喬明堂回到大堂,自然也少不得一番阿諛奉承。

    琳瑯也不再理會陸世勛,轉頭向楚歡,銀牙咬著貝齒,臉上有些俏紅,終于輕聲問道:“你……你什么時候進了禁衛軍?”

    楚歡想了想,笑著低聲道:“好像是來到府城第三日!”

    琳瑯輕嘆道:“你怎地也不告訴我?還要委屈你做護院師傅。”

    “我并不覺得委屈。”楚歡小聲道:“大東家每個月發那么多工錢,也不比禁衛軍中的餉銀要少,我還真是樂意做這個護院師傅。”

    琳瑯俏臉又是一紅,道:“你……你盡胡說八道。”幽幽嘆道:“那你是不是馬上就要離開?”

    “離開?”楚歡奇道:“離開哪里?”

    琳瑯見楚歡直直著自己,臉上一陣發燒,撇過頭,一想到那珍珠抹胸,便不敢楚歡,只是道:“你如今是禁衛軍衛將,總不成還要留在蘇府。你不是還要去禁衛軍報到?”

    楚歡哈哈一笑,輕聲道:“我現在離開,欠你的銀子又怎還得清?我已經向總督大人說過,遇到重要事情便調動過去,平時還是留在這里做護院師傅,總要將這些護院訓練的以一當十才能離開。”

    琳瑯忍不住歡喜之色,問道:“你……你說的是真的?”

    楚歡見琳瑯顯得有些激動,忍不住調侃道:“大東家難道舍不得我走?”

    琳瑯聞言,心中一跳,俏臉更是暈紅一片,忍不住抬起腳往楚歡的腳面才過去,楚歡一時沒提防,被琳瑯踩了個正著,其實琳瑯小小金蓮腳,踩上去也沒多大力氣,楚歡卻十分配合地咧咧嘴,輕聲道:“大東家腳下留情……!”

    琳瑯見他樣子,忍不住好笑,收回腳來,四下里了,這處有些昏暗,倒也沒有到有人注意這邊,壓低聲音道:“你要是不怕我到官府告你欠我銀子,盡管離開就是。你欠我的銀子還沒有還清,現在可不能離開!”

    楚歡呵呵笑道:“大東家對我這樣好,我也舍不得離開。”

    他這句話也是隨意一說,但是聽在琳瑯耳中,卻是覺得有些怪異,這句“舍不得離開”,再加上楚歡送的那條珍珠抹胸連在一起,讓琳瑯忍不住臉紅心跳,白了楚歡一眼,臉上雖然顯出惱怒表情,但是心里卻不知為何涌起一陣歡喜。

    他二人在低聲細語,大部分人已經回堂,倒也沒多少人瞧見,卻是陸世勛站在門檐下,冷眼旁觀,恨得牙癢癢。

    正在此時,家仆已經帶著幾個人順著青石板道路走過來,楚歡抬頭望去,只見家仆帶來三個人,緊跟在家仆身邊的是一個身著紫色棉襖的半老徐娘,樣子已經過了四十,但是打扮的花枝招展,臉上涂了厚厚一層粉,白的嚇人,頭上插著一根簪子,右手拿著一方手帕,走起路來屁股扭動的幅度極大,臉上帶著古怪的笑,雖然年紀大了,但相貌倒也不差,頗有些風韻,只是瞧那打扮樣子,竟似乎是青樓里的老鴇一般。

    琳瑯到這半老徐娘,俏臉便沉下去。

    家仆已經上前來,向陸世勛道:“陸少東家,就是她們要找你!”

    陸世勛背負雙手,做出一副很高貴的樣子,居高臨下著來人,咳嗽兩聲,正要說話,誰知那徐娘卻是抬起手,一抖手帕,妖媚笑道:“喲,陸公子果然在這里,可讓我們好找!”

    陸世勛皺眉道:“你是何人?”

    徐娘媚笑道:“陸公子真是貴人多忘事,這么快就忘記奴家了。”她年過四十,做出這一副妖媚之態,還真是讓人感到說不出的別扭。

    琳瑯轉身,低聲道:“楚歡,咱們進去。”

    楚歡卻已經湊近低聲道:“大東家,好像是真出了什么事兒,咱們究竟發生什么事兒。這里是蘇府,可不能讓她們鬧出事來!”

    琳瑯想了一想,覺得楚歡這話也有幾分道理,便駐腳冷眼旁觀。

    陸世勛也是風月場中的老手,他自然也出這徐娘十有**是青樓里的老鴇,實在不知道是從哪里冒出來,而且在這樣的場面下,一個老鴇竟找上門來尋自己,他也是經過事的人,感覺事情有些怪異,更何況琳瑯就在一旁著,不由冷聲道:“你胡說八道些什么,我何曾見過你,更不認識你!”

    徐娘臉上的媚笑瞬間消失,一只手叉在腰間,另一只手搖著手中的手絹,冷冷笑道:“陸公子這是翻臉不認人了?”

    她表情瞬間變化,果然是風月場上的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陸世勛此時倒有些糊涂了,憑著記憶,他根本想不起來什么時候認識這樣的女人,雖然他也曾搞過年紀較大的風韻熟女,但是卻絕沒有這個女人在其中,臉色也沉下來,冷聲道:“不認識就是不認識,什么東西,還不滾出去!”

    徐娘依然冷笑道:“芙蓉閣,賽花香,陸公子,你這下子可記起來了?”

    陸世勛拂袖道:“真不知你在胡說八道什么,什么芙蓉閣鴛鴦閣的,老子不記得!”他已經出這老鴇是上門找麻煩,心里本就因為楚歡滿腔怒火,這下子更是怒火旺盛,也不理會,轉身便要進屋。

    那徐娘卻已經快步上前來,一把抓住陸世勛的衣袖,嘶聲叫道:“陸公子,你可不能不認賬,這天下可沒這個理兒!”

    陸世勛用力一抖,一下子沒抖開,于是伸手一推,將那徐娘推倒在地,罵道:“你這瘋婆子,胡攪蠻纏什么!”

    徐娘卻已經坐在地上嚎啕哭起來,連聲道:“果然是無情無義,你怎能如此不講理?凝玉姑娘一顆心都放在你身上,指望你帶她離開,你怎能如此無情?”她哭聲極大,一時間驚動了堂里的人,喬明堂剛剛坐下,聽到外面動靜,立時皺起眉來,又起身帶著眾人出了來。

    那徐娘坐在地上嚎哭,后面上來一人,披著粉紅色大氅,大氅之上連著帽子,戴在頭上,這人身形苗條,走到徐娘身邊,扶起徐娘,也是顫聲道:“媽媽,天下男人多薄性,咱們……咱們走就是了……!”聽她聲音,竟然是十分的凄苦。

    徐娘起身來,邊哭邊道:“好女兒,你好好的身子,被他占了去,他對你的承諾就算不兌現,卻也不能讓他白白占了你的身子,媽媽定要為你討回公道!”

    此言一出,琳瑯立時確定,這幾人果真是青樓中人,十分厭惡地了陸世勛一眼。

    陸世勛此時還真是急了,當著琳瑯的面,卻有青樓的人找上門,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上前一步,抬手指著徐娘,怒聲道:“你們說什么,今日給我說清楚了,否則想走也走不了!”

    徐娘身邊那女子抬手摘下帽子,露出一張七分顏色的容貌來,說不上十分美麗,但是卻也頗有姿色,柳眉瓊鼻,櫻桃小嘴,皮膚白皙,倒也是楚楚可憐,此時這女子雙眸含淚,楚楚可憐,盯著陸世勛,顫聲道:“陸公子,你真的忘記凝玉了?你對凝玉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嗎?”

    喬明堂此時已經來到門前,見到眼前這一幕,皺眉道:“這是怎么回事?誰人在此喧嘩吵鬧?”

    陸世勛急忙上前恭敬道:“總督大人,這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婊子,在這里胡攪蠻纏……!”他素來將青樓女子說成婊子,此時憤怒之下,一時說漏嘴,話一出口,就覺得有些不妥,但是卻也已經收不回來。

    那凝玉嬌軀一震,臉上顯出凄苦之色,道:“陸公子,凝玉……凝玉在你心中,難道就是一個婊子?凝玉……凝玉雖出身不好,但是潔身自好,好好的女兒身子交給了你,卻只換來你這一句‘婊子’嗎?”她淚如雨下:“你對凝玉的海誓山盟,難道都是假的?”

    她長相雖然不是極其美麗,但卻也是清秀俊俏,此時梨花帶雨,軟語顫聲,卻是讓不少人心中生出同情之心來。
河河南快三走势图